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筹莫展

  来福这一睡直接睡到了天明。
  风亦飞练了一夜的内功,逆.少武玄功升到17级,内力值增长到了1626点。
  每升一级就加几十点内力,增加得并不多,还是刚修习心法成功的那会好,一下就暴涨了一截。
  见来福醒来,风亦飞赶紧过去嘘寒问暖。
  说话都特别温柔了些。
  “醒过来了?饿不饿啊?”
  来福茫然的望了风亦飞一眼。
  “哥......饿......饿......”
  还是口吃。
  风亦飞马上走出房外,找了名侍女吩咐了一声,让她送早点上来。
  来福亦步亦趋的跟着。
  回到房间,风亦飞让来福坐到了桌前,“来福啊,你记得跟哥,啊不,跟我说过什么吗?”
  来福迷茫的看着风亦飞,摇了摇头。
  “饿.......”
  风亦飞吁了口气,也不用急于一时,等喂饱他先,不然等会侍女过来了,要触发了事件还不方便。
  不一会,就有人过来敲门。
  风亦飞开门一看,门外来了三名侍女。
  一名侍女捧着托盘,上面摆着一大瓦锅白粥,一碟油饼,一碟咸菜,两副碗筷。
  另两名侍女则是端着托盘,可上面放的不是食物,两个托盘上都是一个装着清水的小铜盆,还冒着热气,铜盆边上摆着崭新的面巾,两个大碗,一碗装着水,一个碗空的,另有一杯淡黄色的浓汁,还有支像毛笔一样的物事,但和毛笔不同,那顶端的毛是蓬松散开的,看起来还有些硬的样子。
  端着食物的侍女将东西放到桌上,行了个礼就出去了。
  两名侍女各自站到了风亦飞和来福的面前,把手上的托盘放下,福了一福,齐声道,“小婢侍候爷净面涤齿。”
  风亦飞已闻出那杯黄色的液体是姜汁,味道有点重,这玩意熟悉,加点熟油葱末就可以做白切鸡的蘸料。
  想来那像毛笔的就是古代牙刷了。
  拿起看了看,显示的名称是刷牙子。
  可古代不是用盐的吗?用姜汁这倒是比较奇怪,游戏制作人员里肯定有个强迫症,居然做得这么细节。
  玩家刷不刷牙无所谓了,又不会口臭。
  既然都拿过来了,风亦飞索性也试了试,那碗水是啷口的,空碗却是用来盛漱口水的。
  这刷牙子真是很不舒服,拿姜汁漱口也怪怪的。
  “啊!”边上的侍女一声惊叫,“爷!不要!”
  这糟糕的台词......
  风亦飞转头一望,来福面前装着姜汁的杯子已经空了,他还端起了那碗水在大口喝着。
  还好不是端盆。
  “给他洗洗脸就好了。”
  侍女赶紧应了声,拿起面巾浸湿拧干,往来福脸上擦。
  来福迅速往后躲去,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明明是个身怀绝世武功的高手,怎么会沦落到这幅弱智的样子,风亦飞着实想不明白。
  “来福,乖,听话她不是要打你,把脸洗干净。”
  风亦飞还真想仔细看看来福的模样。
  来福很听话,胆怯的坐好,任由侍女擦拭了一遍。
  风亦飞也让侍女伺候着洗了把脸。
  金掌柜这里还是招待很周到,在柳随风那就没人管过要不要洗漱之类的事情。
  洗干净了脸上的污垢,来福的脸还是挺白皙的,剑眉星目就是最好的形容,就是一蓬大胡子遮了半边脸,但还能看得出是个帅气的大叔。
  吩咐侍女退了出去。
  风亦飞摸出了高似兰赠送的匕首,“来福,来把胡子刮了?”
  来福看见匕首,惊叫出声,惶恐的跑到了房间角落,瑟缩成了一团。
  “好,好,不刮,不刮,过来吃早饭。”风亦飞感觉自己像在哄小孩子一样。
  用强肯定是不行的,说不准来福受惊爆发下,那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见风亦飞收起了匕首,来福才敢上前。
  他不会用筷子,都是上手拿,风亦飞帮他盛好粥,直接就往嘴里倒,也不怕烫。
  吃过早饭,风亦飞又在床榻上摆出了倒立的姿势,可这次来福只是定定的望着,根本没有一点异常的举动。
  等待了许久,风亦飞是无可奈何。
  难道这段剧情只能学到两招?那一大堆残缺不全的功诀有什么用?
  考虑了下,风亦飞想到了个办法,要是当着来福的面,施展下霸剑和柔剑这两式指法,说不定他能想起什么。
  带着来福到了庭院,风亦飞让来福站远了些。
  一式柔剑.十方锋流使出。
  招式是简单的一挥而出。
  可击出的剑气不止一道,尾指霎时间如旋风般带出了数道细细的莹白剑气围绕着周身,杂乱无章的划着弧度飞旋乱窜。
  笼罩范围还不算小,以自身为中心,方圆几尺都罩了进去。
  被敌人近身的话,这招用来退敌倒是很好用。
  风亦飞出手试招的时候,就一直关注着来福的反应,瞬即发现来福眼睛瞪大了,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这是他的招法,很可能对唤醒他的记忆有成效。
  风亦飞赶紧掠到了他的身边。
  来福嘴唇颤动,眼神像失去了焦距一般。
  “你想起什么了吗?”风亦飞关切的问道。
  “白......白......胡子.......”来福嗫嚅着说道。
  白胡子?海贼王啊?
  风亦飞只觉莫名其妙。
  “很.......很凶.......老头.......小......小白......”
  来福断断续续的说着,突地双手抱住了头。
  “好痛.......痛.......”
  眼看来福要倒下去,风亦飞连忙将他扶住。
  来福不住的唤痛,眉眼都皱做了一堆,表情狰狞异常,看起来相当的痛苦。
  风亦飞只得将他扶回了房中,让他在床榻上躺下。
  可状况没一点见好,来福像发了癫痫一样,周身上下不断的抽搐,不一会,竟是昏迷了过去。
  过了好些时候,来福才苏醒过来,又是一副呆傻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风亦飞还是不死心,回想了下他曾呓语说过的功诀,复述了几句出来。
  来福痴痴的愣了一会,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骤然间,又抱住脑袋惨嚎出声,拼命撕扯着头发,在床榻上疯狂打滚。
  风亦飞看情况不对,赶紧上前想要抓住他的双手,不让他伤害自己,可一触及来福,就被震得踉跄后退,一口鲜血喷出。
  受伤倒在其次,双手麻了,像是不属于自己的一样。
  整张实木大床塌了下来,碎片横飞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