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三十章 除奸

  聚会一散,众人各自离去。
  风亦飞等人也分作了两批。
  这也是有考量的。
  人多一起行动难免招人耳目。
  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轻功要好些,与王虚空,丁三通一道,跟踪不那么容易被发现。
  闪钢斩三人则和投湖自尽的鱼一路,骑马远远跟着,组了团队也能在地图上看到队友的踪迹。
  投湖自尽的鱼还买不起马,由闪钢斩带着。
  闪钢斩为人豁达,也不介意共乘一骑。
  回到平州府,销魂头陀与融骨先生直奔城中一角,那明显不是府衙的方向。
  从风亦飞等的行动轨迹,闪钢斩已经推断出销魂头陀和融骨先生要去哪,“他们这应该是去找泥涂大师了,他在那边有个宅院。”
  “和尚不是应该住庙里的吗?”风亦飞疑惑的问道。
  “泥涂大师他都喝酒吃肉的,还喜欢吟诗作画弹琴,就是挂了个和尚的名头而已。”闪钢斩解释道。
  那很有可能泥涂大师也是有问题的了,风亦飞如是想到。
  见销魂头陀跟融骨先生进了间宅子,风亦飞几个赶紧跟了上去。
  那宅子大门上方挂了个黑底金字的招牌,上有三字“宁水斋”。
  攀墙看了下,内里是个雅致的小院,还有个小池塘,只是水面已结了层冰。
  并没有其他人在,销魂头陀和融骨先生应该是已进了屋内。
  风亦飞轻盈的从宅院边缘飘了进去,落地无声无息。
  王虚空与丁三通紧随而入,两人的身手不弱,轻功也是不差。
  最后进来的是棠梨煎雪糕。
  风亦飞发现了奇异的一点,雪糕已经把狮首九环刀拎在手上,她全身上下像被一层淡淡的的黑光裹住,让人看着都有些朦朦胧胧的。
  “走。”王虚空传音了声,比划了个手势。
  棠梨煎雪糕身上出现的异像让风亦飞不禁多关注了她下,她这不知道是运起了什么功法,行动之间一点声息动静都没有,仿似声音都被那层黑光吸收了一样。
  还有种古怪的感觉,让人像是不自觉会忽略她的存在一般。
  厅堂的大门关着,隐隐传来了说话声。
  风亦飞几个从侧悄悄溜近。
  刚近门前,就听到了一连串“喀啦啦啦啦”的爆响,比骤雨打落在芭蕉叶上,或是棉棒敲在扬琴弦上更密集而清晰的响着。
  伴着一把沉闷的的诡异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人被捂住了嘴,但他偏偏还在拼了命的嘶吼。
  “哼哼哼哼,大师兄也算是求仁得仁了,总以高人隐士自居,故作超然,又喜欢插手去管江湖上的闲事。”
  一阵阴笑声,说话的那声音是像个老夫子般的融骨先生。
  销魂头陀接话,“只可惜师兄他这次管了不该管的事,他还至死不知,你是‘绿草’我是‘黄花’,他虽然是我们大师兄,但在江湖上、武林中的地位与身份,我们其实比他高多了!”
  风亦飞愣住,错怪了泥涂大师,销魂头陀和融骨先生居然是来杀他的。
  “狗贼!”
  王虚空已按捺不住,一脚就踹碎了大门,与丁三通冲了进去。
  风亦飞赶紧一指无名指法第四式点在自己身上,紧随而入。
  刀光斧影闪动,将销魂头陀与融骨先生罩了进去。
  两人虽是空手应敌,却仍是丝毫不落下风,疾行飘飞,掌影憧憧,劲气狂飙四散。
  泥涂大师倒在一侧,他已变成一堆烂泥似的,双眼瞪得跟铜铃般大,似是在表达着不甘的怨念。
  恐怕他至死都还不明白,为什么他的两个师弟会对他下杀手。
  风亦飞一个闪身,手指飞速弹动。
  虚空中出现了淡绿色细细的气劲,随着连环弹指引动气劲飞旋,团团转转的不断画圈,蜿蜒交错,如有生命的灵蛇般盘绕不休,一环套一环的缠向销魂头陀与融骨先生。
  无名指法第一式!
  销魂头陀和融骨先生都挥掌劈出了凛冽的劲风,以拒袭来的指劲。
  可掌风接触到指劲,反让指劲瞬间变得更茁壮了些,飞速的抽枝生芽,瞬间变得如有实质,与藤蔓一般无二,颜色也更苍翠欲滴,其疾无比的裹缠上了他们的身躯。
  两人的动作为之一滞,变缓了些许。
  王虚空与丁三通顿时抓住机会,猛砍猛劈,他们师兄弟也是久经战阵,机灵得紧,完全不朝着有指劲蔓延的地方下手。
  霎时间,风亦飞的内力就恢复了400多。
  都不用等第四式恢复了,内力已经到了满值。
  可被王虚空的刀光阻碍了下,风亦飞本想接连击出的第三式没抓住机会,不敢轻易动用。
  销魂头陀一声暴吼,一个错身,闪过王虚空的劈斩,一掌狠狠的拍向风亦飞的面门,一掌拍向王虚空。
  风亦飞终是在实战中感受到了“弱柳扶风”的妙用,销魂头陀才抬手,就已心生感应,飘飞横移,似是未卜先知般躲过了这一下重击。
  璀璨的光芒在指尖凝聚,风亦飞毫不犹豫的一指点了出去。
  裹挟着微小电流的蓝白光束飞闪而出。
  销魂头陀已不及腾挪闪避,只得挥掌硬挡。
  他的大手上显是蕴含了强横的内劲,隐泛黄光。
  但无名指法这威力最大的第三式是有破气洞穿的特效。
  蓬!
  断指横飞,销魂头陀一声惨嚎,身形趔趄,连退几步,他的手掌被轰去了半截,掌心一片乌黑,像是被雷电噬过一般。
  不过这一击他终究是挡了下来。
  银亮的刀光一闪,人影交错而过。
  销魂头陀再度惨嗥出声,整个人像对折一样,上半身先歪倒了下去,鲜血如喷泉般狂涌。
  下半身晃了下,才复跟着倒下。
  惨叫声又起,风亦飞急望向另一边,只见棠梨煎雪糕一刀斩入融骨先生的肋下,她身周的黑芒似是更盛了些。
  棠梨煎雪糕还不及退走,融骨先生一脚就将她蹬了出去。
  眼看融骨先生如风般追击了过去,风亦飞赶紧双手齐出。
  飒!
  厉啸声撕裂空气。
  两道幽蓝的光束划空而过,将融骨先生轰得衣衫破碎,横飞而出。
  他还未及站稳身子,刀光斧影就已笼罩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