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奇经八脉,通!

  燕狂徒狂猛霸道的真气从天灵探入,直下经脉之中。
  一探之下,他就明了,“手足经脉内息强盛,奇经八脉却是气虚难调,创出这门功法的想自寻死路?”
  风亦飞默不作声,这门逆.少武玄功师父和李沉舟都察看过,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燕狂徒武功高强,能看出来也不出奇。
  燕狂徒输入的真气突地变得柔和,稍一牵引,风亦飞的内息就依着惯行的路线开始运转。
  风亦飞顿时知道坏了,姿势不对。
  发闷的感觉涌上胸口,像是当胸挨了记重击,行气不畅,心脏也跟着剧烈的跳动起来,一阵头晕目眩,想要吐血。
  燕狂徒的真气紧随着流转而过,风亦飞立时感到胸口清凉,一阵轻松。
  他的真气竟是能压下逆.少武玄功因姿势不对引起的不适症状。
  依着逆.少武玄功的行功路线,由丹田直上心脉,再由心脉横行两臂腋窝下,经手臂又流到指尖,再行返回心脉,又复转足少阳胆经......
  一个周天下来,行气毫无阻滞。
  风亦飞只觉全身暖洋洋的,如同浸泡在温泉里一般,舒展不开的四肢也恢复了正常,当下顺势摆出了五心朝天的姿势。
  蜷缩一团似是“人球”一般实在是太不舒服。
  燕狂徒的手还是没有放开,真气依旧随着风亦飞的内息运转。
  “这运功线路倒是别具蹊径。”
  说着,他似是陷入了沉思。
  风亦飞静静的行功,有燕狂徒的真气辅助,内息在经脉中行进的速度还快了几分,熟练度不断的提升。
  燕狂徒突地状似自语的道,“这内功的行功路线若是调转过来,与大般若禅功有几分相似,又将弱水柔易九转功修炼的几道经脉也糅合了进去,要再将奇经八脉的功诀补上,确是一门奇功,可偏是逆行,反是容易导致内息走岔,有走火入魔之危......”
  风亦飞一怔,朱顺水那老忽悠就曾传授过一门弱水诀残篇给自己,好压制月圆之夜的经脉逆行。
  那和燕狂徒所说的弱水柔易九转功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难道弱水诀残篇补全了,就是他所说的弱水柔易九转功?
  “这跟脚倒是与我的先天无相神功系出一脉,这人也是奇才,如猜想没错,此人定是将大般若禅功与弱水柔易九转功融会贯通,创出了一门新的功法。”
  燕狂徒似是魔怔了一般,一手抚着长须喃喃自语不休。
  “与我的先天无相神功相较,却是差了一筹,中正平和却失却锋芒,也难怪,我这门神功是以本身玄天化炁为主,博采百家典籍,糅合了佛道两家的大般若禅功与弱水柔易九转功,才终而创出......”
  “难怪这小子能动用无相指剑了!”
  “最奇的是这门功法逆转过来也能练得通,这小子还形若无事一般,若我的先天无相神功逆练又会是如何?”
  燕狂徒停住了自语,低头下望,凝视着风亦飞。
  风亦飞察觉燕狂徒的真气收回,不禁抬头看去。
  看着那双目光灼灼的赤目,风亦飞只感背脊有道电流升起,周身不寒而栗。
  那眼神,像是看着小白鼠一般,明显是不怀好意。
  “就赐你小子一番造化!”燕狂徒冷然笑道。
  他那神情哪像是给好处的样子,风亦飞毫不犹豫的拒绝,“我不要!”
  “由不得你!”
  一股狂暴霸道的真气自风亦飞的天灵涌入,一路裹挟着风亦飞本身的内息,沿足太阴脾经流转注心,直搭阴跷脉。
  风亦飞只觉经脉鼓胀无比,那道真气肆无忌禅的穿行。
  霎时间,就在阴跷脉受到了阻滞。
  逆.少武玄功的行功路线本就没怎么与奇经八脉有牵连,那些经脉就没经开发过,哪受得住这突如其来的无俦巨力。
  “噗!”风亦飞一口鲜血喷出。
  “没道理他那功法行,我的先天无相神功不行的!”燕狂徒猛一发力,真气势如破竹的贯穿而过。
  风亦飞这下更惨,不止喷血,连七窍都开始渗血。
  头脑一阵恍惚,神志不清,下意识的一指无名指法第四式点在自己身上,平日里入定修炼内功,要做到心无旁骛,根本没办法分心使用招法,除非停下修炼。
  但此时全由燕狂徒的真气带动行功,却是能够分心动手了。
  “怎会行气不畅?定是任督二脉未通之故!给我开!”燕狂徒一声暴喝,真气源源不绝的输入风亦飞的经脉中。
  风亦飞脑中一下轰鸣,像是万千钟鼓齐响,神智却是变得清明了许多,整个世界都像变得更为清晰一般,就连很多平时忽略了的细微情况,亦一一有感于心。
  肉眼虽不曾见,但仿佛看到了真气在经脉里的运行状况,不断贯入的真气如洪流倾泻,将经脉一一势如破竹的拓宽。
  要只是燕狂徒的真气,经脉肯定是经受不住,会寸寸断裂,但有氤氲的绿光护住润泽,却是硬扛了下来。
  身躯的状况却是大大的不妙,已不止是七窍流血了,全身毛孔都喷出了血雾,与周身包裹着的绿光交映。
  风亦飞却是注意到了另一点,内力值居然过了5000点,后面三个数值看不清,还在飞速的刷新增长中。
  不由得惊喜过望。
  本来恢复了神智,想就这么死回去算了,此刻风亦飞却是不想死了,飞速从包裹里摸出颗解止生丹,塞进嘴里。
  眼看无名指法第四式的恢复时间要过去,风亦飞马上又补了一指。
  就算跟燕狂徒是仇恨滔天,但这好处还是得吞了下去再说。
  燕狂徒这般胡搞乱搞,要是寻常玩家多半就被他直接搞死了,丹药都有冷却时间,完全补不过来,经脉也承受不住。
  风亦飞却是有着恢复力惊人的无名指法第四式,堪堪保住了性命。
  运转了两个周天,燕狂徒才复收手,狂笑道,“果然是练得通的!这逆练功法竟能吸纳先天无相神功的真气,反归己用,这功法全然不弱于先天无相神功,我果是天纵奇才,天下间无人可及!”
  说罢,燕狂徒突地又变得神情低落,“若是我再逆练,还有谁能击败我?我的寂寞还有谁能懂?”
  他像是疯了一般,反反复复的自语着,“谁能击败我?谁能?”
  来回踱步转了几圈,忽然间一声厉啸,冲出了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