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九十章 武功考较

  看着风亦飞拜了三拜,柳随风温和的道,“起来吧,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柳随风的二弟子。”
  风亦飞一怔,站了起身。
  听柳随风这话,他还有个徒弟?赵师容不是说他没有动过心思收徒么?
  “那我是还有个师姐还是师兄?”
  “你师兄叫梁襄,性子敦厚正直,他日在江湖上遇到,若不是性命攸关之事,你便避让他一下。”柳随风道。
  这名字一听就是个NPC,玩家应不会取这样的名字,但敦厚正直是几个意思咯,难道师兄还是个正派人物?
  这倒是离奇了,柳随风是黑道大佬,居然会收正派人物做弟子?
  柳随风似是不想在这问题上多谈,“天色不早,我要去歇息了,明日辰时,你在练武场上等着,我要考较你的武功,一楼的厢房你可随选一间休息,晚间你不要闹出太大动静,免得扰人安宁。”
  风亦飞愕然,不是马上传授我武功?
  你要睡觉我不用睡的啊!
  这么早睡觉你睡得着吗?
  柳随风没再搭理风亦飞,走了出大厅,上了楼。
  风亦飞满脸黑线,照这么说来,去修炼指法也是不行的了,那只能去房间里修炼内功过上一夜。
  四下转悠了会,大厅侧是间书房,一楼还有两个小房间,都有床铺被褥。
  风亦飞随便选了间,就听轻盈的脚步声响起,在走廊停顿了下,又踏上了楼梯。
  应该是高似兰上去了,柳随风和她都是住在二楼,这关系看来不一般。
  这么快就处理好尸体了?
  风亦飞溜出门外看了看。
  只见草地上还留着些许血迹和一大滩浅浅的黄水,还在像沸腾一样冒着泡沫。
  估计不消多时,就会被土地尽数吸收。
  这是化尸粉?比浓硫酸都要厉害了,这么一会功夫,那欧阳照就连皮带骨一起没了。
  走回房间,风亦飞坐到床上,从包裹里拿出匕首看了看。
  高似兰没有问我要,那就是她送给我了!
  属性还不错,造型也挺好看的。
  匕首非常的锋锐,柄上细密的缠绕着红色丝线,尾端雕了个不知道什么野兽的兽头。
  宿铁匕首
  品质珍奇
  攻击67-84
  体质+30
  灵敏+33
  力量+12
  会心几率提高2%
  装备需要等级:40
  武功没有用匕首的不打紧,用来削削东西也蛮好。
  突地有传音入密接入,风亦飞一看,是帝鸿发过来的。
  “风亦飞,你打到了好东西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什么啊?”
  “观日剑和观日剑谱啊,我刚在拍卖行看到了。”
  风亦飞愕然,“你不是在守护萧家吗?这么有空去拍卖行?”
  帝鸿回道,“昨天半夜干掉了绝灭神魔辛虎丘,权力帮的和十方无敌那帮会已经暂时退兵了,他们就加了一洞神魔左常生一个NPC高手,我们这边还蹦出了个萧掌门的哥哥‘掌上名剑’萧东广,他们打不过我们,说起来我以前拿奇遇令就碰到过一次左常生那老鬼,被他杀过,这次没干死他真可惜!”
  风亦飞这才了然,但又有了疑惑,“帝鸿你不是用掌法的吗?干嘛对剑谱又有兴趣了?”
  “我学得太杂了,掌法离进阶武功还早,有更高品阶的剑法改用剑也没问题嘛,大家都帮会里的兄弟,我也不让你吃亏,一口价,观日剑1500两,观日剑谱3000两,你直接去拍卖行取消寄售,给我寄过来,挂收费邮件就行了。”
  听帝鸿一副急不可耐的语气,看来他是真的很想要观日剑与观日剑谱。
  土豪就是土豪,不但没讲价,还把价钱提高了一大截。
  帝鸿对观日剑谱的出价完全是超乎了风亦飞的预期,本来以为卖到2000两以上就很不错了。
  “行倒是行,但剑谱你给的价格太高了吧?”
  帝鸿爽快,风亦飞也不想坑他,毕竟同属一个帮会的。
  “观日剑谱值这个价!”帝鸿毫不犹豫的回复道。
  他都这么说了,风亦飞也不再坚持,“但我现在没空去拍卖行。”
  约定是辰时,跑到最近的城市肯定不够时间赶回来,权力帮总坛离城市很远。
  “啊呀!看见想要的东西不能马上拿到真的难受!”帝鸿郁闷的碎碎念着,“那说好了,你一有空就马上去拍卖行取消寄售,不要真拍出去了!”
  风亦飞只觉好笑,离寄售结束的时间还早呢,还真看不出来,帝鸿还是个急性子。
  “没问题。”
  等次日清晨柳随风教了自己武功,应该会有空闲时间出去。
  “下次再打到你用不上的紫装或者秘籍,先跟我说声。”帝鸿道。
  “好。”
  有个固定的买家也不坏,不用被拍卖行赚个中介费,最喜欢这种不讲价的土豪了。
  想想很快就有钱买坐骑学骑术,风亦飞也是心头火热,随即又想到一个问题,自己这进了权力帮,清酒赋却是站在正道一方的,到时肯定会闹出麻烦。
  看来在清酒赋也呆不长了。
  一宿过去,逆.少武真功升到了15级,内力值提升到了1560点。
  卯时七刻,风亦飞就在练武场等着。
  柳随风很准时,一到辰时,他就来了,见风亦飞已在提前候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把你会的武功施展一遍,我再考虑先传你哪项功法,就先看暗器功夫吧。”
  风亦飞当即对着木人桩,一招“风雨凄凄”打出。
  那木人桩委实太过坚硬,各式暗器“叮叮当当”的落了一地。
  柳随风摇头,“下三滥何家的暗器手法,上不了台面。”
  风亦飞有些尴尬,C阶的暗器不就这个样。
  “毒术呢?把你制作的毒药亮出来给我看看。”柳随风道。
  风亦飞依言拿出了尘酥散和飘云粉。
  柳随风抬手轻触了下,“温家的毒是好的,还强过唐门,但你未学到家,这点小玩意实是不值一哂,你可还会其他武功?若只是这样,我真想不出你怎会帮得到赵姊。”
  “我还碰上过位高人,教了我四式指法。”
  风亦飞食中二指并起,一点璀璨的光芒凝结,瞬即点出,蓝白色的光束闪电般的轰在木人桩上,轰得木人桩连晃了几晃。
  柳随风轻“咦”了一声,“这指法倒是看得过眼了,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