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八十二章 论坛上的消息

  朱大天王纵横长江水域,负责接引的船就这么小一条,还那么破旧?
  风亦飞有些莫名其妙。
  这艘船实在旧了些。
  从伪装上面来讲,倒是做得相当好啦,船舱里一股扑鼻而的鱼腥味,只有张矮脚桌,船尾还挂着渔网。
  “要多久才能到?”风亦飞向船夫问道。
  “小人不知道,公子问我什么,小人也是答不出来的。”船夫答道。
  风亦飞愕然,这明显是存心隐瞒嘛。
  “不知道你怎么带我去?”
  “到了时候,公子就知道了。”
  船夫回答了这一句,就不再开口说话。
  风亦飞无可奈何,只得无聊的打开了论坛。
  水流湍急,船身时起时伏,晃得很,还好风亦飞不晕船。
  想修炼内功就比较难了,要用倒立的姿势,多晃几下难免会翻下来。
  论坛上有个帖子置顶了,后面有着个一团火焰包裹着个火字的标记。
  标题是:震惊!京城大战,一代绝世强者流落民间!
  发帖的是个叫爱情水深王霸多的玩家。
  这标题是起得着实骇人听闻,很有松鼠党的味道,不是那个半年天道又猛又浪的松鼠,是另一个。
  风亦飞顿时一奇,点了进去。
  这里的京城不是指北平,而是汴京。
  帖子里发了个视频。
  但摄录的完全不是战斗的内容,视角在皇城之外,就是遥对着皇城。
  录的是夜晚时分,皇城上空是一片奇异的景象,云层像形成了一片漩涡般。
  隐约可见电弧在云层下乱窜,还有道黑光奇快无比的飙射。
  如雷鸣般的爆炸声时而出现,火花电蛇四溅。
  这玄幻的景象,都让风亦飞要以为是后期加的特效。
  但看起来又不像,皇城中都起了浓烟,总不能是在里面起烽火或者办烧烤大会吧?
  就短短几分钟时间,就消停了,云层渐渐散开,只剩皇城内还有烟雾飘起。
  视频到此结束。
  视频下还有几行文字和七张图片。
  “经过我多番打探,据说是迷天七圣盟七圣主关木旦不知为什么闯进了皇城,和当朝太傅诸葛神候大战了一场,负伤逃离,而诸葛神候也因此身负重伤,现在闭府养伤中。”
  “第二天就发出了海捕公文,大家可以看看,迷天七圣一个不落。”
  画面一转,贴出了七张海捕文书,也就是通缉令。
  镜头拉近了些,每张海捕文书都展示了几秒的时间。
  分别是关木旦,颜鹤发,朱小腰,邓苍生,任鬼神,张铁树,张烈心。
  关木旦的赏金最高,十万两银子,其余几位的赏金就比他低多了。
  就是画得十分抽象,凭画像肯定是认不出人的,玩家就没关系了,可以靠名字来认。
  不过如果真像视频一样,关木旦的武功有那么变态,能引动环境气象变化,绝对不是现在的玩家能够抓捕得了的,多少都不够死。
  “这是个好机会啊,要是哪位兄弟碰上了关木旦,或者迷天七圣之一,就很有机会学到绝世武功了,我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消息,兄弟们是不是该素质三连走上一波?长按点赞就可以三连了!”
  爱情水深王霸多的文案做得着实一般,解说完全没有什么吸引力,但收藏还是蛮多的,估计是为了那几张海捕文书的关系。
  一如他所说,要是关木旦及迷天七圣其他人流落江湖,有玩家碰上了,说不定就会触发系列任务。
  看了看回帖,一水的,“下次!”“下次一定!”“白嫖使我快乐!”
  风亦飞还是点了收藏和点赞,投币就算了,买马的钱都还没凑够。
  其他的帖子就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了,水贴的居多。
  风亦飞索性切换到了棋牌游戏,玩起了斗地主。
  时间匆匆流逝,风亦飞突地发觉船停了下来。
  这么快就到了?
  关了游戏一看,船夫已在招呼,“公子请出来。”
  一走出船舱,风亦飞就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天色已经大亮,但并没有到达长江水道总舵。
  乌蓬船边是一条奇异的大船。
  船边上有四个轮桨,每个轮桨上都有八个桨片,船上也有两杆风帆,看起来是可以用轮桨和风帆来驱动的船只。
  这种应该算得上是战船了吧?
  船上一名叫高宣的大汉朗声道,“风公子请上船。”
  大船上垂了个绳梯下来。
  风亦飞哪用得着绳梯,脚尖在船板上一点,一式鸿飞冥冥,就飞跃了上去。
  高宣笑着赞了声,“好轻功!”
  是不是出自真心就不知道了,风亦飞看他的等级要比自己高,45级。
  船上其余的NPC都是扎着头巾,腰挎大刀,不过都没有姓名,就是寻常的喽啰角色,等级倒是颇高,都超过了40,高宣应该就是他们的头目了。
  跟着高宣到了船上一间客房,环境还不错,跟刚才的渔船比是天壤之别,床铺桌椅一应俱全,就是房间有点小。
  “风公子在此静候,用不了多少时间便能到总舵。”
  说完,高宣就走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这艘奇异的大船速度确是十分之快,还非常平稳。
  风亦飞也没闲着,到床铺上倒立而起,开始修炼内功。
  一进入了入定的状态就切换了出去继续斗地主。
  直至敲门声起,风亦飞跑去开门一看,是名大汉送了食物上门。
  一看时间,已是正午时分。
  只有鱼虾做的菜肴和些馒头,游戏里的食物就不在意那么多了,能补充饱食度就行。
  正吃着,棠梨煎雪糕发了密语过来,“下好饺子了,我已经吃过了,你那边没事的话可以下线吃了先。”
  “我现在在船上,应该暂时下不了吧。”风亦飞也搞不清楚,现在下线再上来会不会直接掉进水里。
  “没事,我用蒸锅保温了,你等会吃也可以。”
  又过了个把时辰,风亦飞感觉船速变得缓慢了许多,跑到窗户边望了望。
  在烈阳照射下金色的江水荡漾。
  到了一个支流的分岔口,船只转向驶了进去。
  水道曲折蜿蜒,船只航行得很慢,行了一段,前方豁然开朗。
  但远处的景色着实让风亦飞觉得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