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四十章 何家门人

  “你不是应该拜师到诸葛先生门下的么?”棠梨煎雪糕问道。
  “我哪有那福分,诸葛先生倒是见过一次,我在饱食山庄偷酒的时候,得他劝诫,才立志好好做人,不再蝇营狗苟。”崔七道。
  风亦飞着实没想到崔七居然会是诸葛神候座下的四大名捕之一的追命,但看来他现在是还没正式入神侯府,他在这县里做捕快,也不知道还要消磨多久时光。
  还以为四大名捕应该出场就是威风凛凛的大佬呢。
  认识了也是件好事,可以结个善缘,以后见面也好招呼。
  “崔大哥现在有什么事情我们帮得上忙的吗?”棠梨煎雪糕问道。
  “没有。”崔七摇头道,“这小县城里还是清宁,也没多少案子。”
  “难得遇上,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上一杯?”风亦飞提议道。
  崔七他随身都带着酒葫芦,肯定就是好酒的了,在酒桌上,要拉近关系要容易得多。
  “不了,我要在这等一位朋友。”崔七笑着拒绝道。
  “那你饿不饿啊?我给你下碗面吃?”
  面摊上就有现成的家什,弄碗面那是很轻松的事情,面摊老板那死鬼也不是全都下了毒的,风亦飞也能分辨得出来哪些有毒,哪些没毒。
  “不用,不用。”崔七忙不迭的摇手,“不敢劳烦风大侠。”
  棠梨煎雪糕的密语立即发了过来,“噫!你这家伙那么狗腿的!”
  “好歹他以后也是个大佬啊,套套近乎总没错。”风亦飞回道。
  突地,一阵衣袂破风声传来。
  风亦飞猛地转头一看,一道红影如风筝般滑翔了过来,由远而近,老实不客气的坐到了桌前。
  是个容貌带着几分狡黠之色的青年人,一身火红的衣裳,脸上不是很显胖,身躯却是有几分臃肿,膀大腰圆的。
  显露出的名号是“飞天蜈蚣”何炮丹,44级。
  “这是我的好友,何炮丹。”崔七介绍道,“这两位是风亦飞风大侠,棠梨煎雪糕棠女侠。”
  何炮丹笑嘻嘻的拱了拱手,“久仰!久仰!”
  风亦飞两个也抱拳还了一礼。
  何炮丹这才转向崔七,嘴唇嗫嚅,却是不见声音传出。
  估计他是有什么私密消息要单独告知崔七,所以才用的传音。
  一番交流,崔七起身道,“风大侠,棠女侠,我有些事得先走一步。”
  “需要我们帮忙吗?”风亦飞不死心的问道。
  “不是什么大事,好意心领了。”
  崔七拱手告辞,大步离去。
  何炮丹撇了撇嘴,“这家伙,帮他打探消息,也不请我吃个酒。”
  “我请你啊。”风亦飞转头道。
  何炮丹眉头一挑,笑道,“那却是不必了,我也走了。”
  一站起,何炮丹又嘿嘿笑道,“给你们变个戏法!”
  话音刚落,就见他掷了一样物事到地上,顿时一蓬烟雾升起。
  风亦飞,棠梨煎雪糕皆是一惊,赶紧掩住了口鼻。
  “某去也!”
  一声大喊,紧接着是何炮丹乐不可支的大笑。
  烟雾一下就弥散了开去,并不是什么毒雾,可淡薄的烟雾后所看到的情景让棠梨煎雪糕不禁吓得惊惧的呼喊出声。
  “啊!啊!!!~~~”
  风亦飞也吓了一大跳。
  一句“妈耶!”差点脱口而出。
  只见远处手归手,头归头,脚归脚,一截身躯.......
  像自动分尸了一般,四肢,脑袋全分离了开来,偏又是各自为政,还都能移动,速度还非常快。
  这场面实在是太惊悚了!
  要是在半夜碰上这么一出,胆都会被他吓破。
  跑出一段,那截身躯突地飘荡飞起,四肢,脑袋也飞回了原位,又变成了个完完整整的人,飞掠远去。
  风亦飞心中一动,会这么诡异的玩意,又姓何,十有八九就是“下三滥”何家的人。
  棠梨煎雪糕犹自惊魂未定的猛拍胸口。
  “在这里等我下。”
  说罢,风亦飞疾掠而出,将梦月追星的速度催到了极致。
  何炮丹的轻功不弱,但风亦飞得柳随风亲传的轻功更强。
  虽是给他先跑了一大段路,距离还是不断的拉近。
  不多时,就已追至他身旁。
  “还跑?”
  何炮丹无奈的停下,苦着脸笑道,“风大侠你轻功硬是要得,不过我只是开个玩笑,不用这么认真吧?”
  “你是“下三滥”何家的人?”
  “对。”何炮丹点头,“不过我只是何家旁支不成器的弟子。”
  “你认识何必问与何必讲兄弟吗?”
  何炮丹脸色一变,笑容收敛,寒声道,“你问这个做甚?”
  眼看他有想动手的架势。
  风亦飞摸出支蚀血刺,在他面前一亮,“这是他们教我的。”
  何炮丹面容一肃,“何必问与何必讲两位叔叔是本家的人,我是旁支,年幼的时候拜见过,得过他们指点,但他们许多年前,就已不知所踪,你不要告诉我他们的行踪,我也不想知道,要家主知道他们的下落,肯定会派人追杀他们。”
  说完,何炮丹又补了句,“还好你是碰上了我,在其他何家人面前,千万不要拿出这蚀血刺,这是两位叔叔的独门武器,你必定会遭到袭杀。”
  “为什么会这样?”风亦飞收起蚀血刺,招出地图看了看,棠梨煎雪糕确是没有追过来,在原地等候。
  “我都说我是旁支的人咯,哪里知道本家的机密事情,说来也奇怪,两位叔叔本是很得家主器重的。”何炮丹道。
  在他口中,显然是问不出什么答案了,还得以后救出何家兄弟才能清楚其中关窍。
  风亦飞也只是一时起意,才追了过来。
  何炮丹那分尸跑路的法子还是让风亦飞相当好奇。
  “你刚那戏法是怎么弄的?”
  “说穿了就不值钱了。”何炮丹一蹦,四肢头颅又分离开来。
  风亦飞这会离得近,看得分明,他是整个人缩了进躯体里,丢了个假脑袋出来。
  手臂和腿上的衣物就和个套子一样,还连着假手靴子,里面都有钢丝支架,另有极细的丝线连在躯体内牵引动作。
  他的身材显然是很瘦小,身躯内应该也有支架,才会显得臃肿肥胖。
  隔得远了,还真会被他吓一跳。
  何炮丹手段捻熟,瞬间又恢复了原样,从怀里摸出张图纸拍在风亦飞手上,“我曾蒙两位叔叔指点过,与你相逢一场也算有缘,送你了,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