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零三章 讯息

  “这龚侠怀听起来做人还挺失败的啊。”风亦飞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龚侠怀虽是出身绿林,为人却是好的,素有豪侠之名,平日里也算交游广阔,只是口无遮拦了些,常喜褒贬时弊,到得他大难临头之时,那些他所谓的朋友都是明哲保身,撇清了关系,言道诡丽八尺门都不替他们的掌门出头,外人怎好贸然多管闲事。”金掌柜道。
  “他这门派的名字取得也是够古怪的。”
  金掌柜解释道,“公子有所不知,龚侠怀与其七名义兄弟创立帮派时本是叫八尺门,可门中名头最响的还是他‘诡刀’龚侠怀与其妻‘丽剑’方致柔,故而江湖中人把“八尺门”之上加上了“诡丽”二字,叫多了,这名字也就定下来了。”
  “那他老婆呢?没想法子救他吗?”
  “方致柔早在多年前逝世了。”
  那就难怪了。
  风亦飞还以为他老婆也来了一出大难临头各自飞呢。
  “那现在我应该是去大牢那边打探下消息?”风亦飞问道。
  “牢狱那边根本不让探视龚侠怀,显是要把这事做实了,不给他一点翻身的机会,我的属下也是没打探到任何讯息。”
  “那我该怎么着手?”
  总不能直接去劫狱吧?多少得了解下敌人的消息那。
  “太多的情况我也未得知,只知道红叶庐的叶红,与龚侠怀的门人弟子杜小星在为他的事奔走。”
  “叶红又是什么人?”
  “叶红是个官家子弟,他父亲本在朝为官,因不忍见朝政日庞,辞官归里,不问国事,宁在家读书作画,或是出门游山玩水,最大的嗜好就是纳妾,家中已有十八个小妾,未入门的还不计其数。”金掌柜饶有兴致的说道。
  风亦飞:“.......我问的是叶红,不是他老爹,他是龚侠怀的朋友吗?”
  “哦哦,公子见谅。”金掌柜赶紧赔罪,“这叶红自幼时起就喜剑,在高人那学了套红叶剑法,一身艺业还不错,得了个剑侠的称号,手下还养了些门客,号为红叶盟,却只是小打小闹,没什么声势。”
  “他是龚侠怀的朋友?”
  金掌柜摇头,“据闻他是与龚侠怀决斗过,被打败了,现今龚侠怀入狱,反倒是他出来想方设法为龚侠怀脱罪,也是出奇。”
  风亦飞愕然,龚侠怀的同门朋友都不帮他,他的手下败将还跑出来帮忙了,这算是惺惺相惜?
  “公子要是想多了解下龚侠怀的讯息,可先去寻下那龚侠怀的门徒杜小星。”金掌柜道。
  “那杜小星现在在哪?”
  “方才有情报呈上来,杜小星出了城往诡丽八尺门的方向去了。”
  “叮”一声系统提示弹出,触发任务【寻访杜小星】,任务奖励,经验3000。
  任务目标就是要到诡丽八尺门找到杜小星,又是个纯跑腿任务。
  风亦飞站起身,“那我走了。”
  “公子留步,有点小礼物奉上。”
  风亦飞一怔,就见金掌柜走入了后堂。
  不一会,金掌柜就双手托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出来,纯黑的颜色,带着褐色的毛绒边。
  风亦飞抖开一看,是件斗篷,黑灰色的里子,挺厚实的,还带有个兜帽。
  但重点是不加任何属性,描述就是可以御寒的毛皮斗篷,还没写清楚是啥皮的。
  “天色渐寒,见公子衣衫单薄,小的这刚好有件新斗篷,还请公子收下。”金掌柜恭敬的笑道。
  “谢谢。”
  风亦飞也不拒绝。
  金掌柜也是一番好意,那就却之不恭了!
  但真的没觉得有多冷,玄英罩衫也不是薄衫,足以御寒,熊皮长裤就更不用说了,厚得很,还带毛绒。
  披上了斗篷,感觉还蛮好看的,斗篷长到小腿下一点,合拢可围着整个身子,挺暖和。
  就是作战不是很方便,像影视剧里的侠客弄个披风斗篷都是耍帅的多。
  走出赌坊外,风亦飞就是一愣,无名氏赫然蹲在街对面。
  他怎么找过来的?难道他鼻子还能像狗一样灵?可我虽然英俊,但我没有体香的啊!
  或许只是恰好游荡到了这边,也是有这可能。
  风亦飞一声唿哨,召唤出了红骊,刚要策马驰出,就见无名氏到了马前,定定的望着自己。
  “哪来的叫花子,敢打扰我们公子!”
  吉祥赌坊守门的两名大汉讨好的冲上前,其中一名大汉朝着无名氏狠狠的一脚就踹了过去。
  “啊!”
  不偏不倚的踹中了,可发出惨叫声的不是无名氏,而是那名大汉,倒跌而出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抱着腿哀嚎不已。
  另一名大汉还不及出手,傻在了原地。
  “别......别打......”无名氏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缩成了一团。
  标准的抱头蹲防姿势,可在他蹲下之前,那大汉就被震飞了。
  风亦飞心中一凛,这无名氏果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但这弱智的表现,看起来又不像是装出来的。
  高手常见,弱智的高手可不常见!
  “这人我认识,你带同伴去疗伤,下次不要乱出手打人。”风亦飞道。
  “是!是!”傻站着的那大汉赶紧去扶同僚。
  风亦飞解散了马匹,拉起无名氏,疑惑的左右端详了下。
  根本看不出等级,又不像是高手。
  但又是身怀内力,挨打能把对手震飞,30几级的NPC,风亦飞自忖也可以做到,只是没这么随意。
  根据最近知道的消息,落难的高手就是迷天七圣盟的七大圣主,可他们只是被通缉,被打跑的只有七圣主关木旦,就算受了伤,也不会是这副模样。
  风亦飞可以肯定,这不是关木旦,虽然海捕公文上画得比较抽象,却是说明了关木旦是个银发的青年人,卷发,画出来的还是个波纹面头。
  能驾驭那样发型的风亦飞只见过扮演过永恒正义之光,送女飞刀的焦大侠。
  波纹面头哪能变成这样的鸟窝发型,发色也不对。
  “你会武功?”
  “蜈......蜈蚣?”无名氏猛地摇了摇头,“不......不......不好吃。”
  弱智还口吃。
  看来他还是过得蛮艰苦的,蜈蚣都吃过。
  “你要跟着我?”风亦飞觉得吧,这无名氏身上肯定有什么隐秘可挖,让他跟着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