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九十二章 红糖姜水

  梦月追星不止是能快速掠行,连在空中也能轻盈的飞出一小段,转折自如,风亦飞只觉畅快无比,越练越是起劲。
  凭借梦月追星这轻功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很快风亦飞就赶到了城里,要是用原本的蜻蜓三抄水,起码要多花上一倍多的时间。
  一路跋涉下来,梦月追星也到了2级。
  到拍卖行看了看,观日剑竞价只到了1350两,观日剑谱的价格居然飙到了2750两,实在是出乎了风亦飞的预料,难怪帝鸿会愿意出3000两买了。
  取消了拍卖,将观日剑和观日剑谱邮寄给了帝鸿,很快回信就带着4500两回来了。
  从进游戏以来,风亦飞还是第一次拥有这么多钱,开心得不行。
  在马商那里只有黄骝子,花面娘,红骊,小桃红四种良马可以选择。
  属性价格都一样,骑乘时速度提高80%,300两银子,就是花色的不同。
  红骊就是棠梨煎雪糕的那种枣红色的马匹了,黄骝子是黄马,还是土黄色,难看得紧,小桃红是微显粉色,不适合男性,花面娘则是黑色鬃毛的白马,但马身不是纯白,和奶牛一样有黑色的斑块。
  风亦飞是想要匹黑马的,但马商这没有。
  看来看去还是觉得红骊最好看,风亦飞当即买了匹红骊,花500两学了骑术,60两银子买了套革制鞍具。
  装点好马匹,风亦飞这才动身返回权力帮总坛。
  如今也算是有马人士了,省得靠两条腿到处跑,只可惜不是什么宝马。
  像乌云踏雪,墨麒麟,一丈雪,里飞沙等等之类的宝马得玩家去抓,还得有机缘能碰上,这类的宝马都是一个马群中的马王,很难抓捕。
  回到柳随风居住的楼阁外,风亦飞直接下了线。
  他完全不知道,高似兰紧随而回,向柳随风禀报了他的行踪。
  赶在六点前做好饭,煲了红糖姜水,等了一会,才见棠梨煎雪糕穿着那套粉色的卡通睡衣走出房间。
  棠梨煎雪糕的气色倒是好了很多,比较精神了,不过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头发也有些蓬松,明显是一副刚睡醒的模样。
  “你下午没上游戏吗?”
  棠梨煎雪糕摇头道,“没有,不太舒服,睡了一下午。”
  风亦飞盛了碗饭递过去,“不舒服晚上也不要玩游戏了,好好休息,明天你还得上班。”
  “哪用休息那么长时间,你当我是猪啊?睡太久了我都怕晚上会睡不着。”
  风亦飞就是随口关心下,她都那么说了,也就由得她咯。
  “你去朱大天王那怎么样了?”棠梨煎雪糕好奇的问道。
  “那都什么时候的事了,我现在都到权力帮卧底了。”风亦飞边扒饭边答道。
  “你进了权力帮?”棠梨煎雪糕惊讶的叫了起来。
  “是啊。”风亦飞点头。
  “你居然投敌叛变了!你这叛徒!”
  “什么跟什么啊,朱大天王要派我去,我也没办法,不要和别人说哈。”
  “我没那么八卦会什么都跟人说,但如果权力帮那边要你去攻打浣花剑派呢?你要和我们打吗?”棠梨煎雪糕问道。
  “应该不会吧,我拜了权力帮大总管柳随风做师傅,现在他就是发任务让我练习武功,话说,柳随风还对我挺不错的,一来就教了我两项A阶轻功呢。”
  “什么?A阶轻功?还两项?”棠梨煎雪糕夹菜的手停住了,转头瞪着风亦飞。
  风亦飞缓缓的点了点头,警觉的看着棠梨煎雪糕纤手中的筷子,颤巍巍的,似乎随时会飞过来的样子,以她的凶悍武力,什么东西到她手里都会变成凶器。
  “帮我看看,有没有教刀法的,我也想叛变了。”棠梨煎雪糕郁郁的夹了筷子菜。
  “我才刚进不久呢,你居然想背叛正道,我还以为像我这样的人才会叛变,啊呸,我被你带沟里了!我不是叛变!我是迫不得已,我始终是有着颗侠义的红心。”
  棠梨煎雪糕没好气的白了风亦飞一眼,“只要能让我变强,给我A阶刀法,就算是做反派也没关系,你这死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怎么就那么让人想揍你呢?”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风亦飞立马说道。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人。”
  风亦飞:“......”
  这会你就把自己当女人了,平时明明举止那么男性化。
  “说真的,看看权力帮有没有用刀的高手愿意收徒的。”棠梨煎雪糕道,“我很快就要出师了。”
  “我帮你留意下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不怕帮会那边会有问题吗?”
  要是有的话,风亦飞是不介意帮棠梨煎雪糕问问,但清酒赋可是集体加入了浣花剑派一方,萳笙他们人都还不错的。
  “那是因为奏先接到了锦江四兄弟的任务啊,要是接到的是权力帮的任务,我们现在就肯定是去攻打浣花剑派了,游戏嘛,你干嘛要那么纠结正派反派之分?再说回来啦,学反派的武功又不等于要做反派,还不是看自己的行事,看不过眼的动手就是,不然什么叫快意恩仇,就算现在暂时打不过,总有一天能打赢的。”
  风亦飞觉得棠梨煎雪糕这话好像有点道理,但又总觉得不对味,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吃完饭,趁棠梨煎雪糕收拾碗筷的功夫,风亦飞到厨房盛好碗热红糖姜水放到她面前。
  “喝了吧,对你身体好。”
  棠梨煎雪糕愣了下,抬头定定的看向风亦飞。
  风亦飞让她看得有些发毛,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猛兽锁定了的猎物一样。
  “你看啥咧?我脸上有花吗?”
  棠梨煎雪糕眼睛微眯了下,一拳轻捅在风亦飞肩头。
  “不要关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啦!”
  话音未落,棠梨煎雪糕端起红糖姜水就急匆匆的跑回了房间。
  我为你好,你还打我?跑那么快干啥?
  风亦飞满头雾水的摸摸肩头,还好锤得不重。
  一看桌面,碗筷都还没收拾完,就全部搁着了。
  得!这活又归我了!
  叹了口气,风亦飞收好碗筷,擦了桌子洗了碗才回到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