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零二章 奇怪的乞丐

  “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风亦飞问道。
  叫无名氏的乞丐抬起了头,定定的望着风亦飞。
  好一会风亦飞才听到他那嘶哑得快失声的声音。
  “我......我饿......”
  难道我搞错了,不是任务?
  风亦飞从包裹里分出一两碎银子,递向无名氏。
  “饿就拿去买点东西吃。”
  无名氏伸手接过银子,直接塞进了嘴里。
  风亦飞:“......”
  没有听到牙齿崩碎的声音,貌似还好。
  无名氏从嘴里掏出了满是口水的银子,牙印赫然在其上。
  他的牙齿倒是很整齐,也很白。
  “不......不好吃......”
  说着,他又将银子递回给风亦飞。
  风亦飞已经可以肯定,这无名氏是个弱智。
  一两银子好歹也是钱,他既然不要,收是肯定要收起来的。
  风亦飞伸出两根手指拈起了银两,直接丢进了包裹里。
  反正丢进去就变成数值了,也就不恶心了。
  无名氏就看向了巷子的对面。
  风亦飞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那是一间包子铺,门口铺着粗布的案台上摆着热气升腾的蒸笼。
  “你想吃包子?”
  无名氏重重的点了点头。
  索性就好人做到底,请他吃几个包子也不需要几个钱。
  “过来吧。”风亦飞转身走向包子铺。
  无名氏站起身,步履蹒跚的跟在后面。
  “肉包子多少钱一个?”风亦飞向站在案台后的老板问道。
  “客官,十文钱一个,你要几个?”
  包子铺老板热情的招呼道。
  看见后面跟上来的无名氏,他立即又换了副嘴脸,猛挥手驱赶,“去去去,死叫花子,别坏了我的生意!”
  “我就是买包子给他吃的,给我拿五个吧。”
  风亦飞转过身瞟了眼,才发现无名氏还蛮高大的,微微佝偻着都和自己差不多高。
  “好嘞!”包子铺老板赶紧陪笑脸,“客官你倒是心眼好,这叫花子身强力壮的,也不去干活,反是出来行乞,实是不值得可怜。”
  风亦飞不想和包子铺老板啰嗦,付了钱,直接让他将包子给了无名氏。
  无名氏也不管烫不烫,就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拳头大的肉包子两口就解决一个。
  看来是饿得狠了。
  包子铺老板却还在絮叨着,“起初我看他可怜,卖不完的还给他两个果腹,结果可好,他直接过来上手抓,被他抓过的哪还能卖,我揍了他两回他才安生。”
  风亦飞一怔,一般小贩哪会这么啰啰嗦嗦的,这应该是有剧情的。
  包子铺老板还在继续说着,“这叫花子也是皮粗肉厚,我拿擀面杖打他,反是擀面杖被打断了,震得我的手生疼......”
  风亦飞顿时觉得奇怪,这叫花子难道还会武功?但看不出他的等级啊。
  “他在这里多久了?”
  “有好几日光景了吧。”包子铺老板也不是很肯定的说道。
  说话间,无名氏已将五个包子一扫而空,有些畏缩的伸出乌黑的手,“还饿......”
  “再给他五个。”风亦飞又摸出了银钱。
  手那么脏,就这么直接吃下去,也不知道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
  风亦飞心底莫名其妙的起了这念头。
  想想就觉得自己多虑了,除非是剧情,不然NPC哪会生病。
  “水......”无名氏吃完了包子,又眼巴巴的朝着风亦飞伸手。
  风亦飞摸出了袋清水拔开塞子递给他。
  不拔塞子怕他会直接去啃袋子。
  游戏里的清水都是用皮袋一袋袋装着的,玩家身上都会备着些干粮和清水,饱食度和饮水度低了的时候用来补充。
  无名氏牛饮般将一袋清水都灌了下去。
  “吃饱了?”风亦飞问道。
  无名氏傻傻的点头。
  “有什么要说的吗?”
  无名氏傻傻的摇头。
  得!我真帮了个傻子!
  风亦飞一拍脑门。
  算了!就当是做善事了。
  继续向吉祥赌坊走去。
  风亦飞突地发现无名氏跟了上来。
  停下,他也停下,一走,他又跟着走了。
  “你好干嘛就干嘛去,别跟着我了。”风亦飞无奈的道。
  无名氏眼神呆滞的望过来,“你......好人......跟着......不饿......”
  我擦嘞!
  我这是被NPC赖上了?
  碰瓷也不是这么碰的吧?
  风亦飞无语的吁了口气,触发不了任务,溜了算了。
  脚尖轻点了下地面,飞纵而起,轻巧的落在屋顶上,掠了出去。
  到了吉祥赌坊的楼阁前,风亦飞才飘然落下。
  见风亦飞从屋顶上跳下来,站在门口的两位大汉都是一惊。
  他们的等级都在30以上,显然不是普通的打手。
  看风亦飞不像是来闹事的,两名大汉又堆起了满脸笑容,抬手引道,“这位爷,里边请!”
  风亦飞掏出柳随风给的令牌亮了亮,“我找金掌柜。”
  两名大汉登时面色一肃,拱手行礼。
  其中一名大汉毕恭毕敬的道,“小的这便给公子带路,请随我来。”
  穿过人声鼎沸的赌坊大厅,直入后院。
  风亦飞见到了赌坊的金掌柜,他是个身材瘦削,留了两撇鼠须的中年人,也才36级。
  验证过令牌,交了任务,风亦飞问道,“现在你给我说说,那龚侠怀是怎么一回事?”
  “回禀公子,据探子报回来的信息,只知道龚侠怀是被抓了去大牢里,罪名是聚众谋反,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金掌柜恭声答道。
  风亦飞愕然,诡丽八尺门的情况虽是不清楚,但要真是聚众谋反,龚侠怀哪有那么容易被抓,一进去手筋脚筋就被挑断了,那不是摆明有人要搞他。
  “他好歹是诡丽八尺门的掌门人,他那些手下没想办法救他?”
  金掌柜道,“龚侠怀在门里有七名结义兄弟,可惜都是些乌合之众,龚侠怀一被抓进牢里,老三和老四两股人马就斗了起来,老五和老七立即跟龚侠怀划清界线,表示他们从来没有支持过他,而且相当鄙薄他的为人,老六蹲在益都未回,还有个老八,早出龚侠怀出事前就已叛离诡丽八尺门了。”
  一被抓就众叛亲离,这龚侠怀听起来做人行事还蛮失败的,便宜姐夫是看中他哪点,才赞他为人不错?风亦飞有些莫名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