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三十三章 听懂了你就要打我了

  清风寨声望开得很离奇,而且清风寨寨主在开战前还莫名奇妙的给自己加戏,吼了句话,按帝鸿所说,之前他们打的时候是没有这一出的。
  将大致情况发了个帖子到论坛江湖杂闻的版块,风亦飞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玩家有同样的经历。
  清风寨的声望风亦飞就不想去管了,那寨主都被人推来推去的,哪还会有什么好东西。
  论坛上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消息,都是在吹水的居多。
  足足等了半个多时辰,风亦飞才等到了棠梨煎雪糕上线。
  她的一会儿真的是好长啊!
  “你去干嘛了?洗碗要那么久吗?”风亦飞忍不住问了句。
  棠梨煎雪糕白了他一眼,“你管我!”
  嗯,照这反应来看,应该是女儿家的私密事情了,不该问的不要问。
  风亦飞还是深谙明哲保身之道。
  一起乘马车到了南石镇,风亦飞先去交了任务。
  沙河镇镇长的义兄弟是这里的一个布商,他所遇到的难题是他的一批货物被水匪劫了,求风亦飞去将他的货物夺回来。
  任务奖励是露从戒,6600经验,二十两银子。
  棠梨煎雪糕轻车熟路的带着风亦飞出了镇,沿着河边一路往下跑,经过了个渔村,又接了几个任务,都是什么击杀水匪,水贼,带回他们的腰牌之类。
  又走了一段路,河滩上出现了一个木栏围起的营寨,内里搭着几个帐篷,有数名玩家在营寨中与水贼激战。
  风亦飞停住脚步扫了眼,这里怪不多,要在这打,还得和其他人争抢。
  水贼和水匪还是有区别的,水贼是拿着分水刺的,而水匪是拎着开山刀的,水匪似乎格外稀少些。
  “这里人太多了,跟我来。”棠梨煎雪糕说完,径直跑向河边。
  在河边的钉着的一根粗木桩上系着两条小木船,风亦飞跟着棠梨煎雪糕跳上了一艘。
  棠梨煎雪糕一刀砍断了缆绳,拿起船舷边的一根长竹竿,用力一撑,船就离开了河岸,顺水而下。
  “白龙寨这样的据点沿河还有好多个,我们挑个人少的地方打。”棠梨煎雪糕道。
  “那后续任务是不是还要杀上白龙寨?”风亦飞问道。
  “应该是吧,我都还没接到。”棠梨煎雪糕答道,“白龙寨不比清风寨,那里的水匪精锐要狡猾多了,一路杀上去的话,他们还会集结一起冲杀下来。”
  “AI这么高?”风亦飞有些惊讶,若是有名有姓的NPC智能很高,几乎和玩家无异,风亦飞是清楚的,但普通怪物也这么狡猾,还会团结一起反打就比较让人吃惊了。
  “我和帮里的试过和别人几个小队联合一起,连BOSS都没见到就被杀散了。”
  风亦飞觉得吧,应该就是现在高等级的玩家不够多,棠梨煎雪糕41级都是排在前列的高手了,等玩家们普遍超过了40级,这白龙寨迟早都要变成玩家的乐园。
  有棠梨煎雪糕这个熟门熟路的带领,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没被玩家占据的水贼营寨。
  都是39,40级的怪,风亦飞看他们的名字还是淡红色,
  棠梨煎雪糕一靠近,十数个白龙寨水贼发现来人,就呼喝着提着兵器散开围了过来,隐约成包围之势。
  棠梨煎雪糕倒是镇定自若,嘱咐道,“我上了!你自己小心点,看我少血了就给我补下。”
  “嗯。”风亦飞点了点头。
  棠梨煎雪糕一声清啸扬刀疾冲上前。
  换做男人的话,形容就是嗷的一声冲上去了。
  森寒的刀光如烟花一般在棠梨煎雪糕身遭炸开,首当其冲的三名白龙寨水贼瞬即横尸当场。
  棠梨煎雪糕丝毫没有手软,狮首九环刀连续不断的挥斩,带起一阵清脆悦耳的铃音,青蓝色的莹莹刀芒宛如水银泄地,一波一波的向外扩散。
  不过十数秒功夫,所有水贼就全数被击杀。
  一直严阵以待的风亦飞捏着指诀一阵愣神。
  这怎么加?你凶成这样子,都没少血就结束了。
  还是加吧,多少能赚点熟练度。
  风亦飞郁郁的一指点出,一道绿色长虹划空而过,落在了拾捡物品的棠梨煎雪糕身上,绿光氤氲而起,萦绕在她身周。
  “都不用加血就解决了,我都帮不上什么忙。”
  “你快把等级追上来就是了,你这指法回内力也挺好的。”
  棠梨煎雪糕满带笑意,平举狮首九环刀,轻柔的在刀身上抹了把,“说起来,我都没想到会这么轻松,这把刀比我原来的雁翎刀攻击高多了,我之前来这的时候,要两三刀才能解决一个,还得边打边退,不让他们围住,现在一刀就能秒杀了。”
  “能轻松打就最好咯。”风亦飞随口附和了一句。
  这样跟着混还是蛮爽的,就是心底总有点大男子主义思想作祟,总觉得看着个女人在前面拼杀,自己蹲在后面有点不自在。
  要是自己也能放手施为,把毒雾和暗器都拿出来,应该还能更快。
  “布商的货物在营寨的帐篷里有,你去拿下。”棠梨煎雪糕指点道。
  风亦飞一跃而起,跑到帐篷中查看了下,果然,在角落有堆着些长木箱,打开看了看,装的是些绫罗布匹。
  跑了三个帐篷,任务就完成了。
  怪刷新还需要一点时间,风亦飞又跑回棠梨煎雪糕附近,盘膝坐下恢复内力,她也在调息。
  待得内力恢复,白龙寨水贼也刷新出来了,棠梨煎雪糕又冲杀了一波。
  风亦飞还是照旧,一式无名指法第四式丢在棠梨煎雪糕的身上,就坐倒调息。
  “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棠梨煎雪糕突地说道。
  “蛤?”风亦飞愕然。
  “以前我们一起搭档的时候,你总喜欢逗我说话,现在反而是我说得比你多了,跟我一起练级让你很不自在吗?”
  风亦飞暴汗,这说来说去,还不是要怪你突然“变性”了。
  “也不会,只不过以前当你是兄弟,现在你变成‘胸帝’了,我还没适应,需要给我点时间。”
  “啊?”这次轮到棠梨煎雪糕一脸错愕了。
  风亦飞堆起了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露出了一口白牙。
  没听懂就好!听懂了你就要打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