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七十五章 唐大中毒

  风亦飞提醒慢了一点,当机立断,遥遥一指点出。
  一道蓝白光束疾电般袭向百毒神魔华孤坟。
  无名指法第三式。
  南宫松篁拍出幻化蛇形的毒雾已在空中暴散而开,不知道是被什么给打散了。
  惨叫声响起,发自那貌似少年的华孤坟,霸道厉烈的蓝白光束轰至,不偏不倚的击中,华孤坟仰天而倒。
  系统公告,侠士风亦飞击杀百毒神魔华孤坟,侠名远播。
  哗!又远播了次!
  风亦飞都没想到自己想要阻止华孤坟趁机出手的一招,竟然恰好抢怪成功,将华孤坟给击毙了。
  无名指法第三式虽然强,但还不足以击杀华孤坟,想必是唐大的暗器先建功,才让第三式一击将残血的华孤坟给收掉。
  反馈回来的经验就是明证,经验值才加了13000。
  经验不多不是问题啊,掉落是我的!
  南宫松篁已是脸色发白,双掌连拍,毒雾如洪水爆发,向唐大涌去。
  于同时间,南宫松篁向后疾退。
  他想跑!却不敢把背后空门暴露在唐大面前。
  在一名唐门高手的面前,背转而逃无异是自寻死路。
  唐大手一挥,几道弧光电闪般飞旋而出,毒雾瞬间被劲风所驱散。
  南宫松篁一声凄厉的惨叫,像是背后遭受了重击,踉跄向前了两步,才萎然扑地而倒。
  风亦飞惊讶的看见,他的背上有七支弧形的奇异暗器镶嵌了进去,衣上有七滩血红。
  唐大是面对面出手,这暗器竟是绕了过去打在南宫松篁的背上。
  南宫松篁还未死,仰起头颤声道,“千回荡气,万回肠......七子神镖?”
  风亦飞暗地里竖了个大拇指,好敬业的反派,临死都要科普一下,点个赞!
  点赞归点赞!补刀肯定是要的,风亦飞下手一点都不迟疑,摸出把飞刀向南宫松篁掷了过去。
  “没错,正是唐门七子神镖!”唐大傲然笑道。
  但南宫松篁已经听不见,风亦飞一飞刀就把他戳死了。
  系统公告:侠士风亦飞击杀南宫松篁,侠名远播。
  赚到了这次!哈哈哈!
  风亦飞喜不自胜的跑了过去。
  经验还是不多,只有9000,但离40级只差一点点了。
  唐大手凌空一抓,七枚钢镖竟自南宫松篁背肉破飞而出,回到了他手中。
  “我早知他不是华孤坟,我也是用毒行家,一眼便看出这老者浸淫在毒物中的时间不及五年,而华孤坟十年前就以毒名扬天下。”
  风亦飞一愣转头,这是跟我说话?大佬你刚才是没装到逼意犹未尽,还要解说一下?
  你的眼力也是够好了,这又不是品酒,用毒你也能看出年份的,厉害了我的哥!
  唐大神色不变,“所以我便知道他是华孤坟的弟子南宫松篁,华孤坟想借他来吸引我的注意力,好趁机下毒,可惜我早已看破。”
  说完,唐大又赞了句,“你那指法不错!”
  “谢谢前辈夸奖。”风亦飞随口敷衍了声,蹲下就去拾捡掉落。
  没有遭遇冷眼,应是协助击杀了华孤坟和南宫松篁,让唐大的好感高了些。
  南宫松篁出了件蓝装,60两银子,华孤坟暴了件紫装,80两银子。
  蛇步靴
  品质卓越
  防御116
  体质+21
  灵敏+23
  移动速度+2%
  需要等级:40
  辟邪兜帽
  品质珍奇
  防御235
  体质+33
  力量+20
  灵敏+53
  毒素抗性+15%
  需要等级:50
  这下40级的鞋子也有着落了,50级的装备暂时用不了,可以存着。
  没有ROLL点框弹出,直接进了风亦飞的包裹里。
  风亦飞猜想可能是团队成员离得距离远的关系,分享不到掉落。
  至于影夜和萳笙,他们留在这里守护,应该是另开了个团。
  一看团队列表,果然,萳笙和影夜都不在团队里。
  战局出现了变化。
  和三绝剑魔孔扬秦玩爱的魔力转圈圈的萧西楼已然出手开打。
  剑影交炽,快得令人看也看不清楚。
  另一边是一边倒的战况,沙千灯已被朱侠武欺近身前,飞刀完全施展不开,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华孤坟和南宫松篁一死,那些毒虫失去控制,纷纷遁走。
  没了毒虫的牵制,萳笙他们也占据了上风。
  这次妥了!
  风亦飞正自心喜,就见唐大到了面前,一脚将华孤坟的尸体挑得翻转。
  华孤坟的致命伤也是在背部。
  唐大伸手临空一抓,七枚七子神镖就弹飞了而起,回到了他手中。
  将七子神镖收回到镖囊中,唐大忽然“嘶”的倒吸一口凉气,一脸惊怖的看向他的手,那手竟已变成了紫色。
  唐大骇然嘶声道,“有毒!”
  话一出口,唐大就已向前扑倒。
  风亦飞蹲在一旁看得分明,赶忙出手将他扶住,让他躺到了地上。
  短短一瞬间,唐大已是人事不省。
  这毒附在他的七子神镖上,当然不会是他自己的毒,那只有一个可能,华孤坟的血有毒,唐大收回飞镖,便沾上了。
  刚还在吹他是用毒行家呢,这会就被人毒倒了,也是不靠谱得紧。
  风亦飞抓起了唐大的手,细看了下。
  辨毒技能发动。
  不是入口的毒药,不需要去舔尝一下。
  看中毒的症状就能知道是什么毒。
  手指皮肉有被轻微被腐蚀的痕迹,那伤口还在缓慢的扩大。
  能辨得出来!
  风亦飞心中一喜。
  结果出现,穿心之毒,沾肌伤肉入骨,若毒血攻心,药石无救。
  风亦飞一把捋起了唐大的衣袖,一条紫痕如蛇般蜿蜒而上,已过了手腕,到了小臂中段。
  幸亏棠梨煎雪糕不在这里,风亦飞才敢放开手脚施为。
  沙千灯已是抵敌不住,手上的红灯笼突然“波”的一声迸裂,溅出乌黑浓烈的液汁。
  趁朱侠武闪躲那恶臭的浓汁时,沙千灯借势飞出,转身就溜。
  “权力帮不会就此罢休的!孔扬秦!暂且撤退!”
  三绝剑魔孔扬秦在萧西楼如行云流水般的剑势下被压得节节后退,连挡了几剑,怪啸一声,往后一翻,飞鸟投林般纵起。
  “萧西楼,你我一战未了,下次再决生死!”
  萧西楼没有去理他,一掠到了风亦飞的面前。
  毒是辨出来了,但风亦飞没办法去解这穿心之毒,华孤坟的尸身搜了一遍,没见他带着药瓶之类。
  只剩一个办法,用温老的牛黄血竭丹一试,这丹药能解许多种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