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七十六章 出手治疗

  见风亦飞要喂唐大吃药,萧西楼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要作甚?”
  “试试给唐大侠解毒。”
  萧西楼皱了皱眉,“不要胡来,待老夫看看。”
  风亦飞悻悻的把牛黄血竭丹收起,你不愿意我救就算了,我还不想浪费药呢。
  牛黄血竭丹就剩几颗,用一颗是少一颗,要不是看在唐大让自己捡了两次便宜,才不会拿出来。
  萧西楼一把脉,脸色一沉,把三颗颜色不同的药丸,塞入唐大口中,可唐大还是奄奄一息。
  朱侠武上前,沉声道,“唐大的伤势如何?”
  萧西楼长叹一声,满目忧戚:“五成把握,这儿能治百毒神魔奇毒的,实只有唐先生一人耳。我的三颗药丸,一是压制毒性发作,二是增加内息,三是催动唐先生转醒;只有在唐先生苏醒后,才有可能迫出毒性。”
  风亦飞终究是于心不忍,一指唐大的手臂,“他怕是等不了那么久了,这穿心之毒要是攻入心脉,神仙都救不了他。”
  萧西楼与朱侠武齐齐注目望去,只见唐大手臂上的紫痕已快蔓延至小臂关节处,此刻仍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上行。
  “你认得出这是什么毒?”萧西楼冷声问道。
  “认得是认得,但能不能解不是非常有把握。”风亦飞据实答道。
  “那岂不是废话。”萧西楼不悦的说道。
  风亦飞拿出牛黄血竭丹,“我这颗丹药是从一位毒术很厉害的前辈那里得到的,有很大机会能解毒,可以试试。”
  朱侠武冷哼一声,“你这丹药来路不明,怎可随意让唐大服食!”
  萧西楼沉吟了下,凝视着风亦飞,“你可能担保唐大服下此药会无恙?”
  “总之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坏,我可以用性命担保。”风亦飞熟知牛黄血竭丹的作用,不可能会出问题。
  “你的命又怎比得上唐大!”朱侠武斥喝道。
  风亦飞对朱侠武的印象更是恶劣,这家伙就不干点好事!
  萧西楼却是神色缓和了些,“我信你不会害唐大,试试。”
  风亦飞一怔。
  盲生我好像发现了华点,一说用性命担保他就信了,下次要博取NPC信任的时候,可以尝试下哦。
  玩家的性命值几个钱,死了马上就复活了。
  朱侠武还待劝阻,“萧掌门......”
  萧西楼打断了他的说话,“他方才就有协助唐大对付百毒神魔,姑且信他一次。”
  萳笙他们恰在此时跑了过来,这会他们也将那帮玩家打退了,正好听见了风亦飞与萧西楼等人的谈话。
  “萧掌门,这是我帮里的兄弟,我也愿以性命为他担保!”萳笙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也是。”影夜附和道。
  萧西楼点头,“请救治唐大。”
  风亦飞把牛黄血竭丹塞进了唐大嘴里,心中突地生起个奇异的想法,要是刚没有出手击杀百毒神魔师徒,萧西楼会不会直接把自己撵出去。
  说不定真有这可能。
  牛黄血竭丹的效果立竿见影,唐大的呼吸变得平缓了些,手臂上的紫痕开始缓缓向下消退。
  见唐大没事,萳笙也放心了,“风亦飞,那你在这看着,我们去庄外帮忙。”
  话一说完,一帮子人就呼啸而去。
  虽然以性命担保这事就不怎么靠谱,但萳笙和影夜肯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人还是不错,很仗义。
  对温老留下的牛黄血竭丹,风亦飞更觉珍惜,剩下几颗绝对不能随便浪费了。
  萧西楼拱手一礼,“我萧西楼一把年纪,竟还会犯下以貌取人的毛病,先前多有怀疑,小兄弟见谅。”
  朱侠武也拱了拱手,“铁某亦如是。”
  “没关系。”风亦飞抱拳还了一礼。
  反正都习惯了,也不是第一次了。
  “叮”一声系统提示,浣花萧家声望达到友善。
  风亦飞嘴角一抽,这声望给得还真是随便。
  唐大呻吟了一声,幽幽醒转。
  “我这是?”
  萧西楼笑道,“唐大你还得谢谢这位小兄弟,他拿出了一颗得自高人的神妙丹药,将你救了回来。”
  “哦?”
  唐大从地上站起身,舒了口气,才向着风亦飞一揖到底。
  “救命之恩,唐大铭记在心,他日兄弟若有事用得上我唐大的,定不推辞!”
  风亦飞满头问号,这样就完了?救你一命,你不给我点秘籍好歹也给件装备吧??
  好像有点亏啊!
  “能解华孤坟的奇毒,那位高人在毒术一道,定是宗师级人物,兄弟你可知道他高姓大名?”唐大问道。
  “好像是叫温有方吧。”风亦飞也不是很确定温老是不是叫这个。
  “温家活字号的有方先生?难怪了!”
  唐大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认识?”风亦飞有些错愕。
  温老还是活字号的?那他一直在研究毒药做啥?温家活字号不是应该致力于研究怎么破解各种毒的吗?
  “据说有方先生十几年前与死字号的温蛇前辈因理念不合吵了一架,从温家出走,下落不明,我这后辈只听过他的名号,未曾见过他。”唐大解释道。
  萧西楼道,“我也曾听闻过有方先生的事迹。”
  风亦飞更觉得奇怪了,温老居然这么有名?那他应该很厉害才对啊,朱侠武怎么放倒他的?
  “小兄弟你那丹药可还有?我有一位友人也需要救治。”萧西楼问道。
  “观日神剑康前辈?”风亦飞立时想了起来,凤凰院凶真说起过,观日神剑康出渔中了百毒神魔华孤坟的毒。
  “正是。”萧西楼点头。
  唐大道,“康先生所中之毒,我完全看不出一点端倪,若是有方先生的解毒灵药,应可以奏效。”
  “小兄弟那灵药得之不易,要是能治愈康先生的毒伤,萧某定有重酬。”萧西楼道。
  有酬劳那就可以考虑了,萧西楼这一派之主看起来就比唐大要大方。
  “行,我就去试试看。”风亦飞一口应承。
  按时间推算,观日神剑康出渔中毒已有蛮久,要是和唐大一样中的穿心之毒,他早该凉了,说不定他中的毒不太厉害,要是自己能解,还能省下颗牛黄血竭丹,这门买卖做得过,怎么都不会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