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十四章 面基

  虽然从未见过面,但跟这位网友已经有超过一年以上的交情。
  在上个游戏里,风亦飞玩先知辅助,那朋友玩兽人狂战士,并肩作战过无数次,是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他的好兄弟,好感度都达到了顶峰的三花。
  本来嘛,风亦飞也没想过把网络上的交情弄到现实,就从未和网友见过面。
  在现实里,风亦飞不姓风,但名字也有个飞字,叫王飞,现年23岁,算是上是个规矩的老实人,就是比较宅,不怎么喜欢和人交际,在网络上就彻底放飞自我了,用交游广阔来形容也不为过,典型的网络与现实完全两个人。
  转游戏了,加过的游戏群还是保留着的,没事还是会和之前的好友们聊聊天吹吹水,顺口提了一嘴最近碰上的烦心事。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风亦飞现在租住的房子要拆了,房东提前通知了一声,让租客们找地方搬家。
  房东还是很好人的,兴许是因为拆迁户得了一大笔补偿款的关系,还很大方的免了这个月的房租。
  找房子的事自然就要提上日程,刚进新游戏,正是沉迷的时候,要去找个合适的房子,还真让风亦飞觉得头大。
  钱倒不是问题,卖掉之前那游戏里的装备和各项物资,还得了几万块,就是太麻烦了,要找到合适的房子肯定要东奔西跑去看,很浪费时间。
  没想到在群里随便说了下,游戏里的好兄弟飞舞的西瓜刀就提出他也在同城,他那刚好有空房间,可以让风亦飞过去合租。
  这就解了风亦飞的燃眉之急了。
  和西瓜刀合租,也不会担心交流困难,在游戏里相处那么久了嘛,他最大的毛病就是有时说话直了些,又不怎么喜欢和人交流,风亦飞经常调侃他是个闷葫芦。
  但他PK打架那是一等一的好手,风格粗狂豪放的那一型,风亦飞还想借机会把他也忽悠到《说英雄》这游戏里来,继续搭档。
  不来也没啥关系,毕竟在之前那西方风格的奇幻游戏里,装备都达到了顶级,不是个个人都肯轻易放弃的。
  前段时间里,光顾着把收集的装备材料都卖出去,也没怎么和他一起厮混了,没想到他还念着交情,现在还能帮上个大忙。
  约的是下午三点,还有一个小时,坐地铁过去大概要30分钟,时间还很充裕。
  但不能让人等吧,提前点到是礼貌。
  简单的收拾了下,除了游戏登录设备和洗刷用具,也没什么需要携带的了,拿背包装着就是,其它行李清早就打包好拜托快运先送了过去。
  确认没有遗漏,风亦飞锁好房门,跑去房东那交了钥匙退了押金才出了门。
  要是去和女网友面基,那得先看看地图,确定下最好的逃跑路线,以防碰上太凶残的肉食动物,网上晒惨痛经历的合集都出十几季了。
  见男网友就不必了,大家都是爷们,聊几句吃个饭喝上几杯小酒,就熟络了,何况本来交情就很不错。
  风亦飞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这朋友会把见面地点约到个咖啡馆。
  咖啡分很多种类,但风亦飞实在喝不出超市卖的速溶和咖啡馆卖的有什么不同,咖啡馆卖得还死贵死贵的,十几块钱一杯。
  或许这就是情调吧。
  年少时曾看过一本小说,叫《爱尔兰咖啡》,里面讲的这种咖啡要用一种类似葡萄酒杯似的,带两条金线的杯子装着,咖啡不但要加点威士忌,上面还要浮上一层厚厚的鲜奶油,这样,会让咖啡本身的香醇加上酒香,产生独特的香气。
  小说里描述得很有逼格,形容那就是一种思念发酵的味道,能让人温暖到心底,久久不能忘怀。
  搞得当时还中二的风亦飞真的跑去找这种咖啡,结果真找到的时候,心情大概就是花了40元做了一次冤大头的感觉。
  没办法,风亦飞就是这么一个俗人,品不出其中的韵味。
  下午两点四十八分,天气晴。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二分钟。
  风亦飞走进了这间叫蓝调心情的咖啡馆。
  这家咖啡馆光线很明亮,没有像有些咖啡馆一样,为了营造氛围,故意弄得光线昏黄。
  这个时候,咖啡馆的生意居然还不错,坐了四五桌人。
  风亦飞左顾右盼了下,右边靠窗的角落位置居然坐了位长发披肩的美女,在低头玩着手机,染成了咖啡色的头发反而衬得她更为清丽,如果简单的描述就是清纯玉女那一款。
  就是看着有点眼熟,风亦飞不禁猛看了几眼。
  心中登时一惊。
  我靠!这不是一个小时前被自己一支吹箭扎屁股,两波风雨凄凄把她打升天的棠梨煎雪糕吗?
  这世界也太小了!
  风亦飞可以肯定自己没有看错,不是网红锥子脸,不可能有容貌那么相似的人。
  赶紧抬起手掌虚挡了脸一下,迅速转头,随即又警醒过来不对头。
  我在游戏里是易了容的,怕条毛!
  顺势抓了抓脸,嗯!一切都很自然!
  目光又很自然的转到了另一边。
  那对坐一起的小情侣可以PASS。
  风亦飞的视线落在了一位坐在桌前,似乎有些局促,坐立不安的年青男人身上。
  国字脸,鬓角直到耳下,双眉浓黑,犹如扫帚,眉心还有些相连,胡子应是刮过不久,还有点青蒙蒙的,他本来应该是个络腮胡。
  西瓜刀说他会穿米黄色外套,蓝色牛仔裤。
  这男人穿的米黄色西装上衣,深蓝色牛仔裤,特征全对上了!
  果然和自己想象的一样,是个外貌粗犷的男人,看着就相当豪气,一般豪气的男人都喜欢交朋友,不会很难相处。
  风亦飞当即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爽朗的一笑。
  “没等很久吧?喝点什么?我请客。”
  “呃?”年青男人微张着嘴,瞪大了眼睛看了过来,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
  “怎么了?看见我那么惊讶干嘛?你这人也是,来得这么早。”
  风亦飞笑呵呵的拿起了饮品单,寻思着点杯奶茶算了,再点点小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