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那就行了,我们偷偷跟上去。”棠梨煎雪糕转身放轻了脚步,向拐角行去,边道,“我刚就是想说那冰三家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听他们刚的说话,她肯定落不了什么好下场,我有些看不过眼,但又不知道她是犯了什么罪,拿不定主意,现在知道是剑侠叶红的女朋友,那她肯定是被龚侠怀的事牵扯进来的,去看看也好。”
  风亦飞当即跟了上去。
  棠梨煎雪糕又补充道,“那两个NPC他们跟过去了,很有可能那边就有陷阱,小心一点,如果实在救不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风亦飞赞同,“我也是这样想。”
  轻手轻脚的动作瞒得过那些狱卒,却瞒不过甬道两旁的囚犯,风亦飞已经发现有囚犯偷偷的注视过来,不过他们眼里只有畏惧之色,不足为虑。
  一路跟踪,转了几道弯,那小队狱卒在甬道尽头一道铁门前停了下来。
  周围的数间牢房都是空置的,倒是利于行事。
  两人缩在拐角处的柱子后,风亦飞探头观望了下,狱卒进了那房里,但没有关上铁门。
  脚步声响起,一老一少自另一条通道走了出来。
  风亦飞赶紧缩回了脑袋。
  只是惊鸿一瞥,风亦飞已看清了他们的侧脸名号。
  年轻人长相温文阴柔,细眉丹凤眼,典型的男生女相,就是鹰钩鼻稍显突兀,但要是化化妆,恐怕会比些女人还更漂亮得多。
  见过唐柔,风亦飞已经觉得他很娘炮了,没想到在这里还会见到个长相更娘炮的。
  这年轻人叫“大不慈悲”寇琛,看不出等级,淡粉色的骷髅头,这是出了十级差距但超得不多的标志。
  另一名老人黑发油亮,但能见中间有一络是雪白的,额前还垂下了一缕白发,这发型真是有些像臭鼬的感觉,他的面容极为苍老,皱纹满布。
  “白大帝”碎爷,等级如“大不慈悲”一般。
  “怎么样?”棠梨煎雪糕在队伍频道里问道。
  她站在风亦飞身侧,不方便伸头观望,但看风亦飞的反应,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两个高手,超出我十级以上,我们估计正面刚打不过。”风亦飞道。
  “先看看情况再说,不行就溜。”棠梨煎雪糕道。
  “嗯。”风亦飞点头。
  待他们进了门内,关上了铁门,风亦飞和棠梨煎雪糕才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
  那道乌黑的铁门上有着斑驳的锈迹,像赭色的苔藓一样地黏在那里,但沉重的关门声表明铁门非常的厚实。
  铁门上方有个小小的方形窗口,有几道铁栅阻隔。
  还未近前,风亦飞就听到了“哐”一声闷响,应是门内的人把门闩给关上了。
  这是准备瓮中抓鳖?
  看着,风亦飞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几转,计策已上心头。
  似乎可行性还非常高,禁不住心中一喜,换做了童声柯南腔。
  “这是一间密室!”
  嗯,有几分像~~不愧是看了柯南上千集的我!
  棠梨煎雪糕惊悚的转头瞪了风亦飞一眼,“你抽什么疯呢?”
  她现在顶着容敌亲的相貌,偏偏还是女声,被瞪一眼的感觉真是超怪异的。
  “嘿嘿,我只是想到了个好办法。”
  “你又打算用迷香?”
  风亦飞摇了摇头,“不,这窗口太显眼了,要伸根管子吹迷香进去,很容易被发现。”
  “那怎么办?”
  “山人自有妙计。”风亦飞卖了个关子。
  这办法还得里面的人动手之后才好实行。
  “切,古古怪怪的。”棠梨煎雪糕啐了一口。
  与棠梨煎雪糕各自站到了门的两边,背贴到了墙上,侧耳静听。
  门内传来一股腐臭的味道,着实不好闻。
  递了颗尘酥散的解药给雪糕,风亦飞自己也含了颗。
  里边随时会动手,得先准备着。
  “我平生不犯事,也不犯法,我实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一把柔弱的女声道,光从声音就能听出她的悲哀,凄凉。
  说话的是冰三家,就她一个女的。
  苍老的声音响起,这应是那“白大帝”碎爷了,“让我来帮你想一想吧,来人啊,先把她请上‘仙女献桃’!”
  风亦飞皱眉,这“仙女献桃”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但想来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是动刑了。
  怎么他们看着王虚空和丁三通还有那投湖自尽的鱼三个奸细进去了还忍得住不动手?
  一阵脚步声杂乱的传出,没听到冰三家的惨呼。
  这是还没开始?或者并不是刑罚?
  “你现在有没有清醒一些了?”脚步声又复响起,白大帝道,“你是个好姑娘,所以我才要告诉你,我问你话,你就得要回答,而且还要大声,我不要看你点头,更不要看你摇头,要看,我就要看你这样冰清玉洁的一个姑娘爬着吃粪,你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冰三家哀声说道。
  “明白就好!”白大帝声线骤然提高。
  劲风声突起。
  一声闷哼,紧接着是如炸雷般的咆哮。
  “狗官!老子和你们拼了!”
  不用说,肯定是白大帝借着逼问冰三家,让王虚空等三人放松了警惕,这才暴起发难。
  可他们决计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风亦飞早准备好了,毫不犹豫的猛一旋身,站到了铁门前,大把大把的尘酥散朝着铁窗内掷了进去。
  有“闪电惊鸿”的出手速度加成,风亦飞投掷毒雾的速度快捷无比。
  瞬息间,尘酥散弥漫而开,房中已是茫茫一片。
  BOSS自行关在密室里,任凭施毒,实在是HIGH到不行啊!
  棠梨煎雪糕愣住,虽然早想过风亦飞会用毒,但没想到会用这么豪放的方式,疯魔乱舞一般。
  第一印象想到的不是风亦飞聪明,而是斗舞要在口袋里装一斤水泥......
  拎出了九环大刀,却是没有帮忙的机会,只得立于一旁守护。
  人体倒地之声,惨叫声接连响起,夹杂着怒吼声。
  “狗官一起死!”
  不消说,肯定是白大帝与大不慈悲被王虚空和丁三通缠住了。
  风亦飞猛洒着尘酥散,突听到有劲风往铁门处而来,可没看到有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