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六十六章 顺利逃脱

  风亦飞是一筹莫展,想不到一点办法怎么逃出去。
  想来想去都只有死出去一途。
  “我有办法。”棠梨煎雪糕仍是镇定得很。
  “什么办法?”风亦飞一喜。
  棠梨煎雪糕没有回答,一声呼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出现。
  风亦飞顿时明白了她的意图,骑马直冲过去的确是个好主意。
  还没到40级,没有买坐骑,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那就是要两人共乘一骑了,我该是坐前面还是坐后面呢?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棠梨煎雪糕一跃跳上了马匹,躬下身子,一探手就抓住了风亦飞的衣领。
  “哎,我自己会上马......”
  风亦飞话还没说完,就被搭在了马鞍前。
  这姿势和想像的不一样啊!
  腹部贴在马背上的感觉那是相当的不好。
  不是共乘一骑吗?!!!
  你这是运死尸吧?
  背脊被一只手按住。
  “驾!”
  一声清喝,马匹疾冲而出。
  “我会吐的!”
  随着马匹的奔驰,风亦飞身子不由自主的摇晃,边上景物刷刷的向后飞逝。
  “不要吵!紧要关头,你就忍一下好了。”
  “我怎么好得了?”风亦飞蛋疼异常。
  知道是紧要关头,事急从权,就一起骑不好吗?我这么老实一个人,也不会故意吃你豆腐的嘛!
  嘈杂的叫嚣声起,数不胜数的白龙寨水匪围了过来。
  “叮叮当当”一连串金铁交击之声,想是棠梨煎雪糕在格挡袭来的攻击。
  枣红马直接从中冲了过去。
  白龙寨水匪还是紧追不舍。
  风亦飞突觉脚上震了下,有点微微的刺痛,应该是中了暗器。
  趴在马上,都会被“流弹”击中,那忙着奔逃的棠梨煎雪糕肯定是无暇去管身后的暗器。
  骑马逃跑这种时候就该上身俯下来,贴紧马匹嘛,还坐那么直!不是给敌人做活靶子吗?
  嗯?好像哪里不对?
  一看队伍面板,果然棠梨煎雪糕的气血值降了下一大截。
  风亦飞连忙抬手一指戳在了她腿上。
  无名指法第四式。
  绿光氤氲而起。
  软软的,很Q,很弹,还很光滑。
  棠梨煎雪糕急咤道,“摸哪呢?”
  “我还不是为了帮你。”
  “你的指法需要接触的吗?”
  “这么颠簸,晃来晃去的,怕没点中嘛!”
  “你就找借口吧!”
  斗嘴间,风亦飞突听前方杀声震天。
  转头一看,已快到上山那狭窄的石道口,打斗声是从石道下传来。
  这下该要下马了吧?风亦飞趴在前面是很不舒服。
  那石道也不适合马匹奔行,太过陡峭,会一头栽下去。
  让风亦飞感到意外的是马速丝毫没有降低,到得石道顶端,马匹直接飞跃而起,向石道外跳了出去。
  身在半空,风亦飞已看到下半截石道被白龙寨的水匪水贼堵得水泄不通。
  这一落下,得摔进这些水匪的人群里。
  风亦飞虽有恐高症,但这高度,还不至于让他感到胆寒。
  身下一空,背后的腰带被提住。
  棠梨煎雪糕竟是在空中取消了坐骑,顺势借力而起,像在平地跑步一样,双腿连环踩踏而出。
  港台武侠片就经常有这样的一幕,演员吊着威亚,从空中这边跑到那边。
  没想到她轻功这么好!
  这个念头刚起,风亦飞就感到前冲的势头一竭,开始往下坠去。
  怎么才这么短的距离?我收回前言,这轻功弱爆了!
  虽是飞出的距离不远,但也是越过了山下的码头,下方是奔流不息的江水。
  这下要双双湿身了~~~
  ~(~ ̄▽ ̄)~
  心中刚生出这想法,风亦飞就觉自己被向下掷了出去,像秤砣一样直坠而下,赶紧提气,让下落之势缓了一些。
  虽然会轻功,但也要有凭空借力的地方,现今也只能靠鸿飞冥冥提起一口真气,减慢一点点速度。
  啊!死雪糕!居然丢我出去!我刚应该让你尝尝我的绝技!考拉抱树!
  “噗通”一声落入水中,风亦飞手脚并用,迅速冒出了水面。
  还来不及抹把脸上的水滴,就觉肩头一重,又身不由己的沉了下去。
  谁啊这是?这么过分?
  棠梨煎雪糕脚尖轻巧的在风亦飞肩头点了下,借力腾起,连续几下后空翻,落到了码头边系着的一艘小舟上。
  手起刀落,一刀砍断了缆绳,拿起竹篙一撑,朝着风亦飞落水的地方驶去。
  码头上许多玩家和白龙寨水匪战作了一团,战况激烈。
  风亦飞已从水下浮出,看看身上一点都没湿的棠梨煎雪糕,又看了看成了落汤鸡的自己,只觉蛋疼得无以复加。
  她肯定是借机报复吧?绝对是的吧?只不过拿手指戳了下腿而已!
  “上来。”棠梨煎雪糕操控着小船靠近。
  风亦飞伸出双手扒住了船舷,心中一动,好想就这么把船掀翻,让棠梨煎雪糕也试试落汤鸡的滋味。
  寻思下还是算了,万一她恼羞成怒,跑来真人PK自己......
  人在屋檐下。
  我还能怎样?能怎样?
  爬上了小船,风亦飞先脱了靴子,把里面的水倒出来,再脱下玄英罩袍,拧干水,才重新套上。
  装备还能湿掉这个设定真是太坑了!还好在游戏里不会感冒!就是穿着湿衣服不太舒服。
  裤子就没办法脱了,要是当着棠梨煎雪糕的面前脱裤子,估计她会一竹篙把自己敲下水。
  棠梨煎雪糕撑着船靠了岸。
  “运功把你的衣服弄干吧,我给你护法。”
  用真气把衣服烘干倒是可行的,只是刚在小船上,摇摇晃晃的,要玩倒立也太过难为人了。
  风亦飞这才倒立起来,默默的运转起逆.少武玄功。
  身子渐暖,热力向外发散,水蒸气升腾而起。
  运转了一个大周天,周身的衣物就变得干爽如初。
  棠梨煎雪糕见风亦飞收功站起,道,“你那令牌我们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你的意思是,一个个水寨挑过去?”风亦飞也是动了心思,有这么一个好用的近乎作弊的东西,怎么能不用。
  棠梨煎雪糕点头,“我刚密了奏奏,让她帮忙问问离白龙寨最近的在哪,不过她还没回。”
  忽然间,一个系统公告响起。
  侠士空山新雨,明月守心,浆浆浆浆,鲁初雪,萳笙,奏,影夜,金拱门边的肯德基,肯德基边的必胜客,必胜客边的金拱门击杀铁腕神魔傅天义,侠名远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