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零六章 杀敌

  “叮”一声,系统提示,任务框弹出,【保护杜小星】,任务奖励:经验值9800,二十两银子。
  这下不用确认了,的确是来者不善。
  杜小星顺着风亦飞的视线望去,却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五当家!”
  路雄飞带着两人已经追至近前。
  望着风亦飞,路雄飞皱了皱眉,扬声道,“朋友!这是我们诡丽八尺门的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杜小星却犹像未听出其中意思,发话问道,“五当家,你有何事?”
  有些人一辈子都不对自己人动刀的,有些人却正好相反。
  风亦飞灿烂一笑,“不好意思,这事我管定了!”
  路雄飞表情未变,转向杜小星,语气温和的道,“杜小星,你想救龙头的话就跟我们走。”
  风亦飞瞬即发现杜小星本是满带疲惫之色,都快要睁不开一样的眼睛瞪大了些,眼神亮了起来。
  像是点燃了希望的灯火。
  我特么!别人随便说说,你就信了?
  一蓬白雾当头罩下。
  “你!......”杜小星惊呼出声,后面的话语还没说出口,他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出手的当然是风亦飞,多他一个帮不上多少忙,反而是累赘,动起手来还得分心照顾,不如先把他放翻。
  尘酥散不会致死,迷晕过去而已,也省得要杀这路雄飞时,杜小星又来个于心不忍,为他求情。
  杜小星本就疲惫不堪,犹如风中残烛,哪顶得住尘酥散的药力。
  呆站着的来福根本不去管杜小星,任他倒在了地上,世间的一切事情仿佛都不关他的事一般,眼神呆滞无比。
  骤然的变故,让路雄飞愣了下,他怎么也想不到风亦飞会朝杜小星下手。
  风亦飞抬手点了自己一指,绿光顿时萦绕周身。
  无名指法第四式。
  闪电般疾掠而出,霎时间就到了路雄飞三人面前。
  路雄飞手才塞入腰间暗器囊,兜头就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劈头盖脸的罩下。
  一圈一圈绿莹莹的气劲盘旋交错延展而开。
  团团转转的不断画圈,如有生命的灵蛇般盘绕不休,一环套一环缠绕上了三人。
  一触及,气劲便凝实了些,颜色变得苍翠欲滴,开始抽枝发芽长叶,瞬间变得如有实质,与藤蔓一般无二。
  升到了10级,无名指法第一式已不止是延缓敌人行动那么简单,卷动飞绕的指劲更是牵引得路雄飞三人身形踉跄,想要闪避却没办法脱出毒雾的范围。
  对他们下手,就不单是尘酥散了,风亦飞还加上了飘云粉。
  出手之时,风亦飞已认准了路雄飞的方位,璀璨的光芒在指尖凝结。
  蓝白色的光束一闪,几乎是贴脸命中。
  蓬!
  路雄飞无声无息的自白雾中倒飞而出。
  风亦飞已不需去确认他的死活,系统反馈回来的获得经验12000的提示,已经表明路雄飞是个死人。
  紧接着又是“咔嚓!”“咔嚓!”两声,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两声惨呼。
  捕兽夹子便宜易造,却是相当的好用。
  跟能牵制对手的无名指法第一式简直是绝配。
  硕大的气旋出现,如暴雨般的气劲从急速旋动的气旋中激射而出。
  如今的无名指法第二式伤害已超过风亦飞的风雨凄凄。
  两名诡丽八尺门的门徒死得极是凄惨,一身细小的血洞,如同蜂巢一般。
  要有密集恐惧症的恐怕会受不了这样的一幕。
  升级的白光自风亦飞身上亮起,升到了42级。
  比预想的还要更轻松许多。
  “叮”一声系统提示,【保护杜小星】的任务完成。
  拾捡了下掉落,两名门徒只出了一件绿装,几两银子。
  风亦飞走到路雄飞的尸身旁。
  路雄飞的头颅一片焦黑,脸部深深的凹了进去,像是一个黑洞,任是谁来也认不出他原本的样貌,毁得相当彻底。
  一股焦臭难闻的味道弥漫四下。
  路雄飞暴出了件卓越级别的武器,一条铁锁链相连的流星锤,锤头不大,但布满了细小的尖刺,名为火流星,属性不怎么样,但是流星锤带着机关,快速舞动的时候,锤头会生出火焰。
  这种奇门兵器用的人少,又是蓝装,风亦飞估计只能丢店。
  收起物品,风亦飞转头一望,就愕然的看见来福又摆出了标准的抱头蹲防的姿势,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
  走近,风亦飞才听见来福如蚊子般细小的声音,不住的在说着,“怕......怕......”
  也不知道,他究竟受过怎么样的刺激,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风亦飞没管来福,给杜小星嘴里塞了颗解药进去。
  来福颤抖了一会,才恢复了过来,仍是一脸的呆滞。
  “你没事吧?”风亦飞问道。
  “哥......饿......饿......”来福转头,定定的望着风亦飞。
  风亦飞摸出两块干饼,一袋清水,拔开了水袋的木塞,递了过去。
  来福吃一口饼,喝一口水,狼吞虎咽的大嚼。
  说是跟班,还不如说是宠物。
  除了要食物,会跟随,会害怕,他似乎就没了其他的反应。
  战斗也帮不上忙。
  杜小星这会才幽幽醒转,撑起身子看了眼不远处的尸身,表情复杂。
  “他们都想杀你了,我杀了他们很正常。”风亦飞道。
  杜小星深吸了口气,似是克制心中的情绪,“我不怪你,我刚是想和你说,五当家的头发竖起来了,那是他想要动手的征兆,结果你就把我给放倒了。”
  风亦飞:“......”
  你刚眼神传达出的信息明明和你说的不一样!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杜小星问道。
  “先回城再说吧。”风亦飞提议道,看杜小星一脸苦瓜相,瘦得脸颊都凹了进去,怕是很久都没有好好吃过顿饱饭,也没好好休息过了。
  “嗯。”杜小星点了点头,一副心伤若死的模样,刚被同门袭击让他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一路无话,回到平州府,风亦飞拉着杜小星进了个酒馆,吩咐店小二送了饭菜上来。
  杜小星和来福都是一副饿死鬼一般的吃相,一顿胡吃海塞。
  风亦飞随便吃了点,就静坐在一旁。
  吃着吃着,杜小星突地低下了头,眼泪滴到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