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敌来袭

  风亦飞已然听出,那巨大的响声传来的方向是权力帮大门牌楼那边。
  牌楼塌了?
  紧接着风中隐约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这是有人来袭?
  风亦飞赶紧飞掠了过去,想要一看究竟。
  还未至大门口,风亦飞就远远的看见,牌楼崩碎,石块瓦砾散乱到四处,只余下几截石柱的残余还矗立在那。
  地面上权力帮弟子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伏了一地,还不乏残肢碎块,血流成河。
  一名身着灰白长袍,头戴斗笠,身材魁梧的白发老者背负着双手傲然而立。
  他的相貌极具威仪,只是戾气十足,赤红的双目犹如灯火一般,叫人触目心惊。
  银白的长眉横飘而起,虬髯如戟,须发皆张,胸口袒露在外,能见其强健结实如山石块垒般的肌肉,如魔神降世一般,威风凛凛。
  风亦飞悚然一惊,这名老者显露出来的名号是燕狂徒,等级标示是鲜红得要滴出血来似的骷髅头。
  这老魔头怎么又过来搞事了?
  只是看着他站在那里,就不自觉的心跳剧烈加速,压力横生。
  周围的权力帮弟子提着兵刃,却是远离了十数丈,不敢再靠前。
  寥寥几名玩家也是目光闪烁,躲得老远。
  风亦飞也不敢凑过去送死,这燕狂徒明显是不能力敌的对象,随手一下就被秒了。
  三道人影如飞而至,朝着燕狂徒直扑了过去。
  风亦飞已看清了,来的是“刀王”兆秋息,“水王”鞠秀山,“药王”莫非冤。
  一重一重的刀光叠在一起,千刀万光,刀影如山般压下。
  鞠秀山双袖飞卷,如波涛翻浪般疾缠向燕狂徒。
  “药王”莫非冤的声势最弱,只是飞快的手指轻弹,但他绰号是药王,自是精于下毒的手段,声威不显也在情理之中。
  面对三王凌厉的攻势,燕狂徒只是双手簸张,虚空一按。
  他的手掌上亮起了如金属一般的玄黑色光泽。
  空中像多了一层无形的屏障。
  三王的身形凝滞,重重刀影破碎,飞瀑横空般的水袖倒卷。
  漫天掌影突现,强横的气劲狂飙四射,铺天盖地般将兆秋息,鞠秀山,莫非冤三人轰飞了出去。
  一倒地就没了声息。
  能列入权力帮八大天王之属,三人皆是一等一的高手,可在燕狂徒手下竟然瞬间就被击败,几近是秒杀,他的武功,实是骇人听闻。
  粗豪沉厚的声音响彻四野,“实在是太令我失望!权力帮就剩下你们这些酒囊饭袋?”
  风亦飞的耳鼓都被震得嗡嗡直响,心中震骇异常。
  兆秋息,鞠秀山,莫非冤三个就这么领了便当?也太随便了吧?
  难道这燕狂徒是打算一人挑了权力帮整个帮会?姐夫怎么还不出来揍他?
  虽是知道自己在反派人物面前好感度会天然的很高,但风亦飞也没胆大包天的冲出去晒脸,谁知道会不会出纰漏,要是燕狂徒不吃这套那就死得很冤枉了。
  而且就算晒脸成功,也未必解得了此刻的危局,这情况也只有李沉舟才能力挽狂澜。
  这个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个吃瓜群众的好。
  一道身影从身侧飞快的掠过,风亦飞只觉衣领一紧,就被股轻柔的力道丢到了一边。
  原本是站在路旁,此刻却是到了屋檐下。
  耳畔响起赵师容温婉柔和的声音,“好好躲着。”
  风亦飞抬头望去,赵师容已站定在燕狂徒身前丈余远的地方。
  大敌在前,赵师容仍是波澜不惊般,一派云淡风轻的从容模样。
  “老爷大驾光临,师容专程过来给你请安了。”
  说着,赵师容行了个万福礼。
  这称呼也没错,燕狂徒是李沉舟的师父,确是当得老爷这一说。
  赵师容面对燕狂徒这副情态,一点都不像是即将展开厮杀的仇敌,反像是拜见长辈。
  风亦飞一怔,姐姐这是在拖延时间?
  燕狂徒嘴角勾起,嘿然笑道,“你倒是恭谨有礼。”
  赵师容微笑道,“师容谢老爷赞赏,可惜沉舟刚巧今早出去了办事,否则媳妇定亲自下厨弄几味拿手小菜,让你们师徒俩平心静气坐下来,好好叙叙旧。”
  燕狂徒大笑出声,“我当然知道今日那逆徒不在,所以才会过来!”
  “既然不是回来找沉舟算以往的旧账,未知老爷有何所图?”
  “许多年前,这权力帮的势力我就已不放在眼里,但是,沉舟还有利用的价值,哈哈哈哈!”
  燕狂徒放声长笑,“前番我过来,已摸清他的底细,但他离我预估的境界,还是差之甚远,这就得你这好媳妇帮忙了!”
  赵师容柳眉轻挑,神色渐冷,“老爷要师容怎么帮?”
  燕狂徒双手于身侧微分而开,掌心向外,袍袖无风自动,猎猎做响,头上的斗笠震飞了出去。
  银发苍虬都飘飞了起来,一圈圈的黑色气流在他双掌间飞卷凝结。
  “据传闻沉舟很疼爱你,想必就是儿女私情耽搁了他的武功进境,所以......”
  燕狂徒的声线突地拔高,大喝道,“好媳妇,就借你的命一用!”
  赵师容早就心怀戒备,身形遽地向后飘飞,可一股无俦巨力陡然涌现,猛地将她的身躯硬生生的扯了回来,朝着燕狂徒抛去。
  风亦飞心中一紧,就想冲出。
  赵师容这便宜姐姐,待自己还不错,怎也不能眼睁睁的看她死去。
  身形刚掠出,就见一道青影奇快无比的到了燕狂徒背后。
  银亮的刀光幻作瓣瓣兰花闪出,像是水面初漾的波纹,快捷无伦的袭向燕狂徒身后多处要害。
  风亦飞心中一喜,停住了前冲之势。
  师父来了!
  燕狂徒连看都不看,反手倒拍而出,强横的气劲勃发,像是平地升起了一面无形气墙般,刀光尽数爆碎。
  柳随风凌空一个飘逸的转折,掠向了一侧。
  燕狂徒不知何时已扭转身子,“叮”一声响,一缕青芒骤然落地。
  那是克死千千镖。
  风亦飞都没看出柳随风是何时出手的,但燕狂徒更是强悍,也没看清他是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将克死千千镖击落了。
  赵师容长剑出鞘,电闪般一剑刺向燕狂徒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