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三十一章 家常菜

  沙河镇长那果然还有后续任务,言道他有一义兄弟在数十里外的南石鎮定居,近来遇上了些麻烦,恳请侠士前去帮忙。
  任务奖励只有1500经验,只要到了南石镇,见到人交了任务就行,奖励低也不足为奇。
  那边肯定还有许多任务,露从戒的任务多半也要着落在那。
  “帝帝还要和我清下这边的任务,你们呢?一起吗?”烽火照烧鸡问道。
  “我跟鸿哥,鸡哥你们去做任务。”妮可妮可第一个回应。
  风亦飞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4点多,还得提前准备晚餐,棠梨煎雪糕晚上会回来吃饭,不能像中午那样随便弄弄。
  “我有事要先下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玩。”
  “我也要处理点事情。”棠梨煎雪糕说道。
  “那下次再约咯。”
  烽火照烧鸡也无所谓,跟风亦飞加了个好友,带着帝鸿和妮可妮可就跑了。
  帝鸿与妮可妮可也发了好友申请,风亦飞一并同意了。
  “接下来,我们跑趟南石镇?”棠梨煎雪糕转头看了过来。
  风亦飞一怔,“你不是说要处理点事情吗?”
  “说下而已,沙河镇这边人还是多了点,怪也太分散,不方便练级。”棠梨煎雪糕道,“你开了南石镇的驿站没?”
  “嘿嘿,没开的话你要骑马带我过去吗?”风亦飞笑道。
  《说英雄》里的马匹不像很多游戏里一样还分单人坐骑和双人坐骑,那样的设计真的是很坑,双人坐骑要贵至少一倍,这游戏里只要马匹是神完气足的状态,驮两个人完全不是问题,良驹和宝马在速度耐力上有很大差异,外观上宝马也要神骏很多。
  要棠梨煎雪糕敢同意,风亦飞就敢跟她共乘一骑,坐前面坐后面都无所谓!
  棠梨煎雪糕毫不客气的拒绝,“你想得美!我最多陪你跑过去。”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开玩笑的啦!南石鎮那边我去过,开了驿站。”风亦飞说的不是假话,南石鎮就是之前跳河顺流而下抵达的那个镇。
  “那我们坐马车过去。”棠梨煎雪糕道。
  “我是真要下了,还得做饭呢,你不是说要回来吃饭?”
  “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不想跟着帝鸿烧鸡他们凑热闹。”
  “跟他们一起不好吗?”风亦飞愕然。
  “帝鸿说不准是不是对烧鸡有意思,但看起来有那兆头,我跟着去干嘛?做电灯泡吗?”棠梨煎雪糕道。
  的确,连风亦飞这第一次跟他们见面的,都能看出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烽火照烧鸡还一直叫得蛮亲热的,就是不知道她究竟叫的是帝帝还是弟弟。
  “妮可妮可那么大一个电灯泡不是也跟过去了吗?”
  “她没眼色,我又不是没眼色的人。”棠梨煎雪糕皱了皱眉,“妮可妮可这人实在不好怎么说,虽然看起来很乖顺的样子,但我总觉得不怎么喜欢她,不想和她深交,要不是帝鸿叫我来帮忙杀清风寨寨主,我都不会来。”
  “你......呃,我也不喜欢她,完全帮不上忙,什么都要人带,太麻烦了。”
  风亦飞差点一句“你上次不是急吼吼的跑来帮她”脱口而出,还好反应快,迅速的改口,不然乐子就大了。
  “不是这意思!算了,不说这个了,你那指法不错,是什么品阶?”棠梨煎雪糕转移了话题。
  “A阶。”风亦飞也没打算隐瞒,以后还会一起练级,这套无名指法威力强悍,她总会察觉的。
  “你这可恶的欧洲细作!”棠梨煎雪糕郁郁的咒骂出口。
  “运气好,没办法。”风亦飞笑嘻嘻的回道。
  “我觉得吧,你那武功应该可以用来A怪,不过你现在内力太差了,经不起消耗,等你内功练高点,我们就可以去刷级了,我知道个好地方,怪多人少。”棠梨煎雪糕道。
  “嗯。”风亦飞点头。
  的确,做任务要浪费跑路的时间,真要快速提高等级,还是拉一堆怪直接AOE快得多,无名指法第一式和第二式恰好可以搭配,还得抓紧点,把须弥劲练上去,才方便修炼提升无名指法的熟练度。
  “我去适应下这把刀,五点半我才下班,到家估计要六点。”棠梨煎雪糕道。
  “我知道了,下了。”
  道别了声,风亦飞退出了游戏。
  晚饭打算搞个盐焗鸡,再炒个青菜,弄个紫菜肉片汤就可以了。
  如果是传统的盐焗鸡,工序是蛮麻烦的,风亦飞也不会,他要整的是从老妈那学来的懒人做法。
  将已经去毛去除内脏的光鸡从冰箱里拿出来,再洗了一遍,最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切掉鸡屁股。
  把光鸡切成了两半,留了一半明天再煮。
  另一半在多肉的地方割几个刀口,再把一包盐焗鸡粉拌好淀粉酱油都抹了上去,腌制15分钟。
  再将葱姜洗净切好,留几片大块点的姜片和葱头铺锅底,其余的葱段和姜片就可以塞进鸡肚子里。
  在电饭锅底刷一层油,把姜片和葱头铺好,把鸡放进去,按煮饭,到开关跳起,翻个面,再按煮饭一次就可以了。
  其他两个菜就更简单了。
  ......
  帝鸿和烽火照烧鸡还在游戏里跑任务。
  照旧是帝鸿拉怪,烽火照烧鸡用暗器群杀,拖油瓶妮可妮可在旁边观望蹭经验。
  带带帮会里的人,俩人都没什么意见。
  妮可妮可还是一副温柔恬淡的神情,却在帝鸿和烽火照烧鸡都没注意她的时候,悄然的打开了传音入密。
  “雪糕姐今天带了个男人一起做清风寨的任务,还加入了我们帮。”
  对方很快就回复了。
  “我知道了,这有什么关系?”
  “这次可不一样,雪糕姐虽然在我们面前没怎么和那叫风亦飞的说话,但凭我的直觉来看,他们的关系肯定不一般,而且我们分开后,风亦飞还和雪糕姐在一起呆了会才下线。”
  好友列表那会显示友人的所在位置,妮可妮可自然是清楚得很。
  这次和她发密语的男人沉默了好一会,才发话。
  “多帮我关注一下,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