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又见二五仔

  听风亦飞说了一遍事情经过,严笑花眉头紧锁,“未想到侠怀居然是被囚在沈清濂的官邸,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营救?”
  她也算得上是坚强,听闻这消息,也未露出一丝凄婉之色。
  “要救龚侠怀肯定是越早越好,我准备游说他们今晚就动手。”风亦飞道。
  这任务也是做得久了,耽搁了好几天时间,风亦飞只想早点回权力帮,好好的把所学武技都练上段时间,不然空有一身高品阶的武功,却展现不出应有的威力,实是不爽。
  “那就有劳风大侠了。”严笑花说着顿了一顿,又道,“方才朱星五着人送信过来,让我将天涯刀送过去,他要以此刀号召各路门人齐聚前去搭救侠怀。”
  “朱星五是谁啊?”风亦飞愕然。
  严笑花一愣,“朱星五就是诡丽八尺门的二当家。”
  “哦。”风亦飞顿时明白,“可他不是置身事外,还吞没了诡丽八尺门的产业,发了财吗?”
  杜小星说过的这事,风亦飞还记得。
  “所以他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我怀疑他居心叵测,不知道打什么主意,风大侠你可愿陪我走一遭?”
  “没有问题,天涯刀是龚侠怀的兵器吗?”
  “对,只是他已很多年不用这把赖以成名的宝刀了,这些年来他都只用木刀,他曾和我说过,不想放弃这把刀,但又不能留着,放在身边,就容易伤人,杀人,故而将这天涯刀存放在我这。”严笑花似是有些感怀,叹了口气。
  听到此处,风亦飞不禁摇头,龚侠怀这状态都形同于退出江湖了嘛,可还是有人去陷害他,他也是够倒霉的。
  “我可以看看这刀吗?”棠梨煎雪糕突地插话道。
  她就是用刀的,对宝刀的兴趣特别大些。
  “可以。”严笑花点头。
  棠梨煎雪糕立即解开了包裹的白布,内里是一柄造型古朴的连鞘长刀,比一般的单刀要更长一些,纯黑的刀柄看起来十分的光滑。
  刀鞘也是通体乌黑,只有和刀柄连接的部分以及刀鞘末尾包裹了一层金属。
  棠梨煎雪糕拔刀出鞘,只见刀锋晶亮如雪,刀身寒芒流转,隐有云纹呈现,一抹青蓝色的光芒,如水波一样流动。
  “好刀!”
  棠梨煎雪糕赞了声,刀在手,她已能看到这柄天涯刀的属性,比她的狮首九环刀要更好得多。
  天涯刀
  品质珍奇
  攻击93-142
  体质+48
  灵敏+62
  力量+38
  造成伤害时有30%概率无视目标40%防御
  任务物品,无法装备
  能看属性,但是用不了的一把刀。
  棠梨煎雪糕将刀入鞘,放回了桌上,骤然间拔出狮首九环刀架在严笑花的脖颈上。
  “你干嘛?”风亦飞一惊,就是看天涯刀的属性好,也不用这样打算明抢吧?
  “棠女侠你这是什么意思?”严笑花镇定异常,没有一点惊慌之色。
  “刀上有毒,我中毒了。”棠梨煎雪糕冷然说道。
  “这不可能!”严笑花顿时动容。
  风亦飞凝视着严笑花,她的神情不似是作伪,可雪糕不可能说谎,系统是不会出错的,她肯定是接到提示中毒了。
  严笑花也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害第一次见面的棠梨煎雪糕。
  风亦飞仔细看了下,突地发现了不对,严笑花的眼白有问题。
  再看了眼棠梨煎雪糕,她的眼白也是一样的征兆,出现了细小的红点,左眼里是六个红点,右眼里是七个红点。
  “雪糕把刀放开,严姑娘也中毒了。”
  棠梨煎雪糕皱了下眉头,还是依言将九环刀收了起来。
  闻言,严笑花更是震惊,“我今日没触摸过天涯刀!”
  “严姑娘你别动,我给你看看。”
  风亦飞伸手翻了翻严笑花的眼皮,辨毒技能发动。
  结果出现,十三点红,慢性毒药,无色无味,难以察觉,两个时辰之内,中毒者会内力难聚。
  这下毒的也是诡异,要毒杀严笑花的话,就不会只用散功的毒药了,天涯刀上抹了毒,那可能还要针对的是诡丽八尺门的二当家朱星五。
  “怎么样?”严笑花急急问道。
  “的确是有毒,除了你,还有谁接触过这把刀?”
  “我的侍女三妹姐。”
  “她现在在哪?”
  “我刚用过膳食,她去了厨下洗碗。”严笑花走到窗边,一指小楼一侧的一所平房。
  风亦飞了然,严笑花中的毒恐怕就是下在食物里的了。
  当即疾掠而出,一到门口,就见在蹲着洗碗的婢女三妹姐。
  她的等级并不高,只有18级,面对风亦飞是全无反抗之力,一个照面就被风亦飞扼住脖颈提了起来,捏得她满脸通红,舌头直往外吐,只得死死的抓住了风亦飞的手。
  风亦飞却也不好下手去搜,一般藏东西都是在怀里。
  男女之防还是有的,就算是女性NPC也一样,杀她们可以,但对着她们的要害部位毛手毛脚会受到系统惩罚。
  风亦飞只得拎着她,飞掠回了小楼上。
  “风大侠你不会点穴?”严笑花错愕的看着风亦飞手中双腿乱蹬的三妹姐。
  “会点穴我就不用这样抓着她了。”风亦飞也是无奈。
  “我现在无法聚气,风大侠你来制住她。”严笑花迅速的诵了段口诀出来。
  风亦飞都没想到会在这里学到点穴的法子,名称也简单,就是【点穴功】,品阶还很低,D阶。
  备注是,粗浅的点穴功法,内力深厚者能轻易冲开。
  有总比没有好。
  风亦飞一指下去,将三妹姐松开,她就整个瘫软了下去,倒在地上无法再动弹,猛喘着粗气。
  “我待你情同姐妹,你为何要害我?”严笑花厉声问道。
  三妹姐惨然一笑,“我早被沈大人收买了,他看上了你的姿色,今日去诡丽八尺门,高赞魁就会将你擒拿,献上给沈大人。”
  “那为何要在天涯刀上抹毒?”
  “高赞魁要除去朱星五,朱星五为人又小心,可你拿过去的天涯刀他不会有防备。”
  “解药呢?”
  “在我怀中,求小姐念在往日的情分,饶我一命。”三妹姐倒是相当光棍,一被擒拿就什么都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