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内功变化

  风亦飞愣愣的看着洞口。
  燕狂徒的厉啸之声还余音未绝。
  这老魔头就这么走了?
  抓我过来为嘛啊?
  站起身,跑到山洞外张望了下,只闻风声呼呼,哪还有燕狂徒的踪影。
  山风一吹,风亦飞才觉得身上有些凉飕飕的,低头一看,才发觉身上的衣裳,裤子,靴子都是千疮百孔,跟乞丐装似的,脚趾都从靴子里露了出来。
  全身上下还都是血,真正的被血染红,还是被自己的血,看着相当惨烈的样子。
  装备的耐久度降到了很低,还好没降到0,要损毁到那程度的话装备就会自动回到包裹里等待修复了。
  估计身上唯一完好的就是那条裤头,永不磨损,堪比绿巨人的裤子。
  虽然状况看着很不好,可周身都感到一阵酣畅淋漓的爽快,头脑也格外的清明。
  和贤者时间的感觉又不同,那会是会觉得自己的心思如同圣人,对什么都看得很平淡,提不起心思。
  现在则是方圆数丈内的动静都一一被灵敏的听觉感知,连风声的细微变化都一清二楚。
  看了眼内力值,风亦飞更是按捺不住的狂喜,内力值到了7326,比较原先是翻了数倍。
  经脉内真气运行道路变得更为宽广,内息原本只是潺潺小溪,现在已经变成了奔流不息的江河一般。
  浩瀚真气贯通奇经八脉,生生不息。
  任督二脉一通,也就是武侠小说里常说的贯通天地之桥,周身经脉再无阻滞,任督呼应,周天自成。
  不用再刻意入定静心修炼,真气也会沿着行功路线周而复始的不断自发运转,内功熟练度随之增长。
  但是比起修炼内功的时候,熟练度获取的速度还是慢许多。
  风亦飞观察了下,大概是20秒左右跳下,涨1点熟练度,有时会因为悟性加成,涨2-3点。
  内功升级倒是不用愁了,毕竟总是到处跑的时候比较多,要呆在一个地方苦苦修炼内功,就算是能够切换出去玩小游戏打牌看论坛,也是枯燥得很。
  打开武功列表一看,内功那里多了一栏,逆.先天无相神功。
  得!又是一门逆的功法!
  不过这门逆.先天无相神功的等级评定是让风亦飞欣喜若狂,因为这是一门S阶的内功。
  尤其让风亦飞觉得惊喜的是这门内功上手就是26级。
  刚才有听见燕狂徒说,这门逆练的功法能够吸纳先天无相神功的真气,反归己用。
  照这么推测,想必就是他灌输进自己体内的真气都留存了下来,才会导致这门逆.先天无相神功等级暴涨。
  风亦飞略一提气就觉得浑身内息激荡,蕴含的真气浑厚无比,源源不绝般,予取予用。
  逆.少武玄功这门功法也没消失,还挂在那里,等级没变。
  或许是因为系出一脉的关系,没有被逆.先天无相神功合流化去,原本的真气也能够很好的融合其中。
  风亦飞试了下,可以切换过来,但真气运行速度就会变慢了很多。
  这也好,要是以后面见朱大天王的时候,可以用来作为掩饰。
  得自来福的那门残缺口诀也在,不过是灰白的颜色。
  内力变得深厚可不是像奇幻游戏里一样,只是蓝条的增长。
  浑厚的内力会给所有武功都提供加成。
  切换回逆.先天无相神功,风亦飞随手一掌拍出,强劲的掌风汹涌而出,在山壁上打了个尺余方圆的浅坑,碎石簌簌落下。
  没有相应的掌法招式,打出去的掌力还是比较分散。
  伸手一招,一块拳头大的石块就到了手中,运劲一握,石块瞬即粉碎。
  劲气外放,隔空取物都变成了很随意的事情。
  风亦飞满心欢喜的多试了几次,才发现距离不能隔太远,两三米内就能办到,体积重量大的也不行,像磨盘大的山石,遥空一抓只能让其原地移动一点位置。
  要如燕狂徒般,相隔几丈远,都轻松的把人拎过来,完全做不到,从这点可以看出,跟燕狂徒这类顶级BOSS比较,内力还有相当巨大的差距。
  飞花摘叶倒是勉强可以做到了,贯注了内力的草茎树叶能在山壁上留下轻微的划痕。
  霸剑等招式也各自试了一遍,一如燕狂徒所言,有了相配的内功,霸剑和柔剑的威力变得更强了,发出的剑气更是凌厉锋锐。
  有了7000多点内力,已经无须再担心所学招式内力消耗太大,得精打细算的使用,可以毫无顾忌的接连施展。
  无名指法第四式10秒间就能回2800多的内力。
  就是几种攻击招式的回气时间还是个问题,风亦飞可是清楚的记得,燕狂徒能够毫无顾忌的连续使用先天无相指剑。
  这门指法实在很强大,可惜没办法学到全套。
  被燕狂徒这老魔头莫名其妙的抓走,竟让内功得到了这么大的提升,实是让风亦飞始料未及,差点就想振臂高呼长啸几声,“我终于神功大成!”
  想想还是算了,做人要低调点,不然容易乐极生悲。
  这么做过的某位王姓大佬,就因为天降飞靴,当场扑街。
  嗯,那不是靴子,那是一门非常非常奇特的暗器!
  风亦飞自忖还远远达不到王大佬那程度。
  玩闹了一阵,风亦飞才警醒过来现在不是欢喜的时候,得立即赶回权力帮总坛,看看姐姐和师父的情况。
  招出属性面板看了眼。
  师承一栏还是柳随风。
  还好,他老人家生命力顽强,还没有凉。
  风亦飞心中的担忧略降了些。
  不知道姐姐怎么样,她应该伤势更重,被燕狂徒一掌拍在脸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毁容......
  不过在那等情形下,能保住性命,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风亦飞脸上已经消肿,就是周身沾染上的血迹麻烦,荒山野岭的,也难找清洗的场所。
  只能掏出几袋清水,当头淋下,略微的洗了把脸和手。
  可以想见现在的模样是非常的狼狈。
  不过风亦飞也顾不上许多了,打开地图辨认了下方位,将梦月追星的速度施展到极致,飞掠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