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七十三章 经脉逆行

  月圆之夜,就是逆.少武真功内息逆行之时。
  要躲过去当然可以,月圆之夜不上线就可以了,只是浣花剑派这场大战就得错过了,好歹有件40级的紫装能入手呢,离40级已经不远,很快就能用上。
  风亦飞还是心存侥幸,逆.少武真功才是10级,功力尚浅,内息逆行的痛苦说不定熬熬就过去了,至少得保证在线,聚集了四个帮会那么多人,说不定能躺赢呢。
  正思索间,就见云中歌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人未至,呼喊声就到了。
  “雪糕。”
  棠梨煎雪糕的密语于同时间接入,“下线吃饭。”
  风亦飞一看现实时间,已是近12点。
  棠梨煎雪糕的身影在白光中消散,风亦飞也跟着下了线。
  刘阿姨已做好三菜一汤摆在饭桌上用罩子盖住,不过她人已经走了。
  单看桌上的菜肴倒是不像有人动过的样子。
  “吃饭快些,吃完我们速度上游戏。”
  “你就不怕云中歌又来缠你啊?”
  棠梨煎雪糕眉头皱了皱,“再说吧,他们帮会这么多人到了,他总要管他们帮会的事。”
  “他平时不会密你的吗?”风亦飞好奇的问道。
  “我早把他拉黑了,不是到面前,他跟我说不了话。”
  风亦飞顿时觉得奇怪,照这么说起来,那次龙潭峡他找过来的时候,怎么知道棠梨煎雪糕在哪的?那会他可没加自己好友。
  只有一个解释,清酒赋里还有他的内应,就是不知道是哪个,那人肯定在雪糕的好友名单里,云中歌才能知道雪糕的位置在哪。
  他这人也真是,雪糕明显都一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表现了,他还是不肯放弃,难道强扭下来的瓜还会特别甜?那也得扭得下来才行啊!特别是这条瓜还非常能打......
  “快吃吧,不要啰嗦啦。”棠梨煎雪糕催促道。
  “还有个问题,我那个内功到了月圆之夜会经脉逆行,我就算上线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棠梨煎雪糕沉吟了下,“我们帮也不是主力,无所谓的吧,等会上了游戏你看看什么情况,不行你就找个安全的地方藏着。”
  风亦飞点头,三扒两扒就干掉了一碗饭。
  刘阿姨的手艺不错,就是做得很清淡,她也是根据雪糕的口味来做的。
  再次上了游戏。
  夜幕已经笼罩了天际,明月初升,暗红的颜色。
  暂时还没感觉有不对头的地方。
  广场上到处都摆满了桌椅,桌上摆着盆子,但各帮会的人员似乎少了许多。
  面前就有两桌,稀稀拉拉几个人。
  桌上一大盆米饭,三个菜,辣椒片炒空心菜,榨菜肉丝,姜葱蒸鱼。
  这样的款待略显简陋,但萧家饲养的家畜都被毒死了,能在短时间内凑出数百人的饭食,也算是可以了。
  “雪糕姐,风亦飞,吃饭了。”小汤圆招呼道。
  “刚吃完饭上来呢。”
  “游戏里没吃过嘛,补充满饱食度,才好战斗嘛。”小汤圆道。
  风亦飞和棠梨煎雪糕这才坐了下来。
  “还有其他人是下线吃饭了吗?”棠梨煎雪糕问道。
  “嗯,轮班下线吃饭,很快大家就上来了。”一旁的鹿微说道。
  风亦飞随便吃了几口,不一会就见萳笙等人上线,小汤圆几个又下了。
  明月渐渐升高,变成了金黄的颜色,皎洁的清辉洒下,像轻纱一般的温柔。
  可这温柔的月光却没让风亦飞感到好受。
  骤然间,丹田内翻江倒海一般倒腾了起来,真气全然不受控制的四下乱窜。
  风亦飞登时仰天便倒。
  棠梨煎雪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扶住。
  风亦飞只觉胸闷气短,心跳加剧,一颗心仿佛要蹦跳出来一样,一边身体奇热难受,一边身体却冰冷异常,全身痉挛,手脚不能动,全身都僵住了,浑身上下像被千万支针攒刺。
  痛觉系统调到了最低,不是很疼,但觉得一阵阵麻痒,经脉里面似有虫子在到处乱钻。
  周遭的清酒赋成员见有突发状况,齐聚了过来。
  “风亦飞这是怎么了?”萳笙惊愕的问道。
  “他经脉逆行了。”棠梨煎雪糕答道。
  “怎么会这样子?”萳笙愕然。
  “他的内功比较奇怪,到了月圆之夜就会出状况。”
  萳笙当机立断,“走,我带你们去萧掌门那里看看,正好浣花剑派这里有武林高人在,试下有没有办法解决。”
  棠梨煎雪糕一个公主抱,横抱起风亦飞,跟着萳笙直奔向广场后的大殿。
  边上清泉石上流的玩家见这情形,一时只觉摸不着头脑。
  一人突地拍案而起,高呼道,“肯定是这菜里有毒!”
  顿时一片哗然。
  凤凰院凶真赶紧带人过去一一解释。
  风亦飞全身瘫软,紧靠在棠梨煎雪糕柔软富有弹性的怀里,可惜他此刻无暇去想其他,一点都不觉得舒服。
  实在是难受得紧!
  穿过内殿,跑过曲亭花园,到了听雨楼。
  浣花剑派的掌门萧西楼,唐门的唐大,铁衣铁手铁面铁罗网朱侠武正在听雨楼上,他们亦是在吃饭。
  萳笙一说明来意,萧西楼几人立即应允,上前为风亦飞检视。
  意味深长的注视了眼风亦飞,萧西楼才动手把脉。
  一查知脉象,萧西楼拉起了风亦飞的衣袖,又扯开了他的衣襟。
  一看之下,脸色就沉了下来。
  状况着实有些骇人,皮肤下面仿佛真有活虫在钻动一般,不时凸起,又复落下。
  萧西楼道,“这内功奇异,怕是要散功才行。”
  “还是......不要散吧。”风亦飞艰难的发话。
  散功?开什么玩笑,虽然隐患多,好歹也是B阶的内功,要没这一身内力,无名指法根本没办法用了。
  朱侠武接着探了下风亦飞的脉像,“他的内功确是奇特,依我所见,强行散功怕会对他的奇经八脉造成损伤,一身武功是我们习武之人的命根子,既还不会伤及性命,他不愿散功便由得他罢。”
  唐大表示赞同,他暗器功夫了得,内功还比不上朱侠武,自是相信他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