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四十七章 严重内伤

  一阵微风遽然吹过,风亦飞突觉周身发寒,心生警兆。
  “你俩可也是这杀手组织中人?”一声沉喝自身后传来。
  带着你老婆与风亦飞直吓得跳了起来,猛地转身望去。
  身后不远处不知几时多了位面相威武,身着黑色劲装,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负手而立,他的一袭黑衣上镶满了层层叠叠的玄黑色甲片,如同一件铁甲。
  显露出来的名字是“铁衣铁手铁脸铁罗网”朱侠武。
  看不出等级,只能看见血红的骷髅头。
  他此刻面色阴沉冷厉的看了过来。
  只是被他盯着,就如同被无形的气机锁定,连周遭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了起来。
  “下线!”风亦飞在队伍频道里急叫了一声。
  打肯定打不过,估计信手就被秒杀了,下线躲避是最好的办法。
  退出游戏的指令刚发出,风亦飞就听到了一句让他郁闷无比的系统提示。
  战斗状态中无法退出游戏,请稍后再试。
  虚拟游戏可不比古早的网络游戏,可以强行退出。
  怎么被拉进战斗的啊?!!策划你敢再坑点吗?
  “师兄你快走!”带着你老婆一声暴喝,疯虎般冲向朱侠武。
  走条毛!这么高级的一个BOSS,凭自己三脚猫的轻功能跑过他?连他近身了都还没发现。如今也唯有硬着头皮上了,索性死得干脆点,复活了再用下线遁。
  蓬!
  带着你老婆口中鲜血狂喷,倒飞了回来。
  风亦飞一抬手,就是一把尘酥散撒出,紧接着指尖一点璀璨的蓝白光芒凝聚。
  还未及击出,就惊见朱侠武已到了面前,尘酥散根本没起作用。
  胸膛遭受重击。
  风亦飞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飞起,撞到山壁上才摔落下来。
  痛觉系统调到了最低,不觉得很疼,但嘴巴里有股铁锈的味道。
  丹田真气溃散,再聚不起一丝,胸膛下里像有把火在烧,五脏六腑似都在翻腾,全身也失去了力气般。
  凉了!
  朱侠武走了上前,却没出手杀死风亦飞与带着你老婆,只是将两人拎了起来,飞纵而出。
  怎么没杀我们?
  风亦飞错愕莫名,带着你老婆也是一样。
  到得村口,朱侠武信手将两人掷在了地上。
  “这还有两个贼人,过来个兄弟,将他们一并捆上。”
  “来了!”一把颇为年轻的声音响应道。
  风亦飞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查看起自身的状况,状态栏里多个严重内伤的DEBUFF,全属性下降80%,无法聚气。
  连想站起来都难。
  “师弟,你怎么样?”
  “我起不来了,严重内伤。”带着你老婆也是无计可施,就勉强能挪动。
  “朱大人,这里就交给我吧。”
  风亦飞与带着你老婆惊讶的发现跑了过来的竟然是一名叫余鱼同的40级玩家,他也同样穿着一身捕快制服。
  朱侠武点了点头,飞掠进了村内。
  “兄弟,给个面子,放了我们吧?”带着你老婆央求道。
  同为玩家,应该好说话了。
  “不要跟我套近乎,没用的!我是个铁面无私的公门中人。”余鱼同很是认真的说道。
  风亦飞沉默不语,暗自想着对策,要是等30秒脱离了战斗状态就方便了,马上可以下线。
  余鱼同一脚把趴着的带着你老婆翻转了过来,仰起头,对着空无一物的空气说话。
  “各位兄弟,你们看,我在这里遇到了两个玩家,这一个前两天看过我直播的兄弟应该就见过了,地壮星,我就是经过千辛万苦的查探,跟踪他才发现这个藏污纳垢的魔窟的!”
  “这个地理星就是第一次见了,他们也算是运气好,进了隐藏门派,不过堕入邪道是不对的,今天之后他们的门派就没了。”
  风亦飞一愣,这余鱼同居然在直播。
  组织的位置竟是带着你老婆泄露的,也不知道莫老他们怎么样了。
  带着你老婆听到这,也是面色铁青。
  “这次我可立下大功了,你们刚都看到了,这杀手组织是真的牛逼,要不是朱神捕刚好路过我们府衙,跟着过来压阵,光凭我们总捕头手下那些兄弟,肯定要死伤惨重啊。”
  “刚那个逃走的轻功高手,朱神捕追出去都把他抓回来,那是相当的厉害了。”
  风亦飞顿时明白,难怪朱侠武会从后方过来,原来他去了追梁鱼。
  余鱼同停了停,似是在看什么。
  “不用担心,他们逃不了,看到他们显示的这个严重内伤的DEBUFF没?属性下降80%是怎么样一种情况呢,现在他们就和小孩子一样,连想动手攻击我都不行,随便就可以欺负。”
  说着,余鱼同踢了风亦飞身子一脚。
  “不能让他们脱离战斗状态,不然他们就会下线跑了,这是玩家万试万灵的秘技,可惜,他们碰上的是我,有什么门道我不清楚啊。”
  风亦飞动念悄然打开了包裹,将两样物事取到了手掌中。
  “谢谢各位兄弟打赏!”余鱼同乐呵呵的,看来收了不少打赏。
  “你把我们放了,我马上去给你打赏!”带着你老婆叫道。
  “哦?”余鱼同像来了兴致,笑嘻嘻的蹲了下来,随即脸就一板,义正辞严的道,“我刚已经说了,我是个铁面无私的公门中人,你想贿赂我是不可能的!等着去吃牢饭吧。”
  说完,他又仰起脸,“哎!我这可不是装哔啊,我没有装哔,我是要做一个神捕的,怎么会玩忽职守呢?”
  余鱼同一边回话也没闲着,把带着你老婆又翻转了一次,双手反剪到背后,膝盖跪着他背脊,摸出条麻绳绕了带着你老婆的脖颈两圈,再拉紧朝着他的手臂手腕一圈一圈的缠上去。
  带着你老婆根本没办法睁开,只得不断的叫骂,可屏蔽词就跟起点的那么多,他只能发出哔!~哔!~~这样的声音。
  余鱼同缚得很紧实,带着你老婆双手一动就会勒到脖子。
  “下面那个要龟甲缚啊?我不会啊,那么高难度的,这五花大绑我都是在衙门里才学会的。”余鱼同边和观众友互动边走向风亦飞。
  风亦飞满脸黑线,哪个混蛋那么没天良!竟然想让余鱼同用龟甲缚,还好他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