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六十三章 无心之过

  招呼两人坐下,叶敬德出言问道,“还未请教特使大人尊姓大名?”
  “风亦飞。”
  “棠梨煎雪糕。”
  风亦飞敏锐的察觉到,叶敬德意义不明的瞟了棠梨煎雪糕一眼。
  怎么好像这叶敬德特别关注雪糕一样?
  爱吃甜食?
  说笑!这时代背景,雪糕都还没发明呢。
  “喂,这家伙没事就看我一下,不太对头啊。”棠梨煎雪糕也发现了不对劲,在队伍频道中悄然道。
  “难道他看上你了?”
  “滚!”
  “特使大人这次前来白龙寨,是否天王他老人家有吩咐要着属下去办?”叶敬德问道。
  天王?那是谁?
  难道就是那个教自己逆.少武玄功的神秘人?
  这白龙寨寨主都是他的手下,那他背后的势力应该是相当庞大了。
  “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大盟主,朱大天王,白龙寨应该就是他座下三十六水寨之一,我做过相关的任务。”棠梨煎雪糕提醒道。
  哗!听起来就好牛逼。
  风亦飞暗自咋舌,对着叶敬德微笑道,“没有,我就是经过这里,过来巡视下。”
  这个时候不能慌,吹吹水蒙混过去看看。
  “天王他老人家如今可好?”叶敬德笑意盎然的问道。
  他面相凶恶,硬是要堆起一脸笑容,看着还蛮古怪的。
  “好得很。”
  能提着自己飞来飞去的,不好才出鬼了。
  风亦飞想想又觉得特别疑惑,这么一位大佬级别的人物,怎么会看上满天星亮晶晶那小小的杀手组织,温老的毒经里究竟隐藏了什么大秘密?
  自身又有什么值得他去利用的地方?
  叶敬德道,“要到年底才有幸去拜会天王他老人家了,特使大人这次难得来到,就在寨子里多盘桓几天如何?”
  “哦,不用了,我们事情繁忙,等会就走。”风亦飞赶紧推拒道。
  “想必是天王有要事需特使大人去办?”
  “嗯嗯。”风亦飞连连点头。
  心里飞快的盘算着,要这叶敬德问起去办什么事该怎么应付?是不是该说到各处水寨巡视?
  还好叶敬德没有追问下去这个话题,“特使大人观我这白龙寨如何?属下一直尽心尽责的操练部属,随时听候天王调遣。”
  “蛮好的。”风亦飞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只好没话找话,“就是我上山的时候,好像看到山下有人闹事。”
  “哈哈哈,不过是些江湖宵小前来滋扰,算不得什么大事,随便就可打发了,正好让手下儿郎们练练手。”叶敬德毫不在意的说道。
  风亦飞一怔,NPC原来是这么看来练级的玩家的,倒也说得过去。
  “想是那些鼠辈冲撞了特使大人,属下这便着人将他们打杀了。”叶敬德道。
  呃......风亦飞愣神,还未等回话,叶敬德就一声大喝,“来人!”
  一名白龙寨精锐跑了进来,行了个礼,“寨主有何吩咐?”
  “召集人马,把山寨里的小老鼠都给清理了,之后守好各处山道,不要让这些鼠辈扰了特使大人清静!”
  “是!”白龙寨精锐应喏了声,跑了出去。
  风亦飞立马听到外边传来“咻”的一下尖锐的声音,就像是小时候玩冲天炮的那种响声。
  紧接着“嘭”的一声炸响。
  “你这害人精,哪壶不开提哪壶,练级的都被你害死了。”棠梨煎雪糕道。
  “我怎么知道他反应那么大!”
  风亦飞也是无奈,信口胡柴下,叶敬德马上就有动作了。
  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就好,嗯嗯,没错的!都是叶敬德的错,不关我的事!
  ......
  闪钢斩今天还是照常和几个好友组队上了白龙寨练级。
  山上藏身的地方多,找个好的点,就能稳定的刷怪,不上峰顶,还是很安全的。
  白龙寨水贼水匪掉落的令牌是换镖局声望的好东西,努力的刷上几天,就可以换到敬重声望的40级紫武。
  闪钢斩眼馋那把镖师剑很久了。
  正杀怪杀得畅快,就听到山上尖利的“咻”一声,响彻云空。
  蓬!
  高空爆出百千朵火树银花。
  在这白龙寨厮混了许久,闪钢斩对这声音可以说是非常的熟悉了。
  只要这哨箭一出现,马上就会有大批白龙寨水贼水匪涌下山。
  只是一般哨箭好几个时辰才会出现一次,可离上一次哨箭好像才没过多久啊。
  “靠!怎么那么快又暴乱了?”
  “大家快跑!”
  面前的怪也不打了,闪钢斩跟着队友就往靠江的那一边跑。
  早就经过了惨痛的教训,走山道逃下山是不行的,各个地方的水贼水匪也会在这个时间一起冲出来。
  一到山崖边缘,闪钢斩毫不犹豫的一跃而下,底下是奔流的江水,摔不死,就是狼狈点。
  噗通!
  噗通!
  一连串的声响。
  跳崖的玩家还不在少数,下饺子一样的往下落。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白龙寨突然发神经一样。”闪钢斩的一名队友郁闷的说道。
  “就是浪费点时间,过一会他们退回去,我们再上山就是。”
  闪钢斩望向了山道下的码头,数不胜数的白龙寨水匪一直冲到了那儿,才停歇了下来。
  不多时,白龙寨的水匪们就又呼啸着上了山。
  “好了,我们走。”闪钢斩向队友招呼了声,向码头游去。
  清了几名守卫,闪钢斩就觉得不对了,怪越打越多,密集的脚步声再次响起,白龙寨水匪又如潮水般推了下来。
  “敲你~哔~~!”闪钢斩忍不住暴了句粗话,落荒而逃。
  看这情况,白龙寨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暂时是没办法安逸的练级了。
  ......
  宴席已经摆了上来,鸡鸭鱼肉俱全。
  风亦飞看着眼前的酒碗有些愣神。
  喇叭形的,好大一个,还大过家里的饭碗。
  如果这是饭碗也问题不大,可如今这碗里的是满满一大碗的烧刀子。
  本来和叶敬德聊得挺好的,叶敬德没有一点怀疑。
  可酒菜一上来,风亦飞就觉得不太好了,刚说自己会喝酒,可没想到是用那么大的碗喝那。
  叶敬德直接一个硕大的酒碗摆到了面前,拍开小酒坛的泥封,一下就倒满了。
  游戏里会不会喝醉?是会的!
  风亦飞心底已有了谋划,可这酒碗还是出乎意料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