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八十三章 面见朱大天王

  一片广阔的水域,四面环山,其中居然是石柱林立,那些巨大的石柱仿似是从水底冲天而起。
  在石柱形成的石林后是巍峨险峻的山峰,云雾缥缈,隐约可见山中如宫殿般的建筑群。
  船只已不能行进。
  咻!
  一声尖啸声响彻四下。
  不多时,石林深处驰出一艘轻舟。
  这轻舟来得十分之快,以致狭细的船首划出了一道白色的水浪。
  不等高宣招呼,风亦飞就走了出去。
  这轻舟肯定是来接自己过去的。
  长江水道总舵设在这地方,确是易守难攻。
  须臾功夫,轻舟就到了风亦飞所处的大船面前。
  风亦飞上了轻舟,来迎接的大汉操控船只在错综复杂的石林中绕了几转,才到山峰脚下的码头处。
  码头上停的都是这种船首狭细的梭形轻舟,为数众多。
  这长江水道总舵防守极为严密,一路上山,沿途都有岗哨把守,连过几个岗哨,才到了一片用黑色木柱建筑而成的寨前,两边都设有箭塔。
  进了寨中,又换了名引路人,带着风亦飞一路上山,到得那宫殿前。
  殿门口的阶梯上已有一名神色冷然,留着五络长须,白衣文士打扮的中年人在等着。
  风亦飞看不出他的等级,血红的骷髅头标示,名号是柔水神君雍希羽。
  能叫神君的肯定是大佬无疑。
  “你就是风亦飞?”雍希羽脸上挂起了和善的微笑,问道。
  “是。”风亦飞点头。
  “果然是一表人才。”雍希羽笑着颌首,“跟我来。”
  风亦飞赶紧跟了上去。
  待遇就是不一样啊!在萧家的时候见过的都说自己面**邪,到这里就变一表人才了。
  难道我就是小说里形容的那种邪魅的帅哥?
  跟着雍希羽在宫殿中穿梭,过了内殿,又经过一片小花园,雍希羽才在一道黑色大门前止步。
  “天王命你单独进去。”
  单独啊!
  想起白龙寨主叶敬德曾说过兔儿爷什么的,风亦飞就觉得心底一寒。
  朱大天王很有可能是有龙阳之癖,虽然玩家是不可能会受到什么损害,但如果剧情策划恶趣味一点,他要摸上几把的话,也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啊!
  “怎地还不进去?”雍希羽问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过。
  风亦飞一咬牙,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雍希羽直接把门给关上了。
  映入风亦飞眼帘的一个宽敞至极,简直如平原一般的大殿。
  大殿上什么摆设都没有,就是铺着地毯。
  远处有一张十余丈长的大理石桌子。
  在桌子顶端,只有一张椅子,很大的一张椅子,要在上面玩什么震都可以,打滚都行。
  椅子后面,有一道巨大的屏风,屏风上绘有一条欲飞上九天,翼翔爪张的金龙。
  由于大厅太过阔大,以致那张奇长的桌子,都不会让人觉得过长。
  “既然来了,怎地还不上前?”
  一把略显苍老,但沉厚异常的声音传来,似就在风亦飞的耳畔响起。
  人应该是在屏风后面。
  风亦飞大步走了上前,快近那长桌才停下。
  屏风后走出一名颧骨高耸,目光炯炯,十分矍铄的黑袍老人,大马金刀的在长桌上首的椅子上坐下。
  他有着武侠小说里描述内家高手常有的特征,两侧太阳穴鼓起。
  这点是比较奇怪的,帅哥主角一般都不会有。
  铁索横江朱顺水,长江水道总盟主朱大天王。
  身材高大倒是和印象中没差,但声线似乎有点差异,不过当时他戴着金属面具,听着有点不同应该也算正常。
  “本座有一事着你去办。”朱顺水沉声道。
  看他一点都不像窥觑自己美色的样子,风亦飞心中松了口气。
  “什么事?”
  “混入权力帮。”
  风亦飞愕然,这是让自己去玩无间道做卧底?早两天或许没问题,现在怕是难了。
  “我昨天才在浣花剑派那里杀了百毒神魔和无名神魔,怎么可能混得进去,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
  “哦?”朱顺水眉头微皱了下。
  风亦飞一怔,朱顺水似乎是不知道自己杀了华孤坟和康出渔的消息。
  朱顺水沉吟了下才道,“关系不大,十九人魔不过是权力帮座下走狗之流,死了便是死了,李沉舟不会放在心上,既然要你去,自然有办法,旁人不行,你应该可以。”
  “为什么?”
  “就凭你天生异相,本座见你都不禁起惜才之心,要招揽到麾下。”朱顺水道。
  的确是如朱顺水所说,反派人物对自己天然好感高,但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吧?
  “你若不去,你的亲长们都要死,你没有后续功法,你也要死!”朱顺水轻描淡写的说道。
  风亦飞对他这话是嗤之以鼻,玩家怕什么死,最惨不过是废掉内功重新练,有四式A阶指法做依仗,就算从头来过也不怕。
  只是马南山和何氏兄弟对自己终究是不错,要考虑他们的安危,能救肯定是要救。
  “那失败了不能怪我,也不能因此伤害我的那些长辈。”
  “可以。”朱顺水颌首道。
  “我要怎么做?”
  “本座会命车船送你去一个叫东屏集的地方,每日清晨你就去那守候着,若是看见有位妇人遭人伏击,你出手相助便可。”
  风亦飞顿时明白,朱顺水所说的那女人多半是权力帮的重要人物,估计出手伏击的也是朱顺水安排好的人手。
  “那如果我混进去了,该怎么说?总要有个让人相信的理由吧?”
  “你的亲长被我们长江水道十二连环坞袭杀,现今能与我等相争的只有权力帮,故而你想投入权力帮拜师学艺,报仇雪恨,这理由够了,随机应变你应该懂的。”
  “假如我能顺利混进去的话,我要做些什么?”风亦飞追问道。
  “他们要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博取好感,能接近到李沉舟便是最好,记住一点,没得到指令,切忌不可轻举妄动,露了破绽。”
  风亦飞点头,看朱顺水这安排,不是打算让自己去刺杀权力帮帮主李沉舟,他这又是想图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