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六十章 江上奇人

  草莽英雄也不是个个人都能做的,对那巨蛇无计可施,风亦飞也不惦记着那茅屋里的物事了,
  从岩石壳子里出来继续练级采药。
  清了一波怪,趁恢复内力的功夫,风亦飞打开了好友列表,看了看云中歌所在,被团灭了一波,万一他们不死心又来的话就麻烦了,会被堵个正着。
  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但出于谨慎,还是小心些好。
  一看之下,风亦飞顿觉惊讶,他们还真的又来了,云中歌此刻的位置就是在褐石谷。
  风亦飞赶紧拿出岩石壳子,猫了进去。
  清进来他们要半个时辰,有这时间,外面的蛇群毒虫就刷新了,不会露出破绽。
  风亦飞也不想闲着,从包裹里摸出药盅药杵,开始制作尘酥散与飘云粉。
  毒术熟练度缓缓的上涨,风亦飞耐心的等着。
  将所有翼尾草都合了一遍,再加上辅材草药都制成了尘酥散和飘云粉,又等了一阵,才听到厮杀声响起。
  但这次云中歌他们没有急着去挑战大蛇,就在外围聚集在一起。
  窥视孔还是对着水潭和茅屋方向,而云中歌他们在另一侧,看不到。
  风亦飞在静听了许久,有些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
  能听见偶尔有动静,似是他们在杀刷新出来的蛇群。
  还是那些人就这么莽上去的话,绝对又是灭团的结局。
  终于他们动了,风亦飞赶紧凑到窥视孔查看。
  这次他们散得很开,才接近水潭,巨蛇一出来凶威大发的开始了杀戮。
  “大家分散点,尽力牵制,多拖点时间。”云中歌飞速游走着,一边在团队频道中发号施令,一边7看向茅屋背后的峭壁之上。
  在风亦飞看不到的地方,峭壁上垂下了一条极长的绳索。
  嘤击长空与百合绚斗抓着绳索,飞速滑下。
  初战失利,云中歌就想出了这办法,在就近的城镇购置了绳索回来。
  他打算让团队拖住巨蛇,轻功最好的两人则从山谷外绕到峰巅攀沿而下,趁机去拿小茅屋内的物品。
  这办法的可行性的确是很高,可让云中歌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嘤击长空和百合绚斗滑到半截,突地在半空中化作了白光,绳索也断裂落下,还未及落到地面,就成了飞灰飘散。
  “撤!”云中歌情知事不可为,当机立断,立马呼喊众人撤离。
  却已是迟了,毒液铺天盖地的乱洒,沾上的立即骨肉溶解,化作白光散去,云中歌也未能幸免,逃出去的就寥寥几人。
  风亦飞藏在岩石壳子里,没能看到全部状况,只觉莫名其妙。
  云中歌怎么又带人来送死了次,嫌经验多?
  坑了他们两次,风亦飞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默默在心中把云中歌从仇人列表里划去。
  一从复活点出来,云中歌就迫不及待的询问嘤击长空,百合绚斗两人。
  “到底怎么回事?”
  “那半空中有瘴气,毒性还很剧烈,一下我们就死了。”嘤击长空也是无奈。
  云中歌顿时明白,想要拿茅屋中的物品,就不能取巧,只有战胜那巨蛇一途,凭现在帮会中人的武功等级,是做不到的。
  想想那么多人掉了经验,云中歌就倍感头疼,这些都是帮里的精英,不安抚下不行。
  风亦飞看着好友列表,确认云中歌他们这次是真的离开了,才从岩石壳子里出来。
  还发现了另一件事,棠梨煎雪糕没去练级,跑战场里玩去了。
  现在战场就开了一个,夜战都城,达到40级以上的玩家才可以进入。
  类似于副本的模式,随机一个大城市的复刻,夜晚的环境,但里面没有任何NPC的存在,一场只能容纳100个玩家进入。
  所有玩家进去都是身着夜行衣蒙着脸,这蒙面巾还是不能解下来的,在不显露身份的情况下展开大混战,决出最后一名胜利者,规则和吃鸡一样,但没有跑毒这环节。
  只是三分钟内没有进行战斗的话,就会被系统判定为消极应战,会被播报坐标所在,想藏着做老阴B是不行的。
  参与了就能领点经验,金钱和少许战功的奖励,要是能获胜,奖励就较为丰厚了,适合喜欢PK的玩家。
  风亦飞还没到等级,没参与过。
  一路清怪出去又花了个把时辰,风亦飞的等级升到了39,无名指法升到了4级。
  那小茅屋里可能存在的物事就得以后武功高了再来看看了,要被他人捷足先登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晚上照旧还是被棠梨煎雪糕拉去了白龙寨下的水贼据点练级。
  这次就没让棠梨煎雪糕独自杀怪了,一直被个妹子带,风亦飞都觉得有些汗颜。
  秀了把无名指法,以第一式困住敌手,第二式细雨气劲绞杀,棠梨煎雪糕在旁辅助劈砍,速度非常快。
  但有一点风亦飞觉得有些奇怪,一批水贼只能吸取回100多点内力,还不如打苏庆宽时所能吸到的内力,这还是第一式升了几级的情况下。
  估计可能是这些水贼内功不如苏庆宽那内家高手强的缘故。
  “不愧是A阶指法,威力真强。”棠梨煎雪糕艳羡的说道。
  “以后你也能学到A阶武功的,我只不过快了一步而已。”
  想到调息恢复要用那蛋疼的倒立,风亦飞就纠结异常。
  “这里的怪刷太慢了,我们上白龙寨吧。”棠梨煎雪糕提议道,她都没消耗多少内力,就已经解决了敌人。
  风亦飞当即同意,就十几个水贼水匪,比起褐石谷,效率着实差了许多。
  正要动身,风亦飞突地发现江上有异状,一条乌蓬扁舟自下游而上,明明是逆流,速度却是快得惊人,船后的江水浪涛拉成了一道白线。
  这么一叶轻舟,居然弄出了快艇一般的效果。
  在船头,立着一名身着青衫的俊逸青年,看着就让人觉得他有种说不出的洒脱。
  只是看到他的等级,就让风亦飞为之一惊。
  血红的骷髅头,又不知道是哪里蹦出来的大佬。
  扁舟突地在江心停下,那青年男子面带笑意的看了过来,船舱中又行出一名身披大氅,长相极美的女子。
  虽是身处简陋的扁舟中,仍是无损她的风仪,自有一种优雅雍容的气质。
  一样的看不出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