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七十七章 给你加点料

  庄外仍在激战,萧西楼要留下主持大局,由唐大陪同风亦飞前往观鱼阁为观日神剑康出渔治疗毒伤。
  现在观鱼阁那只有康出渔之子康劫生守护照料。
  观鱼阁的位置风亦飞还是熟悉的,经脉逆行的时候,就是被送到那的客房静养,才从那出来一阵。
  风亦飞自己知自家事,在正派人物面前,好感度都是偏向冷漠,独自前往,肯定会被康出渔怀疑,有唐大陪着那是再好不过。
  与唐大行至康出渔所在的客房,风亦飞发现房内除了康家父子还有两人在。
  一人是萧秋水,另一人看不出等级,显露的名号是阴阳剑客张临意。
  张临意的白发披散着,背对着房门方向坐在床前,看不到面容,似是在为康出渔诊治,萧秋水和康劫生站在一侧。
  见有人来到,萧秋水与康劫生同时回头望了过来。
  兴许是浣花萧家声望到了友善的关系,萧秋水的眼神和善了很多。
  风亦飞敏锐的发现康劫生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下,眼睛还眨了眨。
  这当然不是在打暗号,可也不是冷漠的眼神,似是带着些疑惑。
  风亦飞可以肯定,和康劫生是第一次见面,浣花萧家的声望也影响不到他,按道理,他应是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不怀好感才对。
  瞬间,风亦飞心中闪过许多念头,这不对劲!
  在正派人物面前好感低反而成了一个鉴别探测器。
  康劫生肯定有古怪,那引申出去,他父亲观日神剑康出渔......
  “秋水兄弟,这位是?”唐大率先发问道。
  “这是阴阳剑客张临意张前辈。”萧秋水介绍道。
  “哦,久闻大名!唐门唐大见过张前辈!”唐大抱拳一礼。
  张临意连头都没回,只是不耐烦般挥了挥手。
  唐大也没在意。
  萧秋水问道,“唐大侠你是为何而来?还带着这位兄弟?”
  “这位风兄弟他有得自温家活字号有方先生的解毒灵药,所以才请他过来,为康先生治疗毒伤。”唐大答道。
  “张前辈已在为康师伯救治,不如稍待一会看看再说?”萧秋水道。
  “不必了。”张临意发话道,“老夫看了许久,也未看出端倪,想是那华百毒的毒术又精深了。”
  说着,张临意站起转身,扫了唐大与风亦飞一眼。
  风亦飞一看张临意的眼神,这反应就对了!冷漠!
  这张临意的打扮也很是古怪,着实让风亦飞觉得奇异,他身穿那对襟素袍,怎么看都像女装,而且他虽是满面皱纹,显得很是苍老,胡须却是刮得干干净净,一点须根都看不见。
  按他这年纪的老人,都会蓄起胡须才对,他要是将头发束起,配合这副装束,稍为乔装下,装扮个老妈子一点问题都没有。
  古时候的女装大佬!
  难怪叫做阴阳剑客了!这嗜好真是不好怎么说......
  张临意从怀中取出个瓷瓶,倒出三颗药丸交给康劫生,“若那小子的药没有效果,便让你父亲先服这三生草还丹试试,这药须泡在酒里,烘热调好,才可服用。”
  康劫生唯唯诺诺的接过。
  张临意转向萧秋水,“老夫先回振眉阁。”
  语毕,他就大步走出了房外,理都不理唐大和风亦飞,不近人情得很。
  风亦飞愕然,这NPC真是一点情商都没有,不理自己就算了,唐大好歹也对他算恭敬,也不打下招呼。
  唐大不以为忤,对风亦飞道,“这位张前辈出道极早,但性格极怪,出手极辣;中年因痴于剑,而忘于情,竟于练剑时误杀其爱妻,事后悔恨交集,几成痴狂,时常装扮成发妻的装束,放荡江湖,后来便没了声息,没想到他会隐居在萧家。”
  风亦飞这才明白,为什么这张临意会身穿女装。
  “我也是今日才知道张前辈在我家里。”萧秋水道,“不过却是有其他的缘由,并不是在我们萧家隐居。”
  “先不说这个了,事不宜迟,风兄弟先看看能不能为康先生解毒。”唐大道。
  风亦飞点头,走过去,坐到了床前的凳子上。
  康出渔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脸色苍白如纸,眉心有一点赤乌,乌黯得就像暮色转换夜色一般惨淡。
  风亦飞已看见康出渔的左手摊开的掌心也是一片乌黑,伸手以指尖触摸了下。
  辨毒技能发动。
  什么鬼反应都没有!
  如果真有中毒,辨不出来,那系统给出的提示会是难以辨别。
  “请兄弟一定要设法救救我父亲。”康劫生带着点哭腔说道,似乎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了。
  风亦飞点点头,谨慎些,还得再确认一下。
  翻了翻康出渔的眼皮,没有一点异状,再摸了下他的眉心,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系统不会说谎!
  丫根本没中毒!
  康出渔状似勉强的睁开了眼帘,声音低沉嘶哑的开口,“劳烦小兄弟了......”
  哦~~~你们的父子对我的态度都那么好!呵呵呵呵呵呵!
  事出反常必有妖!
  若是旁人来,以这对父子的精湛演技肯定不会让人看出不对,但偏偏对上的是风亦飞这奇葩。
  “我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不过我这里有活字号有方先生的解毒灵药,试试看。”
  康出渔缓缓点头,不疑有他。
  “你去倒杯温水过来。”风亦飞对康劫生吩咐道。
  康劫生赶紧点头答应。
  萧秋水正跟唐大谈起战局状况,得知已击杀了百毒神魔华孤坟,打退了三绝剑魔孔扬秦与飞刀狼魔沙千灯,振奋不已。
  康劫生倒了水回来,双手捧着杯子,恭敬的递向风亦飞。
  风亦飞接过,从包裹里取出奇微去命散,倒了些进去,这玩意无色无味,绝对尝不出啥问题。
  喜欢装中毒嘛,满足你的要求!给你加点料!嘿嘿嘿嘿!
  思虑了下,风亦飞又摸出了点尘酥散,放了进去。
  这下清水有了点颜色,微褐。
  尘酥散是丢过去就会生效的毒粉,会让人全身麻痹头晕,难以运功,内服一样会有效,但味道会有些苦涩。
  良药苦口嘛!苦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