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九章 易容

  风雨凄凄虽是比不上漫天花雨,但也有了几分气象。
  唐门的漫天花雨说起来也是老黄历了,谈不上是唐门的独门绝学,现今唐门已经推陈出新,暗器绝技名为三十六小手,一手包办,七十二大手,一手遮天。
  击杀了妮可妮可,飞快的拾取了掉落的物品,风亦飞全然不管旁边围过来的清风寨精锐匪徒,尽展身法,飞掠而出。
  论轻功,风亦飞还是相当有自信。
  蜻蜓三抄水虽是D级的粗浅轻身功法,却已比许多门派的入门轻功要胜上一筹。
  最近的复活点是在清风寨附近的沙河镇,风亦飞已提前踩过盘子,赶过去还要花费点点时间。
  拿人钱财,自然要忠人之事,杀三次那是一次也不能少的。
  不过,风亦飞还是要做点其他的准备,就这么杀过去,目标要跑了就麻烦了。
  一边疾行,风亦飞一边在包裹里取出张人皮面具,覆盖在脸上,顺手粘了个八字胡上去,换过了件衣裳,整个人一下子变了个样。
  快速易容乔装,那是基本功了,得自何必问的传授。
  杀手当然不能给人看到真面目,刚暴起动手时,就不是风亦飞本来的样貌。
  一个优秀的杀手,不能随便暴露身份,名字,相貌,都得是秘密,这是铁则。
  戴人皮面具最大的好处,就是在战斗记录里,被击杀的玩家也看不到敌人的名字,不至于事后被人寻仇。
  虽是叫人皮面具,但材料真没用这么骇人的玩意,只是用树胶和一些药物调制出的像面膜一样的东西,还得配合点易容药膏消去面具与皮肤接合处的肤色差异。
  学自何必问的面具制作之术可说是相当麻烦,得预先制作捏好脸谱,再制成一个面具以备使用。
  倒是没弄得太硬核,制作面具的时候,就是弹出一个许多网游初进游戏时都有的那种捏脸系统,然后就可以随意发挥了,易容术等级越高可微调的选项越多,从眉毛五官到肤色瞳色应有尽有。
  缺点就是花费的时间很长,如果这制作面具的技术能普及,大概没人会在意这缺点,毕竟有很多人玩个捏脸都捏几小时的,估计还会被玩坏,出现各种奇奇怪怪的面相,明星脸都是小儿科了。
  风亦飞暂时还没用这技术来找乐子,一是等级还不高,能选用的素材太少,二是出任务掩盖身份自然是尽量要往相貌平常上面靠,就是要那种丢进人堆里都不会被人注意的相貌。
  这比江湖上流传的大路货易容术就要好多了,那些普通的易容就是拿药膏涂抹下,掩盖自身的容貌特征,多半还要靠粘胡须来遮挡,很容易被看穿。
  信手就能换相貌,见过一面的立马就能搞出对应的乔装易容,瞬息千面什么的那是神技,何必问就直言,他纵横江湖多年,从未听说过,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技术。
  刚想发个信息给委托人,确认下目标的所在位置。
  那名叫黎明的黄泉的委托人就气急败坏的发了讯息过来。
  “地理星!你怎么搞的?怎么连妮可也杀了?”
  “那能怎么办?我站那让她捅几剑?”风亦飞不以为意的回道。
  “你!你!你气死我了!”黎明的黄泉又气又急。
  他急切的态度也坐实了风亦飞所想,果然是醋海生波,才导致他要找杀手去做掉那叫余倚之的情敌。
  可好像意义不是很大嘛。
  难道让余倚之武功掉上3级,妮可妮可就会喜欢上他?还是他准备为了妮可妮可去找余倚之决斗?
  可以想见黎明的黄泉年纪不会很大,想法那么简单,还是老师留的作业太少了。
  “目标是不是到了沙河镇?”风亦飞懒得和他多啰嗦,早点完成任务早点了事,自己忙着呢,等会还和人有约,要去赴会。
  “呃,对。”
  一得到确认,风亦飞就不再关注黎明的黄泉发来的讯息,闷头赶路。
  还未至沙河镇,风亦飞就远远的看见了怒气冲冲的余倚之提着大刀奔跑在大路上,后面跟着的妮可妮可跟不上他的速度,他也不管。
  风亦飞生怕打草惊蛇,一路都是尽量不走大道,借助道路两旁的树木山石掩藏行迹,见点子来了,当下就从包裹里拿出套行头,绕了出去。
  作为一名杀手,行走江湖,当然需要不少乔装的物事。
  风亦飞在这方面准备得很周全,包裹里不但有卖糖葫芦的草木棒子,还有卖云吞的担子,捏糖人的架子,更有整套可以摆下简易茶寮的桌椅器具等等。
  不要小看了这些杂物,躲避NPC捕快的追缉,这都是很好用的东西,置办下来,也花了风亦飞不少银两。
  此刻风亦飞就背上了个卖货郎的木箱,摇着拨浪鼓慢悠悠的迎了过去。
  这类的行脚商人在村镇之间的道路上常有出现,除了出售些低级的金创药,回气丸,偶尔还会有装备出售,运气好还能碰上属性不错的低级蓝装。
  一般玩家碰上了大多都会招呼询问查看下货品,但想来余倚之莫名其妙被人偷袭杀了次,正是火冒三丈之时,一心想着回去寻仇,就全然顾不上了。
  咚咚隆咚!咚咚!
  风亦飞好整以暇的轻摇着拨浪鼓。
  余倚之都没正眼看他一下。
  即将擦身而过之际,一团赤色烟雾凭空而起。
  事发突然,余倚之都没反应过来,就像是他自己一头钻进了烟雾里一样。
  毒雾有着麻痹的功效,虽然不是什么剧毒,也够余倚之受的了。
  要玩家内功高深了,这点毒雾自然不会造成什么麻烦,可凭着真气暂时压制御敌,现阶段嘛,几乎就是0毒抗,一罩一个准。
  以有心算无心,余倚之这回又糟了。
  风亦飞紧贴而上,手掌一翻,蚀血刺出现在手。
  肋下!丹田!
  要害遭受重击,余倚之不禁身子下弓。
  身随步走,两支蚀血刺狠狠的刺进了余倚之的脖颈两侧。
  “哔~~~~~”
  咒骂的声音被系统自行消音。
  这等情况,不外乎就是想要和风亦飞的直系亲属发生什么接触之类。
  他也只来得及满怀愤恨的咒骂一声,就在白光中消散。
  “啊!!!”
  妮可妮可一声惨烈的惊叫,扭头就朝着沙河镇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