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两个活宝

  白大帝的尸身旁爆了本蓝皮线装的书籍。
  这是出秘籍了。
  我不愧是小红手!
  风亦飞一拾捡,ROLL点框就弹了出来。
  看了眼描述。
  寸地存身法:出自魔门的诡异功法,能在瞬间使身躯压缩变小。
  缩骨术的强化版,看这描述还挺玄幻的,居然还是个B阶功法。
  难怪刚才白大帝能突然变成小矮人了。
  “这东西我有兴趣,但这次任务我没帮上什么忙,我补钱给你吧?”棠梨煎雪糕发话道。
  “以我们的交情,谈什么钱啊,你要就给你了。”风亦飞直接选择了放弃。
  这门功法也不是非常必要,手头的武功都快练不过来了。
  棠梨煎雪糕也没矫情推拒,ROLL了个33点把秘籍收了,手一拍,《寸地存身法》的秘籍就在她手中化作白光消失。
  风亦飞又跑到大不慈悲的尸体边上,他也出了件好货色。
  一对珍奇级别的拳套。
  天魁拳套
  品质珍奇
  攻击90-126
  体质+45
  灵敏+65
  力道+50
  出手速度提高5%
  装备需要等级:50
  这拳套自然就是风亦飞的了,棠梨煎雪糕连点都没ROLL就选了放弃。
  几名狱卒就出了两件绿装,数块棉布。
  棠梨煎雪糕已给冰三家服下了解药,扶着她到了一边坐倒。
  “这两个也救下吧?”
  “大刀”王虚空和“阔斧”丁三通也还没死,只是被迷晕了,但都有负伤,衣衫破碎了好几处,鲜血还在汨汨流出。
  那名为投湖自尽的鱼的玩家没见着,应该是死亡复活去了。
  风亦飞点头,给两人喂了尘酥散的解药,顺便拿出金创药撒了些上去,帮他们止血,一人给了一指无名指法第四式恢复。
  说起来,丁三通的情况还真和棠梨煎雪糕有些相似,也是鼻梁塌了下去,满脸是血,但他看起来还要更惨淡些,一脸的淤青。
  没易容就敢随便混进来,他们也是够胆色。
  无名指法神异,伤痕迅即收口,淤青逐渐退散,但NPC恢复终究要比玩家慢些,不会一下子就状态尽数恢复。
  不多时,王虚空与丁三通就醒了过来。
  一个翻身爬起,看清站在不远处的风亦飞,丁三通就大叫出声,“谈说说你这贼子......”
  在他身旁跟着跃起的王虚空一下就捂住了他的嘴,将他的话语闷在了喉咙里,轻声道,“他不是谈说说,要是的话方才怎会认不出我俩,你这猪脑子不想事的么?”
  风亦飞一怔,这两人还是认识谈说说的?
  丁三通愣住,狐疑的看向风亦飞。
  王虚空环视了一圈,拱了拱手,压低了声音道,“两位可是易容了?”
  “对。”风亦飞点了点头。
  “虽不知道两位是谁人,但多谢相救。”王虚空致谢道。
  话音刚落,王虚空又像杀猪一样嚎了起来,“狗官!你们不得好死!”
  嚎完,还配了声尾音拉得老长的惨叫,啊~~~~~
  风亦飞:“......”
  棠梨煎雪糕:“.......”
  王虚空压低了声音嘿嘿笑道,“俺老王是聪明人,这刑室里要没点响动必定惹人怀疑。”
  聪明你就不会被人瓮中捉鳖了,风亦飞忍不住在心底吐槽。
  王虚空抬肘撞了撞一旁的丁三通,“愣着做啥,叫啊!”
  “哦,哦。”丁三通忙不迭点头,张嘴就来“狗官!啊~~我做鬼!啊~~~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啊~~~”
  还不止于此,他还举一反三,从墙上拿下了皮鞭,配合着惨叫声对着地下的尸身抽去。
  风亦飞满脸黑线,这两位仁兄还真是一对活宝。
  “我们也是为营救龚侠怀而来,但是没找到人,你们有什么收获吗?”
  “绕了许久都没见人。”王虚空摇头,一指倚靠在墙边的冰三家,“看这美貌女子被提审,就跟了过来,瞧瞧他们要拿她怎样。”
  冰三家先服下解药,可这会才幽幽醒转,茫然的看了眼周边的景象,禁不住要张口惊呼。
  棠梨煎雪糕迅速的抬手捂上了她的小嘴,“不要怕,我们是来救你的。”
  容敌亲的容貌本就是满脸横肉,如今鼻梁断了,更显狰狞,可偏偏说出来的是清脆的女声。
  碰到这诡异的事情,冰三家是又惊又怕,满眼的恐惧之色。
  “原来还是位女侠,便让这位姑娘叫几声也无妨,受刑哪有不叫的。”王虚空道。
  棠梨煎雪糕一想也对,放开了手。
  冰三家的神色这才安定了些。
  “姑娘,叫上几声,要惨烈一些,像他那样。”王虚空一指戏精上身的丁三通,怂恿道。
  冰三家眼睛眨了几眨,张了张口,却是一脸的窘迫,叫不出口,只得转向棠梨煎雪糕,柔柔弱弱的道,“谢谢姐姐相救。”
  “找不到龚侠怀,只能另想办法,这位冰姑娘是叶红的女朋友,得先救了她出去。”风亦飞道。
  “原来是叶红的爱侣,他我也认识,切磋过一场,是条好汉。”王虚空道。
  听王虚空说到自身是叶红的爱侣,冰三家脸上升起了一抹羞红。
  “我们先混出去再说。”风亦飞提议道。
  王虚空点头赞同,当下就去剥狱卒尸身上稍显干净的衣裳。
  跟丁三通招呼了声,丢了套给冰三家。
  两人也不忌讳有女子在场,就这么脱了衣服裤子更换,
  冰三家也知事急从权之理,只央求棠梨煎雪糕挡在身前,更换上了狱卒的衣服帽子。
  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在前,三人低垂在脑袋跟在后面。
  一路无事的行至大牢门口,那守门的狱卒却是起了疑心,眼神猛往王虚空三人身上瞟。
  到了门边,风亦飞哪还有顾忌,一指就将他爆了头。
  开了大门,棠梨煎雪糕将冰三家背负了起来,一行人疾冲而出。
  “随我来。”王虚空一声轻喝。
  总归是救了他一场,他应不会有恶意。
  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依言跟了过去。
  跟着王虚空穿街过巷,绕了几绕,到了一所民居外。
  王虚空上前拍了拍门。
  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谁?”
  王虚空大大方方的说道,“我!”
  很快就有一名头发花白,叫傅三两的老者打开了门。
  这名老者显然也是江湖中人,46级,还有个响亮的绰号,流云一刀斩。
  看见跟着王虚空兄弟俩的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傅三两悚然一惊,立即就想关门。
  王虚空赶紧把门抵住,“老傅,这是自己人,只是易容了,我们多年老友,决计不会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