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四处奔波

  刀法心得不用说是棠梨煎雪糕的了,斧法心得这玩意用不上,得去拍卖行看看有没有同类型的物品,或许可以卖点钱。
  很有可能这是高等级才能爆出来的物品。
  可惜不是指法心得,不然1000熟练度,足够霸剑或者柔剑升许多级。
  王虚空重新落座,“还好冰姑娘让风大侠与棠女侠救出来了,白大帝那凶人贪花好色,最喜虐杀女子,冰姑娘落到他手里,怕是难有幸理。”
  冰三家听他这一说,禁不住又抽泣了起来。
  王虚空完全没感觉自己失言,继续道,“冰姑娘就劳烦两位侠士送回家中了,我与师弟伤势未愈,需调理下,好参与‘救龙’行动。”
  好处拿了,任务也触发了,风亦飞也没想在这呆下去,找傅三两暂借了间空房,和棠梨煎雪糕卸下了身上的刑捕装束。
  冰三家也在棠梨煎雪糕的遮挡下脱去了狱卒的衣裳。
  其实也看不到什么,那衣裳都是直接套在外边的,但她就是楚楚可怜的要人遮挡,也只能由得她。
  待收拾妥当,风亦飞取出管中流的面具给冰三家覆在脸上粘合好。
  毕竟冰三家曾被抓进过大牢里,小心谨慎点总是没错的。
  看冰三家衣着单薄,一直瑟瑟发抖,她一个娇弱女子,显是经受不了这寒冷天气,风亦飞好心的拿出毛皮斗篷给她披上,这才告辞离开。
  出了门,冰三家很是弱气的央求道,“我现在不敢回去娘舅家里,两位恩公能送我去叶红哥哥那里吗?”
  “怎么你家不是平州府的吗?”风亦飞问道。
  冰三家双目垂泪,“我原本是嘉兴人,家道中落,父母早亡,才投奔到了娘舅这里,可今夜擒抓我那人已威吓过舅家,要是这事不张扬,祸害就仅在我一人身上,要传了出去,就要诛杀满门,我就算回去他们怕也不敢留我,我已是无处容身......”
  “叮”一声系统提示,冰三家发布任务【护送】,是否接受?
  任务奖励12500经验,加一个锦盒。
  不知道是什么物品。
  好人做到底,送佛就送到西咯。
  风亦飞也无所谓,一声唿哨召唤出了红骊。
  冰三家自是与棠梨煎雪糕共乘一骑,她坐在前端,棠梨煎雪糕在后面扯着缰绳,她身形又不够高挑,就形似依偎在雪糕怀里一般。
  偏偏她顶着个男子的相貌,这副景象感觉真是怪怪的。
  风亦飞只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挠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古怪的感触。
  “驾!”
  棠梨煎雪糕轻喝了声,纵骑而出。
  风亦飞晃了晃脑袋,策马紧跟了上去。
  红叶庐离平州府不远,说是庐,其实是个雅致的小庄园。
  帮冰三家解除了易容,风亦飞才过去拍门。
  叶红早已经就寝,可一听闻是冰三家来到,就急匆匆的赶了出来。
  冰三家劫后余生,见到叶红,哪还忍得住,飞扑进他怀里嘤嘤哭泣个不停。
  叶红温香暖玉在怀,柔声抚慰,全似忘了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的存在。
  没法子,风亦飞两人也只得看着他们撒狗粮。
  好一会,冰三家才停止了哭泣,让叶红着侍婢陪同送进了内堂。
  叶红这才迭声道谢,走进内堂把奖励拿了出来奉上,两个锦盒。
  还有风亦飞借给冰三家御寒的毛皮斗篷也还了回来。
  具体经过风亦飞就懒得和他说了,他这官家子弟,救人都全从官面上想办法走后门,要知道自己和雪糕闯了牢狱,又杀了那么多官差,恐怕反应不会有多好。
  冰三家总会告诉他的。
  反正和闪钢斩他们是不同的任务路线,风亦飞也没打算跟叶红牵扯太多。
  风亦飞拿到的锦盒里是一对晶莹剔透的翠绿玉马,描述是价值不菲,可做为屋内摆设。
  还额外有个属性,修炼内功时熟练度获取速度提高5%,唯一效果。
  也就是说摆两件的效果不会叠加。
  棠梨煎雪糕的锦盒里也是一样。
  这绝对算得上是好东西,就是留在身上不太保险,死了说不准会爆掉,每次修炼内功前要去仓库取出来也麻烦。
  “以后要买了房子可以摆里面做装饰,我记得看过说玩家购置的房屋在里面自修也会有加成的。”棠梨煎雪糕道。
  虽然有个房子可以存放各类物品,但风亦飞就没想过在游戏里设个窝,都是东奔西跑的,房子又不可以跟着跑,要可以像仙侠游戏里一样随身携带还差不多。
  游戏里有关房屋的内容完全没去了解过,不用说,肯定贵得吓人。
  叶红还是个好人那!不枉花了番力气把他的女朋友救回来。
  得到这玉马真是意外之喜。
  出了红叶庐,两人又飞驰回平州府。
  “接下来你是要去找严笑花吧?”棠梨煎雪糕问道。
  “嗯。”风亦飞点头,“得把讯息告诉她下。”
  “那我就不去了,到了城里我就先下了,不太喜欢她那样傻的女人,为了男人居然肯什么都牺牲掉。”棠梨煎雪糕说道。
  “也行。”
  的确时间不早了,雪糕明天她还得上班。
  她这样的不婚主义者肯定是无法理解严笑花为了情郎愿意嫁给仇家的行为。
  风亦飞对严笑花的作为也是嗤之以鼻,想救人用什么办法不好,太傻冒了!
  回到平州府,棠梨煎雪糕退出了游戏,风亦飞径直去了春雨楼。
  灯还亮着,严笑花居然还没睡,独自坐在桌前。
  一见风亦飞跳窗进来,严笑花就猛地站了起来,连珠炮般的问道,“听闻牢狱里出了大事,是风大侠你闹出来的?可有找到龚侠怀?他可是平安无事?”
  风亦飞摇头,“搜寻了一遍,没找着人。”
  严笑花面如死灰的坐下,“怎么会这样呢?他到底被关在哪了?”
  说着,严笑花的声音颤抖了起来,“你说,会不会龚侠怀已经遭了毒手?”
  “应该是没死的,你不要瞎想。”风亦飞对这点很笃定,这次来的任务就是为了救出龚侠怀,要他死了,早该有提示失败了。
  而且,从“谈何容易”四个家伙那里得到的讯息也没有说到龚侠怀死了。
  当时一门心思以为龚侠怀就是被关在大牢里,还是思虑不够周详,应该多拷问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