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意外的访客

  诡丽八尺门善后的事宜赵伤,叶红会解决。
  赵伤还好些,帮他清理了门户,他也是出身绿林草莽,要热情一些。
  叶红的两个朋友苏幕桥,朱古泥就是相当的冷漠了,也不怎么看得上严笑花这风尘女子。
  风亦飞也没想过去和他们混什么交情,和棠梨煎雪糕直接告辞,护送严笑花回平州府。
  棠梨煎雪糕去了翻箱倒柜,拿到了两对花瓶,一个盆栽。
  她不准备卖,打算以后买了房子当摆设,风亦飞也没要她分,“好兄弟”之间算得太清楚就没什么意思了。
  说起来,雪糕的观念是挺奇怪的,在游戏里也想设个窝。
  回到平州府,已是暮色沉沉。
  看严笑花进了春雨楼,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到仓库存了物品,各自下了线。
  现实里已经是快到吃午饭的时间。
  吃过饭上来,游戏中就该到晚上了,那会去傅三两那找王虚空刚刚好。
  刚摘下游戏设备,风亦飞就听到了“叮咚”“叮咚”的声音传来。
  那是门铃的响声。
  走到门边,在猫眼里看了看。
  是个短发的中年妇女,约莫五十多岁,那头发是烫过,斜刘海微卷,容貌看起来还挺和善的,最重要的是她的眉眼依稀和雪糕有几分相似,就是更显老态,法令纹很深,眼角的皱纹也要多些,但有几分雍容的气度。
  风亦飞瞬即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装不在也来不及了,在现实里风亦飞可没有走路无声无息的本事。
  她要是雪糕的母亲或是亲属,这个时候应该知道雪糕是不在家的吧?
  那只可能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风亦飞思想斗争了下,还是打开了门,堆起了礼貌的笑脸。
  “阿姨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就是小王吧?”门外的中年女人微笑着问道。
  emmmmmm......
  风亦飞嘴角抽了抽,是小王没错,但你加个吧字就很不友好了,听着像有壳的那啥。
  又不好明说,只得心里mmp,脸上还是挂满笑容。
  “对的。”
  “我是湘湘的母亲。”
  “哦哦,阿姨你好。”风亦飞嘴里直发苦,神情却不能变。
  “我昨天来过一次了,只是你不在家。”
  果然她就是之前来找过的邱志红,也不知道雪糕为什么态度那么古怪。
  风亦飞哪好意思说自己那时是在的,只是没听到门铃声。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请进,请进。”风亦飞赶紧让开。
  雪糕她妈来女儿家看看当然没有什么问题。
  邱志红在客厅沙发上坐下,左右扫视了下。
  看起来她也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
  雪糕家里没有备茶叶,她不喝那玩意。
  风亦飞只得去倒了杯白开水,摆到了邱志红面前的茶几上。
  “阿姨,请喝茶。”
  脑海里风亦飞已在疯狂脑补,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剧情。
  要按韩剧的发展,这情况一般就是甩张支票出来,“你这家伙!收下这个赶紧离开我家湘湘!”
  如果真是这样,肯定是不能收的,乖乖的收拾行李搬出去就是。
  “你和湘湘在一起多久了?”
  “啊?”风亦飞赶紧摇手,“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们就是好朋友而已。”
  邱志红微微皱了皱眉头,“你们都住在一起了,还有什么不好明说的?”
  “这个,我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所以在彭芸湘她这暂时借住段时间,很快我就会搬出去了。”
  叫雪糕叫惯了,都快忘记她本名了,还好想得起来。
  风亦飞头大如斗,这个真是有点解释不清,孤男寡女住一起不让人误会都难。
  是不是该捏个兰花指,说话嗲一点,装是雪糕的闺蜜好呢?
  明显不是个好主意嘛!(ノ=Д=)ノ┻━┻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不要紧张。”
  邱志红微笑着拿起水杯抿了口,“我就是过来看看,湘湘也是合适的年纪了,交男朋友也正常。”
  风亦飞苦笑,“我真不是她男朋友。”
  就没想过和雪糕凑一对,合住了一段时间,早发现了,她的性格基本跟男人没差,还非常强势,已经惯了把她当兄弟。
  她还是不婚主义者,就算没这个倾向,跟太强势的女人一起,肯定不怎么有趣,做朋友还好说,要关系亲密了,这样性格的人控制欲绝对是很强的,很可能去哪都得报备。
  尤其她还喜欢游戏动漫,整天一起玩游戏,要在她面前撒谎想借口都难。
  在普通妹子面前,找借口就简单了,比如可以说萨尔的老爸杜隆坦过世了,要去参加丧礼。
  说不准妹子还会来句,你还认识外国人,好厉害哦!
  或者说,诚哥被他女朋友打伤了,要去探望下。
  这也是可以的。
  邱志红一笑,“湘湘的性格比较直爽,她人还是挺好的,你们相处没问题吧?”
  风亦飞满脸黑线,阿姨你是不听人解释啊!
  “还好吧。”
  “那就好。”邱志红点头,又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眼帘低垂了下来,看着水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风亦飞着实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起身道,“已经到饭点了,阿姨在这里吃饭吧?”
  “不会太麻烦你吧?”邱志红抬头道。
  她这话说得,在她女儿家里,反而疏远得像是个普通客人似的。
  “不会,不会。”风亦飞赶紧溜进了厨房,手脚麻利的洗米下锅,切菜。
  脚步声响起,邱志红跟了过来,“要阿姨帮忙吗?”
  “不用,不用。”风亦飞手中不停,“平时也是我做饭的。”
  “湘湘从小爷爷奶奶惯着,就不会做家务,要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风亦飞随口答道。
  突然觉得有点越描越黑的感觉。
  这么回答是不是不对?
  邱志红没再问什么,就是在吃饭的时候赞了几句手艺不错。
  她这反应也让风亦飞觉得疑惑,要真把自己当成是她女儿的男朋友,该会问问工作家境之类的吧?
  吃过饭,邱志红就准备走了,要了风亦飞的手机号,才叮嘱道,“我来过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湘湘了,帮阿姨保密好吗?”
  风亦飞愕然的点头,这情况,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从早上雪糕的态度,再加上她母亲的表现,雪糕似乎跟她母亲关系很不好的样子。
  明明是很和气的一个人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