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雪糕的师承

  惨叫声起,融骨先生在王虚空与丁三通联手围攻下,哪还有幸理。
  风亦飞赶紧一指无名指法第四式遥遥点在爬起身的棠梨煎雪糕身上。
  绿光氤氲而起。
  这绿光裹黑芒,都变成墨绿的了,棠梨煎雪糕嘴唇下巴还有血迹,映得真个像女鬼似的,去演鬼片都不需要化妆。
  看起来她倒是没什么大碍的样子。
  霸剑的威力还是弱了,无名指法也还需要提升,不然碰上这样越级打BOSS,又不能施毒的情况,效用着实不大。
  要不是带了王虚空与丁三通过来,还真不一定能撂倒销魂头陀与融骨先生。
  想到霸剑柔剑因内功心法不符,会有后患,风亦飞就觉得头疼。
  这几日霸剑用得多,进度槽已经涨了短短一小截。
  进度槽一满就会经脉受损,得去死一死清空下恢复正常,那升级所需要的经验就比寻常玩家要多得多了。
  实在是个大麻烦。
  要这么将霸剑柔剑这两项S阶武功雪藏起来不动用,风亦飞又舍不得,满肚子的愁绪。
  击杀销魂头陀与融骨先生两个BOSS应该是王虚空他们出了大力的缘故,一共才给了3万多点经验。
  得了这些经验,风亦飞升到了43级。
  销魂头陀出了件珍奇级别的百衲衣,融骨先生却是黑了,出的是一件蓝装。
  百衲衣
  品质珍奇
  防御320
  体质+60
  力道+45
  灵敏+22
  内功防御提高120
  需要等级:50
  这件衣服体质力道加得高,不是很适合自身,倒是比较适合久未见面的师弟,他练横练功法,要堆内外功防御多些。
  最主要也不好看,对襟的短装外袍,一边是土黄色,一边是灰色,还有些小块的杂色,像是好多块布缝缝补补拼凑在一起的样子。
  三阳护腕
  品质卓越
  防御提高206
  体质+36
  力道+20
  灵敏+28
  需要等级:50
  蓝装护腕的属性也高不到哪去,风亦飞选了贪婪,棠梨煎雪糕也是一样。
  但两件装备都落到了棠梨煎雪糕手中,风亦飞只ROLL了一个17点,一个22点。
  ROLL点的运气不是那么的好。
  风亦飞也没怎么在意。
  分完装备,闪钢斩几人才赶到,看见泥涂大师的尸身,也有几分恻然。
  “风兄弟,我等需得把这消息告知其他人,再行商议营救龚侠怀的事宜,先行告辞,晚些时候在老傅那里见。”王虚空是个急性子,匆匆说道。
  任务框弹出,内容就是到晚上再去傅三两家里找王虚空,奖励经验不多,只有3000。
  “嗯,晚上见。”风亦飞点了点头。
  王虚空与丁三通快步离去,投湖自尽的鱼也跟着一起,他的任务还得着落在他们身上。
  “我们触发了任务,要把泥涂大师的死讯回报给叶红,我们也先走了。”闪钢斩道。
  送走了他们,风亦飞回头一看,就见棠梨煎雪糕在揭墙壁上的字画,显然她是发现可以拿走,就直接去取了。
  她翻箱倒柜的技能倒是相当的熟稔。
  风亦飞自是不甘落后,行到一边,见案几上的青玉镇纸看着有几分精致,拿起看了看。
  嗯......可以收到包裹里。
  这样的话......
  既然泥涂大师已经过世,那就不要暴殄天物了,留着也不知道便宜了谁。
  里屋外屋一番搜刮,除了青玉镇纸,风亦飞还拿到了一张有些陈旧的古琴,一本琴谱。
  棠梨煎雪糕则是得了两幅字画,在书房里找到了一枝毛笔,一方砚台。
  都是不加属性的东西,只可以丢店卖钱,或者自身买了房屋放里面做摆设。
  泥涂大师确是个风雅的人物,可惜他两个师弟都不是好人,就这么被杀害了。
  琴谱是可以学的,风亦飞随手就学了,技多不压身,没事可以拿出来自娱自乐。
  和捏糖人一样是个技能,还能升级,初级琴艺暂时只能做熟悉音律的练习,待熟练度高了才能学会琴谱中包含的几首乐曲。
  “现在去哪?”棠梨煎雪糕问道。
  “得去趟春雨楼,龚侠怀被关在沈清濂那的消息,要告诉声严笑花,顺便交个任务,你不想见她的话,就在外边等我下。”
  “还是一起去吧,也没什么关系。”
  一同出了宁水斋,风亦飞好奇的问起,“雪糕你刚用的是新学的武功吗?”
  那功法看着真是挺奇怪的,周身都被淡淡的黑芒裹住,行动又无声无息。
  “对,我出师后师傅教的三招刀法之一,哥舒夜带刀,说是刀法,不如说是一招辅助,不过在白天用没有加成,只能收敛气息。”棠梨煎雪糕也不隐瞒。
  “难道在晚上用就有加成了?”风亦飞错愕。
  “是啊,在晚上的时候,只要刀在手上,越是没有光线的地方,伤害加成越高,还有夜视能力,出手速度和移动速度的加成。”
  风亦飞更觉惊奇,竟还有这么奇异的武功,在夜晚的环境下会加强的,创出这刀法的也是个奇人了。
  有这门刀法,棠梨煎雪糕似乎比自己更适合做一个杀手。
  “你的师傅是?”
  “天机组织的二当家,绰号“一夜艳芳”的艳芳大师。”
  “怎么听着这外号很不对味呢?”风亦飞嘴角抽了抽。
  大师嘛,十有八九是和尚了,偏偏他还取个这么花里胡哨的名字。
  棠梨煎雪糕深以为然的点头,“我也觉得他们的外号古古怪怪的。”
  “他们?”风亦飞一怔。
  “天机组织里还有三个人,跟我师傅一起并称“四日壹女,三天哈佛,两晚祖贤,一夜艳芳”,但是我除了师傅,只见过一次绰号是“两晚祖贤”的袁祖贤师叔,师傅他是独自隐居。”
  风亦飞:“......”
  怎么感觉这四人的绰号另有其意,一个也就算了,艳芳,祖贤这两名字不禁会让人想到好久以前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两位港台女星。
  另两个也是古怪,又是哈佛又是日的。
  到了春雨楼,只见严笑花在房里静坐着,定定的望着桌上摆着的一条白布包裹着的物事。
  看那轮廓形状,像是一柄长刀。
  望见风亦飞进来,严笑花的眼里多了几分神采,急问道,“他们商议的情况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