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三十七章 被困

  风亦飞坐了下来,一手支着下巴,就这么看着云中歌,抬了抬手。
  “请开始你的表演。”
  这么多人逃是逃不掉了,索性看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云中歌面色更冷,“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风亦飞一怔,合着清泉石上流这帮会是特地针对自己才设下的陷阱?
  他们是怎么确定,接任务的一定是我?
  反正不算太亏,任务完成了,他们这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云中歌这么骚包的站在众人前面,风亦飞真有跳出安全区域,给他一指戳死他的冲动,想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不一定秒得掉,自己还得赔上性命,蚀血刺已经掉了一级了,再掉级这次任务就亏大了。
  见风亦飞好一会都不接话,云中歌也没再说下去的兴致,冷哼了一声,喝道,“蹲死他!敢出来一次杀他一次!”
  撂下这句话,云中歌就转身大步离去。
  围着复活点的玩家散去了大半,风亦飞敏锐的发现了一点,四野流火几个又挂上了清泉石上流的标识。
  想来为了伏击自己,他们才隐藏了帮会信息,思虑得还蛮周密。
  风亦飞蛋疼得不行,遭遇这一出实是始料未及。
  真有七八个人留了下来,朝着复活点隐成合围之势,枯叶染清秋就是其中之一。
  “有种出来,我们单挑!”
  枯叶染清秋指着风亦飞大声吼道。
  风亦飞用尾指掏了掏耳朵,““刚挑过了,你死了!”
  “你!......偷袭算什么本事!”枯叶染清秋气得暴跳如雷,“再出来打一次,我保证他们都不会插手!”
  风亦飞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相信你就有鬼了!你傻我又不傻,我一出去被群起而攻之,马上就衰了。
  把自身安危寄托在敌人的承诺上那是相当不靠谱的事情。
  理都不理枯叶染清秋的叫嚣,风亦飞翻看起自家的损失,被爆了一次,希望不要损失太大才好。
  一看之下,风亦飞的脸就青了。
  这次真是大暴,袖箭筒没了,蚀血刺也没了,帝鸿送的茯苓首乌丸少了一瓶,还是满的那瓶,其他琐碎就不说了。
  武器都暴掉了两件,这次任务亏大发了!
  他奶奶的云中歌,我记住你了!你不要给我逮到机会,看到你落单!
  捋了下思绪。
  近来杀过的玩家就余倚之和棠梨煎雪糕,想来余倚之还不足以让云中歌一帮子人出手,那这样一来,就是棠梨煎雪糕了,认识她那么久,按自己对她的了解,她是那种被杀了肯定要自己杀回去的人,不可能会求人。
  那这云中歌费心费力的设下这陷阱,意图就昭然若揭了,十有八九他是雪糕的仰慕者,想要搏得美人欢心,才来伏杀自己。
  最可恨还是黎明的黄泉,肯定是他泄密的,不然云中歌哪会知道怎么联络满天星亮晶晶,且自己击杀雪糕的时候,是易容成了卖糖葫芦的王六,不是他云中歌绝对不会知道出手的是地理星。
  现今最重要的是想个办法脱身,自身一人想从那么多个玩家蹲守下逃生几乎不可能。
  还得找人助拳才行,这情况也只有找师弟了,希望他现在没有关密频。
  一看好友列表,带着你老婆在线。
  风亦飞立马发了个传音入密过去,“师弟,是我,风亦飞。”
  “呀!师兄你又披了个新马甲啊,你整那么多马甲你不累的吗?找我什么事啊?”
  风亦飞愕然,带着你老婆的语调有气无力的,听起来像遭受了什么打击一样。
  “你这是怎么了?”
  “我刚任务失败了,挂了一次。”
  风亦飞嘴角一抽,有这么凑巧,自己刚被挂了,师弟也挂了,还真是难兄难弟,不过现在自己这边的局势要倒霉得多,还要被人蹲复活点。
  “任务失败了再做就是,先不说这个了,你师兄我被人蹲了,快来救我!”
  “啊?谁敢蹲你,我马上过来!正好一肚子火!”带着你老婆义愤填膺的说道。
  风亦飞欣慰的一笑,这师弟虽然名字很造孽,还是蛮仗义的。
  “等等,忘了问,师兄你那边有几个敌人?”
  风亦飞确认了下,据实答道,“七个。”
  “呃.......师兄你这是要我去跟你陪葬吗?”
  风亦飞一想也是,带着你老婆擅长横练功夫,挨打是肯定行的,就是不知道他轻功怎么样,要他过来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自己应该能逃掉,他万一被留下了,到时他被蹲不可能不救他。
  “我想他们蹲不了我多久,我先下线躲一阵,你记下我的微信号,等会加我,过个把时辰你再过来看看情况,人少了我就上线突围。”
  “行!包在我身上!”带着你老婆一口答应。
  风亦飞报了微信号和所在位置,确认带着你老婆记好了,才退出了游戏。
  遭遇了这档事着实让风亦飞郁闷,拿手机打开了一部追了许久的小说看了看最新的更新章节,也觉得味同嚼蜡。
  现在的网文作者,真的是,上架前就勤勤恳恳,也不灌水,写得非常具有吸引力,可一上架后,就开始各种水,成了个大水B,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水上几章。
  带着你老婆迟迟不发加微信的申请过来,让风亦飞感到非常的焦虑。
  不会被放鸽子了吧?
  强自收拾心情,跑到厨房,把晚上要做菜的材料切了切。
  斩西兰花如斩云中歌,削西红柿如削黎明的黄泉!
  你们给我等到!
  裤带里的手机震动了下,微信提示音响起。
  拿出手机一看,是个叫持之以恒的发过来的添加联系人申请,头像用的貌似是本人的半身照,一个看起来还蛮斯文的眼镜男,样貌和带着你老婆倒是有七八成相似,就是身材差距很远,没有那么壮硕。
  游戏里可以微调身材样貌,有差异不足为奇,应该就是他了。
  通过了申请。
  “师弟?”
  “是我。”
  “怎么那么久?”
  “我过去看情况了,坐马车要花时间的嘛,复活点还有人守着。”
  “你在游戏里起名字那么造孽,微信倒是很正经啊。”
  “微信我老爸老妈看得到的嘛,当然不一样了,起个乱七八糟的名字会被削,话说回来,师兄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带着你老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