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八十八章 截胡

  见过长江水道总舵,风亦飞本以为朱大天王的宫殿已是相当的辉煌宏伟,没料到跟眼前的权力帮总坛一比,那是小巫见大巫。
  单是大门下的百级阶梯就是辽阔无比,一眼望不到边,和高耸的外墙一样,呈环形将权力帮内部的宫殿建筑群围住。
  在阶梯脚下往上望,都能看见一座似乎与云天相接的雄伟楼阁,相当的壮观。
  “哇哦!那楼怎么那么高!”
  风亦飞不禁赞叹出声,现实里高楼就见得多了,像这样雕梁画栋的古建筑能有几十层楼高的还真是闻所未闻,也就游戏里能够实现了。
  “那是摩星阁。”赵师容笑道,“沉舟平时就喜欢去阁顶上乘凉,享受大地在脚下的感觉。”
  “就为了乘凉啊,也太奢侈了。”风亦飞为之咋舌。
  赞叹归赞叹,风亦飞是绝对不会去上摩星阁的顶楼的。
  太高了!小心肝受不了!
  在阶梯中段的平台上有一座硕大的雕像,不是雕的人像,而是一个巨大的手腕与其上握紧了的拳头,在阳光下闪着金灿灿的光芒。
  跟着赵师容拾阶而上,风亦飞在雕像旁驻足停留看了下,底座上铭刻着“权力”两个大字。
  这是寓意权在手中?
  阶梯顶是个庞大的三门石制牌楼,十分恢弘气派,正中的牌楼上方黑底金字,雕镂出了权力帮三字。
  门坊下除了守卫,还有个非常英俊,身着淡紫色长袍,气质温文尔雅的青年男子轻摇着折扇站在那。
  一般太过英俊,总会让人觉得娘,可他清秀英挺的容颜并不会给人这种感觉,反让人觉得他有种说不出的飘逸不凡的感觉,翩翩于俗世的佳公子就是他最好的写照。
  风亦飞身为男性,但忍不住为他的气质所慑,多看了几眼。
  “袖中日月”柳随风,权力帮三巨头之一,也是权力帮的大总管。
  “赵姊,回来了。”柳随风眼中仿佛凝结了水一样的温柔,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五弟。”赵师容点头回应了下。
  “这位小兄弟是?”柳随风的目光落在了风亦飞的身上,眉头微皱了下,上下打量了会,似是觉得非常的惊奇。
  “我刚认的弟弟风亦飞,我在东屏集遭遇伏击,他出手帮了我一把。”赵师容道。
  “哦?”
  柳随风的眉毛挑了挑,看向风亦飞的视线更柔和了些。
  “东屏集居然会有贼人潜藏,那不可不防,赵姊你下次再去需得带上些人护卫。”
  赵师容不以为意的笑道,“以我的武功,想要杀我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柳随风轻摇了下折扇,“这位风小兄弟既然帮了赵姊,那自当是好好酬谢。”
  赵师容道,“风亦飞他门派遭朱顺水那老儿手下灭门,所以想到我们权力帮寻访名师,报仇雪恨,我准备为他引荐,让他拜鞠秀山为师。”
  “我看这位风小兄弟很有意思,非常合我的眼缘,我不收徒,不过是没有合心意之人,不如让他拜到我门下?”柳随风一合折扇,说道。
  风亦飞一愣,心中登时大喜过望,柳随风这是要截胡?这也可以啊!他这权力帮的掌权人物要比水王鞠秀山又强上许多了。
  赵师容也怔了下,“我这弟弟学过暗器毒术,本也想过让他入你门下,但从未见五弟你有收徒的打算,故而才考虑其他人,若是五弟你有这意向那是再好不过。”
  “那便行了,这风小兄弟就交给我了。”柳随风笑道。
  赵师容转向风亦飞,“这是我们权力帮的大总管柳随风,也是我夫君的结义兄弟,你可愿意拜他为师?”
  风亦飞忙不迭的点头,“愿意!愿意!”
  “好。”赵师容微笑了下,看向柳随风,“那我这弟弟就托付给你了,五弟你可要悉心教导才是。”
  风亦飞突地觉得有点不对,这辈分要怎么论?我叫你叫姐姐,然后拜了柳随风做师傅,那岂不是要改叫你师伯了?
  好像拜鞠秀山做师傅也没差,反正一码归一码,叫赵师容姐姐肯定是没错的!
  “赵姊放心,我会好好调教他的。”柳随风应道。
  风亦飞眨了眨眼,我没听错吧?干嘛要在调教两个字着重一下语气?
  紧接着就听柳随风道。
  “人我带走了。”
  话音一落,风亦飞就觉微风扑面而至,脑后衣领一紧,身形就飞了起来。
  柳随风像是乘风而行一般,身法相当的飘逸,速度却是奇快。
  如果风亦飞不是被拎着的话,感觉应该会更好一些。
  风在耳边呼呼刮过,景物也如浮光掠影一般。
  玩家就是轻功了得,也没有柳随风这样的气度,画风会完全不对。
  须臾功夫就到了目的地,风亦飞被放了下来,眼前是栋雅致的小楼,周围是花圃,各式花卉争奇斗艳。
  远处刚及腰际的石栏杆外是一片澄澈的湖泊,湖面上飘着荷叶莲花,另一边有块小广场,铺着石砖,一端有供练习武技用的木人桩。
  风亦飞正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忽觉身上连中了几下,瞬即动弹不得,一柄折扇就顶在了喉间。
  我这是被点穴了?这是闹哪样?
  柳随风的声音在身侧响起,却是冰冷了许多,“风亦飞你这小子竟敢闯入我们权力帮总坛重地,你也算好胆量了!说吧,你想怎么死?”
  风亦飞:“???”
  碰瓷也不是这样碰的哇!明明是你带我进来的!
  风亦飞嘴里直发苦,刚才还说得好好的,柳随风明明答应赵师容要收自己为徒,怎么一转眼就变脸了。
  “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咯?”
  “你在浣花剑派杀了康出渔与华孤坟,坏我大事!赵姊不知才致于被你蒙蔽,你以为我柳随风也会被你蒙骗么?”柳随风冷然说道。
  在这危险的时刻,风亦飞却是镇定了下来,柳随风要是真的想杀自己,以他的武功,随手就秒了,也不会带自己过来这里才动手。
  当即急声道,“我师门被长江水道十二连环坞灭门,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与正道为伍,不足以对抗朱大天王,只有权力帮才能与他们抗衡,我是真心想来拜师,可以用性命担保,若是师傅不信,只管现在取了我这条命去!”
  要柳随风实在不信那就没办法了,复活了马上跑路,在朱大天王面前也算有了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