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八十章 又一个卧底

  萧秋水似为眼前这女子的容颜震惊,居然忘了闪躲。
  风亦飞看得清楚,这名女子也不是存心要取萧秋水的性命,应是为了面纱被挑落而嗔怒,这一镖袭向的位置是萧秋水的手臂。
  风亦飞没有出手相助,也不需他出手相助。
  因为唐大已经出手。
  一枚飞镖激射而至,将那女子打出的五棱镖击飞了出去。
  风亦飞明白,这架肯定是打不起来的了,因为这名容色娇秀的美丽女子叫做唐方,估计是唐门中人。
  “小妹,不要胡闹!”唐大呵斥道。
  “我哪有胡闹,刚赶过来他就拿剑刺我!”唐方不悦的反驳道。
  一听他俩的话,萧秋水顿时了然,赶紧拱手致歉。
  “是在下唐突了,请姑娘见谅。”
  唐方轻哼了声,“你知错就好。”
  “这是我小妹唐方,也是我们唐门最美丽的年轻一代高手。”唐大笑着道。
  听到自家大哥说到最美丽年轻高手,唐方有几分羞涩,俏脸上挂起了一抹红晕。
  风亦飞是不怎么在意的,NPC再美丽也就是那样,又不是玩动感沙滩,见两面就很熟,可以进行各种各样,多姿多彩的互动。
  唐大为唐方介绍道,“这位是浣花剑派的萧秋水兄弟,这位是风兄弟。”
  风亦飞抱了抱拳,算是见礼过了。
  “唐大哥,我先去趟振眉阁。”萧秋水道。
  唐大点了点头,带着唐方,风亦飞往听雨楼走去。
  还没到听雨楼,风亦飞就收到了系统提示,守护浣花萧家的任务完成。
  隐约能听到远方传来一片浪潮般的欢呼声。
  奖励经验15000,还差几千点就41级了。
  但一看奖励的装备,风亦飞就满脸黑线。
  又是鞋子,三双鞋了!
  云台靴
  品质珍奇
  防御157
  体质+20
  灵敏+25
  力道+18
  内力恢复速度提升5%
  需要等级:40
  属性倒是比前两双蓝装鞋子好得多,还有个回内的加成。
  蛇步靴虽然有速度加成,但2%真的不怎么好说,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风亦飞当即将云台靴装备了起来。
  外观还不错,玄黑色的靴子,靴筒上有细金线绣的几丝云纹。
  到得听雨楼,唐大述说了一遍风亦飞识破康家父子的事情,萧西楼大为震惊,连声对风亦飞道谢。
  浣花萧家声望涨了1000,离尊敬还好一段距离。
  唐柔,左丘超然,邓玉函跑了进来报告战况。
  权力帮已经暂且退兵。
  但这不是结束,权力帮肯定不会就此罢休。
  唐柔,唐方姐弟久未见面,聊到了一起。
  萧西楼则吩咐邓玉函去找各帮帮主过来商议。
  待他们开完会,守护萧家的任务肯定还有后续。
  风亦飞看没啥自己事,告辞了声,往听雨楼外走去。
  还没到门口,就见左丘超然跟了上来。
  “风兄弟等等。”
  风亦飞知道左丘超然是萧秋水的义兄弟,锦江四兄弟之一,但他为什么会突然找上自己,风亦飞就觉得奇怪了。
  “有啥事?”
  “有些事情想和风兄弟单独聊聊,去我的房间那详谈可好?”
  风亦飞当场就惊了!
  你想干嘛?约我单独去你房间?
  完全没有征兆,自己也没跟他接触过,怎么会触发剧情?
  而且他的态度值得怀疑,显得有些过于友善了,之前见他的时候明明还板着张马脸的,又有古怪?
  风亦飞起了疑心,寻思着还是跟去看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左丘超然也就46级,风亦飞有信心单挑他。
  左丘超然也是居住在观鱼阁的一间客房,还没进门,他就四下查看了会,确认附近并没有人潜藏着,才把风亦飞带了进去。
  他这副小心谨慎的态度着实让风亦飞满腹疑惑。
  心中打算好了,要是左丘超然图谋不轨,马上尘酥散伺候。
  闲聊的时候听烽火照烧鸡说起过,左丘超然擅长各路擒拿手,一定不能让他近身。
  左丘超然闩好门,才转身从怀里拿出一样物事,朝着风亦飞一亮。
  风亦飞一看见他手中的东西,顿时心中大感震惊。
  那是一面令牌,亮出的是正面,铭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蛟龙。
  左丘超然居然是朱大天王的属下,风亦飞真是想都没想到。
  玩无间道啊这是!浣花萧家已经被渗透成这样了吗?先有康家父子是权力帮的人,左丘超然又是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
  难道他想要自己在浣花萧家内部搞破坏?
  “你杀了白龙寨叶敬德,天王十分震怒。”左丘超然板起脸,压低了声音说道。
  “然后呢?”风亦飞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该感谢天王的宽宏大量,没有因此降下责罚!但天王有令,此事可一不可再!”
  “哦,还有其他事吗?”风亦飞拉了张椅子坐下,朱大天王看起来还对自己蛮宽容的。
  左丘超然不可能为了转达这话就贸然暴露身份,肯定还有其他指令。
  “你不适宜留在萧家,天王有事要着你去办,明日正午之前,你要赶到新津渡口,那里会有人接应你去面见天王。”左丘超然道。
  “我要是拒绝呢?”
  “你没有拒绝的余地,别忘了你的长辈们现今都在长江水道总舵。”
  风亦飞默然,如果有机会救出温老他们,当然是要争取下的。
  “记住,暗号是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是吧?”风亦飞打断道。
  这诗词风亦飞还是熟稔,还是学生的时候还曾把这两句诗写在笔记本的扉页上。
  “不!下句是黄河之水天上来。”
  风亦飞:“......”
  果然是暗号啊,一般人都不会想到这样接的吧?
  和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倒拔垂杨柳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现在权力帮的人肯定还在暗中窥视,我要是逃不出去怎么办?”
  “那就是你的事了。”左丘超然冷冷的说道,“尽快动身。”
  出了左丘超然的房间,风亦飞越想越不对头,左丘超然是怎么接到朱大天王的指令的?
  下午时分,自己和雪糕才赶到浣花萧家,也就是那会才第一次见到左丘超然,他就算马上把消息送回去,也不可能这么快有回音吧,还安排好了接应......
  神奇!难道朱大天王真的这么神通广大,到处都是他的眼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