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偶遇

  北风呼啸,天色阴沉。
  风亦飞是一路开了驿站,可以安闲的乘坐马车到离权力帮总坛最近的城镇。
  可棠梨煎雪糕没有,所以风亦飞也只能跟着策马而行。
  这一趟平州府之行的任务,是圆满完成,就是让吉祥赌坊的金掌柜款待了几天,没有跟他道个别就跑了。
  倒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途径一个叫味螺镇的小镇,棠梨煎雪糕去开了驿站。
  在寒风飒飒的镇口,有一摊卖饽饽的,一摊卖烧饼油条的,一摊卖面的,凑在一块,摆了几套残旧的桌椅。
  饽饽和馒头还是有区别的,饽饽以杂粮为主,馒头主要以白面为主。
  在风亦飞的认知里,还是包子好,没馅的怎么跟有馅的比,又不是骑兵步兵,没马更好。
  许是因为天寒的关系,一个食客都没有。
  “吃碗面再走吧?补充下饱食度。”棠梨煎雪糕提议道。
  “好。”风亦飞没有异议。
  天寒地冻的,找口热食也不容易,这种天气里,吃干粮的话,也实在是难以下咽。
  风亦飞包裹里倒是有一套卖馄饨的担子,也有做馄饨的材料,但那个不好拿出来,很有可能会让雪糕产生不太妙的联想。
  一般玩家谁会带着整套的这种家什。
  总不能说柳随风教过我卖馄饨吧?
  而且那馄饨担子上还有机关的。
  卖面的老板表情很呆板,说话的语气还算有几分热情。
  端上来的面卖相不怎么好,汤水混浊,显是油放多了。
  风亦飞尝了一口,面也煮得太久,都快成面糊了,肉末倒是放得挺多的。
  味道实在是不行,但一碗只要二十文钱的面,着实不能要求太高。
  这天气里,能有碗热汤喝已是不错。
  但总觉得有点不对劲,那老板明明板着张脸,但话语里又流露出热情的味道,也不像一般摊贩向顾客的殷切示好。
  风亦飞多望了几眼,面摊老板一直低着头,双手拢在袖子里,似是难耐寒冷,也没有其他异状。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也可能是冷风吹得多,摆面摊成了面瘫。
  一个看着有些落魄潦倒的年青人走了过来,下腮长满了密集粗黑的胡碴子,也没剃一剃,上唇反而是刨得很干净。
  他显露的名号是崔七,等级还颇高,48级。
  风亦飞在打量着他,他也在打量风亦飞。
  那眼中闪烁的是警惕戒备的目光。
  毫无疑问!这是个正道人士!
  “老板,来碗面。”崔七笑眯眯的喊道,对面摊老板的态度那是好多了。
  风亦飞发现崔七会以余光瞟过来,不过一望过去他又偏转了头。
  面很快端了上来,崔七吃了一口,就停了筷子。
  显然他也是觉得味道不好。
  “老板,怎么你的面......”
  话还没说完,卖面的,卖饽饽的,卖油条的已是暴起出手。
  卖面老板手中的面,变成一条长线般半黄色的剑,直刺崔七。
  卖饽饽的饽饽,飞蝗石般的飞射向崔七。
  卖油条烧饼的,将油条烧饼都变成了漫天花雨。
  他们袭击崔七也就罢了,可饽饽,烧饼油条那攻击范围将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也罩了进去。
  我敲!
  他对面有意见,又不是我们有意见!
  觉得不好吃,想要问一句,立马打人的摊贩也是第一次见了!
  卖切糕的也没那么狠啊!
  风亦飞抬指飞速划圈,气劲漩涡在虚空中浮现而出,飞速的旋转卷动,密集如雨的气劲从气劲漩涡中向着周遭攒射。
  无名指法第二式!
  饽饽,烧饼油条还未近身前,就被气劲射得粉碎。
  崔七平平飞起,闪过了“面剑”和“饽饽暗器”,速度奇快的闪到了摊前,一张口,连面带汤的喷到了面摊老板脸上,如风般连环两脚,一脚踢到了面摊老板的脑袋上,另一脚,把整锅热油踢到卖油条烧饼那人身上。
  卖油条烧饼的那人才惨呼出声,又立马歇止,因为崔七已紧接着一记飞踢,踹上了他的脖颈。
  咔喇!
  一脚,他的脖子就断了。
  崔七这才落地。
  卖饽饽的已不需动手,崔七震愕的看见一道蓝白光束横空闪过,卖饽饽的脑袋就爆了。
  棠梨煎雪糕悻悻的把狮首九环刀放回了背后,就没来得及出手。
  风亦飞跑了上前摸尸,就几块棉布,几两银子。
  总体来说还是赚的,面钱也不用给了。
  崔七也在摸尸,不过他是摸脸,从卖油条烧饼的和面摊老板脸上摸下了一层皮。
  卖油条烧饼的那家伙显露出来的名号变成了梁坚乍,这名字倒是取得好,他整个人给沸油淋得也像刚煎炸过的一样。
  面摊老板也姓梁,梁星火。
  崔七皱了皱眉,似是认得他们。
  “多谢出手相助。”崔七起身拱手道。
  “不用客气,我不动手,你也杀得了他们。”风亦飞抱拳回了个礼,走回了桌前。
  崔七跟了过来,“面里有毒。”
  “你的有毒,我们的没有。”
  要有毒风亦飞早尝出来了,要是尝不出的高级毒药那系统也会有提示中毒,也不用等到崔七发现,雪糕那母老虎早蹦起来了。
  崔七在桌旁坐了下来,“我是本县捕头崔七,还未请教两位尊姓大名。”
  “风亦飞。”
  “棠梨煎雪糕。”
  风亦飞暗自忖道,这崔七的腿法倒是相当的凶悍,才只是个县衙捕头,估计“谈何容易”混府衙的都不够他打。
  “哦,原来是除去了白龙寨匪首叶敬德的风大侠与棠女侠,久仰久仰。”崔七笑道,“风大侠你面相凶狠,暴戾之气外显,我初还以为你有歹意,小心防备着,也是我太过以貌取人了。”
  听到崔七这么说,棠梨煎雪糕不禁轻笑出声。
  风亦飞脸一黑,心底疯狂吐槽。
  见你的鬼!我哪里面相凶狠了?你见过长得这么俊俏的凶狠面相吗?
  这货真是不会说话!
  不消说,又是那造孽的好感度的锅,要不是帮了他一把,估计崔七都不带搭理一下的。
  “那三个家伙你认识?”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太平门梁家的人。”崔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