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七十四章 开战

  风亦飞被送到了观鱼阁的客房静养,不过没人照料。
  没那么矫情,只是内功经脉逆行而已,玩家死亡都当是吃饭那么轻松的啦。
  房间里只有一盏昏黄的油灯。
  床铺很软,很舒适。
  就是有些孤独,也很无聊。
  动不了,全身又麻又痒,难受!
  体内的两种冷热不同的真气充溢了全身,偏又不能融合,造成身体里面一会发热,一会又发冷,还各行其道,在经脉中乱窜。
  已经过了小半个时辰,不知道开战了没有。
  风亦飞没有想过发密语去打扰棠梨煎雪糕,要是已经开打了,容易让她分心。
  刚有听见了几声古怪的尖啸,那啸声有拖长音的,也有短促的,像是在发信号。
  正想着,隐约听见一长一短两声犬鸣声,不是吠叫,而是呜的那种声音。
  风亦飞记得很清楚,凤凰院凶真说过,萧家的狗已经全部被毒死了,那这犬鸣声只可能是人装出来的,为了传达某种信号。
  又过了一会,犬鸣声再度响起,这次风亦飞听出来了,三长一短,又一短三长,但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
  两道真气突地在丹田中撞到了一起,缠绕盘旋,逐渐融汇。
  风亦飞顿觉通体舒泰,浑身暖洋洋的,像泡在温泉里一样。
  还不止于此,逆.少武玄功还得到了许多熟练度,升到了11级。
  看了看时间,第一次在这月圆之夜发作,只持续了半个时辰不到。
  虽是心喜内功升级,但风亦飞也明白一点,这门内功练得越快,倒霉得也越快。
  暂时获得的功力提升,却是非常有益,内力值达到了1434点。
  从床铺上一跃而起,风亦飞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他却没发现,在这观鱼阁的另一个房间,有个青年NPC听见响动,开门看了一眼,又关上了门。
  风亦飞径直往外边跑,已能听到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厮杀声。
  到得听雨楼外,风亦飞停住了脚步。
  萧西楼,朱侠武,唐大并排站着,相隔是七尺之遥。
  在两三丈外,站着四人。
  萧西楼面对的是三绝剑魔孔扬秦,剑依然垂荡腰间,剑锋依然在鞘里,没有亮出来。
  孔扬秦站在那里,似是低头沉思,剑已出鞘,剑尖点地,看来就像一个仗剑冥想的高人隐士。
  朱侠武面对的是飞刀狼魔沙千灯。
  一盏红灯提在沙千灯的手中。
  人在灯后,灯光血红。
  唐大面对的是一老一少,老的在前,少的在后,老的长相黝黑,少的面色苍白。
  两人站着的姿势却是一模一样的,笔挺,僵硬,冷毒如僵尸,死灰色的雾气在他们身遭萦绕不散。
  百毒神魔华孤坟和南宫松篁。
  年轻的那个才是华孤坟,老的是南宫松篁。
  另一边,有二十余名玩家在激战中,刀光剑影闪烁不休。
  风亦飞认识的有萳笙和影夜,还有清泉石上流的帮主曾几何时下过雪。
  清泉石上流还有三人,其余的便是半夏芳华的和看热闹不嫌事大两个帮会的。874
  看热闹不嫌事大帮会的三个玩家名字着实醒目,让人不注意他们都不行。
  金拱门边的肯德基,肯德基边的必胜客,必胜客边的金拱门,像顺口溜似的。
  和他们对敌的皆是十方无敌帮会的玩家,其中一个名叫独孤无敌的玩家面对数人围攻,只凭一双铁拳应敌,仍显得游刃有余。
  按道理己方有人数优势,应是占了上风才是,可看萳笙他们的行动,似乎受到了什么阻碍一样。
  风亦飞瞬即发现了问题所在,地面上有许多毒虫扑咬。
  自己的武功并不适合混战,团队里都只是帮会成员,现在要过去一式无名指法,肯定会将友军一起卷进去。
  风亦飞快步从萧西楼几人后方绕了过去,寻思着看下几个BOSS对峙,能不能找到点混水摸鱼的机会,萳笙那边还是可以帮下忙,看友方谁情况不妙,就以无名指法第四式治疗辅助。
  也不知道这些武林高人是怎么养成的习惯,开打前总要对着站上一会,不然就要互相绕绕圈,不像玩家PK,冲上去就是直接干。
  萧西楼忽然动了,踏前了一步。
  这一步踏得三分实,七分虚,趾偏内,跟侧外。
  孔扬秦却退了一步。
  这一步退得七分虚,三分实,脚掌借力,趾虚点。
  萧西楼、孔扬秦这一退一进,身上的姿态却全无改变。
  风亦飞满脸黑线,两位高手你走一步,我走一步,真的开始绕了起来。
  此时如果有旁白,肯定就是XXX一步踏出,虽无出手,却已先声夺人,封死了对手进击的全部路线。
  似是得到了开打的号令一般,沙千灯手中的红灯开始晃动,带起重重红影,他的人就似突然消失在了那红影之中。
  风亦飞本就对朱侠武没啥好感,若不是他,满天星亮晶晶也不会惨遭剿灭,他要怎么打生打死那是他的事。
  也无需去为他担忧,他的绰号是铁衣铁手铁面铁罗网,一身都铁,对上沙千灯的飞刀,他是有绝对优势。
  比起在绕圈圈一时半会不会动手的萧西楼,更值得关注的是唐大。
  风亦飞本身也是擅长暗器,自是知道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要分出胜负。
  南宫松篁眼帘低垂,“四川唐家可否不管此事?”
  唐大手按在腰际镖囊间,淡定自若的道:“不可以!华孤坟你若害怕,现在离开也未算迟。”
  “哈哈哈哈!”南宫松篁一阵怪笑,“天下间就没事能让老夫害怕,怕只怕你死得太快,不够过瘾!”
  风亦飞忽然发现不对,唐大似是误将南宫松篁当成了华孤坟,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唐大不是玩家,根本看不到他们显露的姓名。
  “死吧!”南宫松篁一声厉啸,双掌推出,毒雾狂涌而出,分化三股,凝成了毒蛇般的虚影,飞速的袭向唐大。
  唐大的手已自镖囊中抽出。
  抽出的手中依然没有暗器,因为暗器已打了出去。
  “唐大侠,那个年轻的才是华孤坟!”
  风亦飞的提醒喊了出口,却已是慢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