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赴会

  严笑花从三妹姐怀中搜出两个小瓷瓶,也不让她辨认,直接递给风亦飞。
  “风大侠你看看,哪个是解药。”
  她还是有些江湖经验,有些歹人就是把毒药故意说成解药,骗人服下,那便呜呼哀哉。
  风亦飞接过一看,有个瓷瓶上点了点红漆做为暗记。
  系统给出的备注是未知药物。
  瓷瓶内的药物都是比黄豆大的丸子,倒是有些像保济丸,不过有记号的那瓶里是朱红色,另一瓶里是褐色。
  各倒了粒药丸在手,辨毒技能发动。
  结果出来,点了暗记的那个才是解药。
  让严笑花和棠梨煎雪糕服下了解药,风亦飞顺手把两瓶药都丢进了包裹里。
  这十三点红还是有可取之处,这类散功的药物风亦飞都还没学会。
  三妹姐兀自苦苦哀求,不外乎是相随多年,求严笑花放过之类,也没闹出个什么新花样。
  沈清濂也看上了严笑花的姿色,让风亦飞觉得着实有些奇怪,这些官场上的怎么个个都迷上个艺妓。
  真论容貌,雪糕似乎还要更胜上一筹,只是严笑花看起更柔媚些,更有成熟女子的风韵。
  严笑花上前轻轻一脚踢在三妹姐的身上,解开了她的穴道,叹了口气,回首转向别处,“你走吧!”
  风亦飞一怔,严笑花倒是心慈手软,她这婢女害了她都不干掉。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三妹姐忙不迭的爬起身。
  一道刀光闪过。
  棠梨煎雪糕一刀就将三妹姐砍翻。
  “我可没答应放过她!”
  严笑花望了眼棠梨煎雪糕,却也没说什么。
  几点经验,级别相差太多,什么东西都没爆。
  风亦飞暗地里吐了吐舌头,雪糕还是一贯的性格,睚眦必报。
  天涯刀上抹的毒好解决,拿解药泡水浸一下就解除了。
  任务颁发了下来,【保护严笑花】,奖励经验12000。
  严笑花已着人备好马车,她自乘车,风亦飞则是和棠梨煎雪糕骑马在侧,一同前往诡丽八尺门。
  刚出平州府,闪钢斩就发了密语过来,“风兄弟,我们这边接了任务为龚侠怀清理门户,诡丽八尺门的八当家赵伤来了找叶红,约定要对付朱星五他们几个叛徒,现在我们就出发了。”
  “我也在跟着严笑花过去。”风亦飞回道。
  “我知道,朱星五让严笑花送天涯刀过去嘛,他也传书给叶红了,让叶红过去做见证,我估计肯定是设下什么陷阱了。”
  诡丽八尺门还真是个个都有算计,二当家朱星五要对付叶红,严笑花,三当家高赞魁又想暗算朱星五,八当家赵伤又要清理门户。
  “等会去了怎么动手?”风亦飞问道。
  风亦飞是真没把诡丽八尺门几个当家的放在眼里,想来他们比路雄飞也强不到哪去,单挑能稳而胜之,要不是这几天又是来福的事,又是任务一环扣一环,早抽空去把他们都做掉了。
  想到来福,风亦飞心底就不禁喟然长叹。
  亏了啊!
  “赵伤会迟一点赶到,我们先看下剧情发展怎样?”闪钢斩道。
  “不用那么麻烦吧,让叶红和严笑花应付他们,我们找机会打他们个出其不意,主动点总比让他们暗算了我们再反打好。”
  “行!”
  闪钢斩应了声,发了个合并队伍的申请过来。
  风亦飞选了确认,把事情跟棠梨煎雪糕说了下。
  这也颇合棠梨煎雪糕的心思,她也是不喜各种啰嗦的剧情。
  诡丽八尺门的厅堂里已是摆好了香案。
  风亦飞悄然观望着,参加仪式的人倒是不多,二当家朱星五47级,三当家高赞魁46级,四当家夏吓叫45级,七当家路娇迷43级。
  还有几个八尺门的弟子远远的站着。
  找到机会先偷袭一个,再群起而攻之。
  朱星五先让严笑花将手中的天涯刀送了过去,由他摆好在香案上。
  几人一一上香,祈禀天地神明君亲师后,各人刺破中指,滴血在一个盛满清水的小铜盆里。
  朱星五、高赞魁、夏吓叫、路娇迷等人一人舀了一碗,喝下了这掺着各人鲜血的水。
  这仪式还真是挺让人膈应的,要喝别人的血想想就让人不太舒服。
  “叶公子,严姑娘,各位侠士也请过来滴血喝一碗盟誓的血酒。”朱星五抱拳道。
  风亦飞心底无力吐槽,这么明显的下毒,这几个傻鸟还真是上不了台面,真把人当弱智了。
  高赞魁让三妹姐把毒抹在天涯刀上,手段还高明一些。
  叶红微一皱眉,道:“我并未跟大家结义,也要喝吗?”
  “这不是结义的酒,而是作为共同为营救龙头行动里的一种誓约。”
  朱星五忽然压低了声调,慷慨激昂的说道,“叶公子,不瞒您说,要是龙头的情形不妙,咱们就算杀进衙厅,从此落草为寇,也得要救出龙头!”
  高赞魁帮腔道,“所以这不是一般的酒,而是不救龙头誓不还的血!各位义士都是为了龙头的事奔走,便以此酒定下盟约,共同进退!”
  严笑花盈盈一笑,“那我也要喝?”
  朱星五笑道,“你不一直都是我们门里的一分子吗?”
  严笑花笑吟吟的睨着他,“我是吗?”
  路娇迷插话道,“你是!大伙早把你当成了我们的嫂子了。”
  夏吓叫紧跟着唤了声,“大嫂!”
  严笑花不再说话。
  眼看叶红似想要起身,风亦飞大步向前走向香案。
  “就由我来先喝!”
  语毕,在队伍频道里补了句,“准备动手!”
  朱星五看风亦飞是格外顺眼,笑眯眯的拿起香案上的长银针,递向风亦飞。
  这下他真是站得够近了,不出手风亦飞都觉得不好意思。
  璀璨的光芒在指尖凝聚。
  “请侠士先......啊!!!”
  朱星五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指点在腹间,凄厉的惨呼出声,被轰飞了出去。
  变生肘腋,高赞魁三人满面惊容,都不及反应。
  风亦飞顺势尾指挑起,飘忽灵动的剑气飞绕而出,闪电般裹上了高赞魁。
  柔剑.锋流蚀骨!
  高赞魁嘶声惨叫,手舞足蹈的往后疾退,可柔剑的剑气就如跗骨之蛆,盘旋切割。
  路娇迷尖叫着跃开,从怀里摸出了个小陶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