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六十八章 真阿姨啊!

  风亦飞就没想过这虎皮能拿。
  这游戏里,像这种NPC的地盘,还是很多东西都是纯粹的摆设,可以破坏掉,但要拿走是不行的。
  或许就有人要说,这就不够真实了,这就自由度不够高了。
  这个讲真,以玩家群体的尿性,加上有了过人的武力,如果什么都可以拿,绝对会变成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所有NPC的家里都会被抢光挖干净,就算是暂时打不过,也会惦记着,没事来摸几下。
  第四天灾不是说笑的!
  风亦飞喜孜孜的把虎皮拿了起来。
  既然能拿肯定是要拿的,不然多浪费!
  不知道要杀多少只老虎,才能剥到一张这么完整的虎皮。
  而且这是硝制过的,如果将来有钱了买个小窝的话可以当摆件。
  棠梨煎雪糕一见这情况,也来了兴致。
  两人开始从厅堂找起,什么物品都去摸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可以拿走的物事。
  在门口守卫的两名双义寨精锐对风亦飞倆个盗贼一般的行为是视而不见。
  翻找了一番,找到了两个花瓶,一幅字画,算是小有斩获。
  棠梨煎雪糕要了那成对的花瓶,风亦飞则是把字画和虎皮收入了囊中。
  现实时间已是晚间11点过了,棠梨煎雪糕已打算下线,和风亦飞一起到附近的城镇开了驿站,把物品存到了仓库里。
  风亦飞是不想那么早睡,可棠梨煎雪糕一句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明天早上阿姨8点会来搞卫生,要早点起来。”
  虽是心中觉得奇怪,钟点工怎么会约得那么早过来,风亦飞还是下了线。
  洗下澡,等头发干了也差不多是12点多了。
  次日清晨,风亦飞7点半就起了床。
  洗簌完出来,就见棠梨煎雪糕走出了房间。
  她的头发还有些微湿,应是刚洗过还没完全吹干。
  不上班的日子她还是穿得很休闲。
  “我蒸了包子,一起吃早餐吧?”棠梨煎雪糕道。
  “好。”风亦飞点头。
  跑到厨房一看,电蒸锅已经是保温状态,旁边的养生壶里还热着牛奶。
  当下就关了电蒸锅,把包子和牛奶都端了出来。
  “冰箱里不是很多包子,饺子那些吗?怎么好像你完全没动过一样。”
  “我比较喜欢吃面条。”
  风亦飞都不好说,你买的东西放那里,我哪好意思去动。
  关系好归关系好,有些东西还是分清点的好,可以避免很多矛盾。
  刚吃过早餐,门铃就响了。
  “应该是刘阿姨来了。”棠梨煎雪糕走了去开门。
  “湘湘,早上好。”
  风亦飞听见那刘阿姨跟雪糕打了个招呼,听语气还蛮亲热的样子。
  走出饭厅望了眼,刘阿姨刚好在换拖鞋,听到脚步声抬起了头,望见风亦飞,一下愣在了原地。
  她是个身材瘦小,慈眉善目的中年女人,约莫五十来岁的样子,头发有些花白。
  “刘阿姨你好。”风亦飞朝她点了下头。
  刘阿姨瞪大了眼睛,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目光炯炯看着风亦飞,上下打量了两三遍,好一会才点头回应道,“你好。”
  风亦飞着实觉得奇怪,这刘阿姨怎么感觉古古怪怪的。
  “湘湘,你这丫头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都没听你说过。”刘阿姨朝着棠梨煎雪糕发问。
  她的嗓门着实大,风亦飞站在饭厅门口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不是我男朋友,就是我好朋友而已。”棠梨煎雪糕答道。
  “哎呀,你们小年轻真是的,是就是嘛,这有什么好否认的。”刘阿姨笑呵呵的轻拍了棠梨煎雪糕一下。
  “真的不是。”
  “好!好!不是,不是。”
  风亦飞索性回了饭厅,收拾起蒸笼碗筷,雪糕会和刘阿姨掰扯清楚的。
  说起来,这刘阿姨还真是不见外,对雇主还这么八卦。
  说曹操曹操就到,曹操,啊不,刘阿姨跑了过来。
  “放着就好,放着就好,等阿姨来收拾,你们该干嘛该干嘛去。”
  说着,刘阿姨就抢过了风亦飞手中的碗筷,把他挤到了边上。
  风亦飞也只得由她。
  刘阿姨回头对跟上前的棠梨煎雪糕道,“湘湘,还是先收拾你的房间,对吧?”
  “还有他的。”棠梨煎雪糕一指风亦飞的房间。
  “哎,你们不是住一块啊?”刘阿姨一愣,疑惑的问道。
  “都说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咯。”棠梨煎雪糕无奈的说道。
  “哦。”
  刘阿姨尾音拖得老长。
  风亦飞觉得吧,她多半还是不信的。
  “走,我们去买菜。”棠梨煎雪糕对着风亦飞招呼了声,就向外边走去。
  风亦飞赶紧跟上。
  出了门,风亦飞忽然就觉得不对头,棠梨煎雪糕就这么放心那上门打扫的刘阿姨?
  “留刘阿姨单独一个在那不会不好吗?”
  “我们很熟的,她是我妈的朋友,自己弄了个家政服务,所以我房子清扫的事情就全拜托给她了。”
  “哈?”风亦飞愕然,“她是你真阿姨啊!”
  “这么说也没错。”
  风亦飞脑瓜子开始疼了,要是这刘阿姨在雪糕的老妈面前说下她和自己合住一起的事情,那要怎么收场。
  正常人都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跟个网友合住的吧?
  才安逸的住了段时间,恐怕又得考虑下出去找房子了。
  “你不用担心,我刚就和她说了,让她不要跟我妈说起你的事。”棠梨煎雪糕满不在乎的说道。
  “对哦,你周末不回家的吗?”风亦飞好奇的问道。
  棠梨煎雪糕瞟了眼过来。
  “回哪里?这里才是我的家。”
  风亦飞一听就觉得这话不对味了。
  “你平时不去探望下父母的吗?”
  “你怎么那么八卦?”
  棠梨煎雪糕没好气的白了风亦飞一眼。
  风亦飞顿时明白,恐怕其中还有不为人知的故事,显然棠梨煎雪糕不想多谈,自己这外人也不好再问下去。
  她会变成个不婚主义者,很可能也跟家庭有关系。
  一路无话,到了小区外的超市。
  推着手推车在超市内慢悠悠的逛着,风亦飞突地发现棠梨煎雪糕跑去拿了两包大型止血贴。
  嗯,会买这个,很有可能她的生理期快到了,据说女人在大姨妈来探望的时候会特别的暴躁,得记住这个日期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