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七十八章 揭露

  风亦飞调好药,递向康出渔。
  康出渔却没有伸手接。
  康劫生在旁说道,“家父身受毒伤,多有不便。”
  “行,那你喂他。”风亦飞转而递给康劫生。
  “这药可是真的能治愈我父亲?”康劫生接过杯子,有些迟疑的问道。
  风亦飞心中了然,康劫生他肯定是知道他老爹是没有中毒的,这家伙还很谨慎嘛。
  “你是怕药有问题吧?拿个杯子过来。”风亦飞摆出一副不耐的样子。
  康劫生立马转身去拿了个杯子。
  风亦飞倒了点进去,举杯就一口干了。
  “这下可以放心了吧?”
  康劫生这才尴尬的一笑道,“兄弟我并不是怀疑你,只是心忧家父。”
  唐大也发现了这边的不对,扬声帮腔道,“我先前也中了华孤坟的奇毒,就是这位风兄弟治愈的,无需担忧。”
  风亦飞心中一喜,脸上却不动声色,还好唐大当时人事不省,根本不知道吃的是药丸和药粉,不然就要露出马脚了。
  唐大这一说,康劫生登时去了疑虑,扶着康出渔半坐起来,将杯中药水喂他服下。
  风亦飞看得清楚,康出渔喉结蠕动,是真个喝了下去,演戏演了个十足。
  妥了!
  “看看效果如何,再做定论,不行的话就吃张前辈给的药丸吧。”风亦飞说完,非常自然的站起,转身向着唐大走了过去。
  一走到唐大身后,风亦飞就飞快的摸出了尘酥散与奇微去命散的解药,往嘴里塞。
  苦练暗器已久,风亦飞的手法快得很,一瞬间就一气呵成的完成了所有动作,收起了药瓶。
  毒抗高也是会死人的!
  风亦飞的毒抗可还没高到能无视任何毒物,百毒不侵的程度。
  服了药风亦飞才转身,形若无事一般。
  唐大眉头紧皱的倾听萧秋水说话,全没注意风亦飞的小动作。
  风亦飞刚就一直在边搞事边听着。
  因为萧秋水说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刚跟萧夫人到内院振眉阁送餐,飞刀狼魔沙千灯的四个徒弟潜了进来,在张临意剑下三死一伤。
  据擒下的那个招供,这一次权力帮袭击浣花剑派,不是因为萧秋水击杀了铁腕神魔傅天义结下梁子而要血洗浣花剑派,主因还是为了在萧家藏着的一位老夫人,权力帮才不惜动用重兵,吸引大部分高手的注意在外边,然后再派遣高手,潜入内府,想要掳劫那位老夫人。
  那老夫人萧秋水也不知道其身份,阴阳剑客张临意就是她的护卫。
  最重要的是权力帮不止来了百毒神魔,飞刀狼魔,三绝剑魔三个,还有两个已经潜了进来,一个是无名神魔,另一个是绝灭神魔。
  就连沙千灯的那徒弟都不知晓他们究竟是谁。
  这种藏在暗处的对手往往比明处亮相的更可怕。
  风亦飞顿时明白,康出渔肯定就是其中之一,他儿子康劫生怕是当不起神魔这称号。
  骤然间,康出渔一声暴吼,“小畜生!你敢害我!”
  话音未落,他已从床上不知哪角落摸出把长剑,飞身而起,凌空拔剑出鞘,一剑带起了炽烈的光华,向着风亦飞刺去。
  哪还有先前那一副就快要死的模样。
  烈日般的光芒,赤焰般的剑。
  观日神剑!
  风亦飞早有防备,一个闪身闪了出去。
  变生肘腋,唐大和萧秋水一下没反应过来,但唐大还是出手了。
  数枚飞镖激射而出,直取那炽烈的剑光,七子神镖沾毒不能动用,但作为一个唐门的高手,身上怎么会没有其他暗器。
  唐大也不是为了伤敌,只是想拦下康出渔,毕竟风亦飞对他有救命之恩。
  飞镖命中,剑光消散,长剑飞了出去,插在了地上,康出渔也重重的坠地。
  唐大满脸愕然之色。
  只有风亦飞明白,喝下了奇微去命散加尘酥散,康出渔十成功力起码去了八成,能有一击之力就不错了。
  就从没碰到过躺好在床上等你喂药的BOSS,真是不要太舒爽。
  风亦飞也没闲着,迎来了急冲上前,挺剑刺来的康劫生。
  雪糕不在,身遭又没其他玩家,不怕外泄隐秘,风亦飞放心大胆的战力全开。
  一抖手,几个捕兽夹子就甩在了地上,顺势手指飞速连弹,一圈一圈的绿色气劲盘旋交错,蔓延而开。
  另一只手劈头一把尘酥散洒出。
  咔嚓!
  啊!
  康劫生猝不及防,被气劲延缓了速度,身形一偏,踩了个正着,凄厉的惨呼出声。
  登时被白茫茫一片的尘酥散罩了进去。
  一束璀璨的蓝白光束一闪,康劫生倒飞而出。
  正想追击,一道冰凉的剑刃顶在了喉间,风亦飞赶紧停住。
  喉咙处有感觉到像水滴流淌下的感觉,不用看,破皮了。
  萧秋水的怒吼在耳畔响起,“你若不说出个分晓,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唐大一伸手就捏住了萧秋水的剑锋,急劝阻道,“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
  萧秋水一拔,可唐大的手指犹如铁铸一般,竟是挣脱不开。
  风亦飞淡定的退后了几步,抚了下脖颈,一指在地上半撑起身咯血的康出渔,“他根本没有中毒!就是装的!哦,错了!是我在为他治疗前,他就没中毒!不过现在中了。”
  萧秋水面露惊疑之色,震惊的看向康出渔。
  “萧贤侄,他下毒害我,快杀了他,搜解药......”
  一句话没说完,康出渔又是一口黑血吐出。
  “这也不是你施毒害人的理由!”
  萧秋水一松剑柄,就想冲前。
  唐大丢开手中长剑,眼疾手快的将他拦腰抱住。
  “听风兄弟说明白再动手也不迟。”
  风亦飞没管挣扎的萧秋水,对着康出渔道,“你中的这毒发作很快,撑不了多久,再啰嗦你就死定了!想活就快点招供,你到底是无名神魔还是绝灭神魔?”
  萧秋水一下愣住,兹事体大,确是不能轻忽对待。
  康出渔脸上神色剧变,终是求生欲望占了上风,嘶声道,“我若说了,可饶我不死?”
  这会,萧秋水哪还能听不明白。
  唐大厉声喝道,“可饶你一命,但得废去你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