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八十六章 见过一面的女人

  蹲守到了1点多,快到游戏的正午,也没见着有什么目标人物出现。
  卖肉的真是在卖肉,卖鱼的真是在卖鱼,卖菜的真是在卖菜,相当的敬业,就是没见那小孩子躲哪去了。
  风亦飞下线洗了个澡,才爬上床。
  想想又发现一个问题,明天早上要去买菜的话,小区门口的超市要8点才开,那个时候刚好就是游戏里的清晨时分,肯定得去东屏集蹲守。
  晚饭没煮,白天买的菜够两餐的,应该还有剩下。
  又起身到冰箱看了下,果然还有剩余,应付一餐够了。
  风亦飞这才安心睡觉。
  第二天在手机闹钟的催促下起来,蒸锅里已热着包子。
  雪糕依旧还是起床很早,但没见人,估计又上游戏了。
  吃过早餐,风亦飞迅速的赶了上线。
  游戏里还是清晨时分,四个杀手一个不落的都在。
  风亦飞跑到铁匠铺花了50两银子买了些铁块,机关暗器术不能落下了,得修炼上去才能使用那本【暗器机关术心得纲要】。
  在四名杀手附近找了个角落蹲着,风亦飞也摆开了个糖人架子,免得目标人物来了,显得自己像早就在这等着。
  乔装的粗布衣裳也给披上了,和夜行衣一样,可以穿在装备外面,和时装一个效果,就是不好看。
  这都是以前做杀手时准备的乔装物事,还是能派上些用场的。
  捏糖人风亦飞还真是跟小贩学过,可以捏十几种动物人物,也是个技能,相当容易,还可以升级,不过一般玩家不会去学这玩意。
  不过现在插在架子上的都是现成的。
  一切准备妥当,风亦飞这才开始拿起锉刀钻子制造机关零件冲暗器机关术。
  一点生意都没有,走动的NPC都是贫苦的寻常百姓,就没一个买糖人的。
  辰时六刻,风亦飞突地发现集市口走来了两名女子。
  应是主婢二人,婢女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前方的那名女子梳着环髻,宝蓝色配水绿色衣裙,披了个紫色绒边的斗篷,容貌很漂亮,气质雍容优雅,用绝代芳华来形容也不为过。
  像她这般的丽人,理应是出身豪门,锦衣玉食,十指不沾阳春水才对,怎地会亲身跑来这种
  膻腥味扑鼻的集市买菜,着实让人觉得奇怪。
  更让风亦飞感到惊奇的是,这美丽的女人他还见过,就是和雪糕在白龙寨下练级时,江上路过的那“快艇”上的女人。
  她显露出来的名号是“流云水袖”赵师容,等级看不出来,血红的骷髅头。
  叫小莺的婢女等级则不是很高,才35级。
  赵师容带着婢女在一个卖菜的摊档前驻足停留了下,她是真的自己挑拣,买好的菜就让婢女提着,悠然行来。
  已走过了那卖菜的老太婆身边,可那老太婆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突地,风亦飞发现赵师容停住了脚步,视线落到了自己身上,眼神里透着几分惊奇。
  像我这样出众的男人,果然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就算藏身市井,也分外引人注目!
  骤然间,赵师容后方的老太婆飞身而起,手中出现了把锋利的短刀,势如雷霆般,劈向赵师容的后脑勺。
  赵师容似是一无所觉,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小心!”风亦飞一声暴喝,一指点出。
  蓝白的光束闪电般划过长空,后发而先至,直袭那老太婆的头颅。
  老太婆凌空变招,一刀便将指劲劈得在空中溃散。
  于同时间。
  肉档前的屠夫拎起了屠刀,一脚踏过案板,朝着赵师容扑去。
  鱼贩子也不知从哪抽出了道链子枪,一下抖得笔直,袭向赵师容。
  小孩子冲前,双手一挥,飞撒出了大蓬暗器,圆形、方形、梭形、三尖八角的都有,有些在迅射中根本让人看不清形状,尖啸而且急嘶着激射向赵师容周身要害。
  四位杀手,从四个不同的位置欺近,默契十足的封死了赵师容所有的退路。
  风亦飞已无暇顾及赵师容,因为有数枚暗器向他袭来。
  躲避已是不及,风亦飞抬指飞速划圈,气劲漩涡在虚空中浮现而出,飞速的旋转卷动,密集如雨的气劲从气劲漩涡中向着周遭攒射。
  无名指法第二式!
  糖人架子登时爆碎。
  气劲漩涡也只挡了一下,便即溃散。
  风亦飞胸口一疼,倒跌而出。
  赵师容的身遭忽然出现了五朵硕大无朋,银光闪烁的梅花,绽放而开。
  血雨飘飞。
  残肢碎骨四射。
  赵师容却是露出了风情万种的微笑,一闪而出。
  四下的民众惊慌失措的尖叫着逃散。
  风亦飞强撑着跃起,饶是无名指法第二式抵挡了下,让袭来的暗器减缓了速度,还是受伤颇重,血量去了大半。
  要不是挡这下,恐怕得当场毙命。
  朱大天王派出的这些杀手,居然下手这么狠,一点都没留情。
  暗器上还啐了毒,风亦飞赶紧一式无名指法第四式点在自己身上,绿光氤氲而起。
  ”叮叮当当“一阵如珠落玉盘的声音传入耳际。
  风亦飞边拔暗器,一边摸出伤药与牛黄血竭丹往嘴里塞,一边向着赵师容望去。
  只见赵师容已到了那小孩子身前,手中一柄细细的长剑抵住了他的咽喉。
  “饶......饶命!”
  他模样是稚童,发出的声音却是如成年男子一般。
  “原来不是小孩子,早知就不留手了。”赵师容柔和的说道,可手下一点都没留情,剑尖向前一递,就刺入了那小孩子的咽喉。
  风亦飞不禁吞了口唾液,赵师容下手那么狠辣,真的会随便相信自己吗?
  赵师容轻甩了下长剑,挥去了剑上的血滴,她那长剑显然也不是凡品,一点血迹都留存不了在剑刃上面。
  回剑入鞘,赵师容走到了风亦飞的面前。
  “你没事吧?”
  她的声音很清脆,也很温柔。
  “没事。”风亦飞服了伤药,毒也解了,血量也回升了许多,已无大碍。
  “你怎么会到了这里?”赵师容问道。
  “我想来寻找权力帮拜师。”风亦飞只能依照朱大天王教的谎话做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