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大圣 > 第七十九章 二月八考童生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
  手握秃毛笔,书写逍遥篇!
  伴随着一笔一笔落下,一字一字书就,文篇中顿时浮现出如云如烟的幽幽之气,苍茫广大,如海阔天空,任由逍遥。
  云烟翻滚,连绵成片,仿若一重笼罩天地的无边云海。
  一座庞大的黑影在其中沉沉浮浮,广大如陆,猛地一声低吼,就仿若地震般,掀起无边的海啸。
  轰!
  海面分开,一条大鱼从中一跃而出,背部抽出一双巨翼,一旦展开,若垂天之云,笼罩不知多少万里,将日月星辰都给笼罩住。
  展翅为夜,收翅为昼!
  气象衍化,似梦似幻,渐渐破碎,仿若一场浮影。
  ……
  “落笔有神,秃毫生象,文中衍意!此笔叫神笔太俗,不如就叫做洗墨笔吧!”古峰手指微微抚摸笔头,轻声笑道。
  秃笔虽凸,却能从中感受到一种历经岁月洗礼的纯粹意念。
  他已明白,此笔的来历。
  洗墨黑池,书笔秃毫!
  这笔非是人为炼制,而曾是一代大儒所有,也曾是一只绝世工匠打造的名笔,但在大儒手中书写无数文篇,清池洗墨而黑,名笔毛落而秃,最后感染大儒文气、文意,最终自生一点玄之又玄的灵性。
  大儒毕生钻研文道,读书人的种种技艺早已磨炼到巅峰,世间少有人能比。
  握住此笔,就能时时代入大儒的心境中,画花招蝶,书文生意,作诗有境……技临巅峰,而近乎道。
  “好笔!好笔!十个城隍神位也不换!”古峰手持秃毛笔,喜不自胜。
  此笔虽无多少异能,却正合自己所用。
  点化灵机,只在于技至巅峰到化生道韵的冥冥一点。
  若是连基本的技艺都没练好,如何能点化出灵性,化腐朽为神奇。
  这就好比小孩胡乱涂鸦,连事物形神都抓不住,徒说点化,也只说水中花,境中月,只可妄想,而不可触碰。
  古峰成为儒修毕竟时间尚浅,技艺远远未磨炼到巅峰。
  但有了此笔,就相当于他时时刻刻可以进入大儒的心境中,无师自通,锤炼自己的技艺,早晚必能大成。
  相比于其他异物,这秃毛笔却能将他的点化之能发挥到最大化。
  对张生来说,只是一只有着异力的神笔,但对古峰来说,却堪比成道之神器了。
  果然无心插柳,反能成荫。
  这可是鸡肋般的城隍神位远远比不了的。
  科考在即,刚突破无拘期,就有利器在手,正是好风凭借力,助我上青云的吉兆!
  古峰不胜欣喜。
  心念一动,灵性如水,在周身流淌。
  灵性混乱,如心猿意马,乱人心念。
  心境通达时,一步一步适应灵性,渐渐掌握。
  唯有更进一步,趋至无拘之境,才可随意驾驭灵性,不受任何约束。
  自从城隍庙中于诸神压迫下一举突破到无拘期后,古峰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自身在发生着神奇的蜕变。
  鬼,为人心之诡。
  伏之,得神鬼莫测之机。
  心境每突破一重,就是对自身人心之鬼的一重降伏,能力更是质变。
  神机书生的能力有四:至诚前知、三目天眼、神游之术、点化灵机。
  这四种能力原本是各自分离,只能单独使用的,表面上仍是一个看上去只有稍许异力的普通人而已。
  但现在已然不同。
  灵性无拘,游走周身,古峰时时刻刻可以显化道身,化作最适合己身大道的状态,能力统合为一,相生相合更是不知衍化出了多少手段。
  现在万事俱备,只等科考了。
  ……
  元宵花灯热闹,正月十五一过,日子便溜得飞快。
  二月初八,在无数人翘首以盼中,北郭这一年的县试终于开考了。
  古峰早早起床,沐浴更衣,才拎着一个竹篮出了门,里面摆放着笔、墨、纸、砚以及清水、面饼等物。
  科举一场考试耗时良久,若无充足的准备,一般在考房中不可能坚持下来。
  江南是科考大省,文道之气鼎盛,应考之人太多,县衙大堂根本坐不下。
  古峰赶到县衙门口,远远望去,就见到一旁县学之外已经临时搭建了一座科考大棚,称作龙门,取“鱼跃龙门”的彩头。
  龙门外有一个八尺高台,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北郭县尊,手抚长须,一脸笑意地看着一个个考生,老怀欣慰。
  考生如云,正是文道教化的大兴之兆,焉能不喜?
  龙门考棚外,汇聚着两、三千考生,有的须发都已斑白,有的还是换牙的幼童,有的手里举着蜡烛、有的提着灯笼,这都是摸黑赶来的,哭的、笑得、或悲、或喜……人间百态,不一而足。
  古峰见之感慨,“这科举之路真是万人过独木桥,不知吸引了多少人一辈子呕心沥血耗费在这上面啊。”
  头发花白算不得什么,据说去年还有八十老叟参加童试呢,甚至惊动了朝廷。
  “快看!是玲珑学社的学子!”
  “我们北郭也有玲珑学社的分社吗?”
  “看来这次我们北郭县的县试又要被他们包场了!霸榜童试是他们最喜欢也是最擅长的事情了。”
  “是啊!之前的金水县前十名整整有六名都是玲珑学社的人!”
  ……
  考生中一群骚动。
  古峰循声望去,就见到考生中走来十个身穿统一长袍的考生趾高气扬地走了过来。
  齐一色的青色绸缎,袖口都绣着七星图案,却不是北斗七星的勺子形,而是分列各方,仿若一个人脸,仿若人之五官七窍。
  这十人独自抱团,被众人拥簇其中,与其他考生格格不入,更是面带傲气。
  四周考生见状,面色复杂,羡慕、忌惮、恼怒……
  这是古代版的读书偶像吗?
  古峰古怪道。
  从风中的只言片语中,他听出了这玲珑学社似乎是江南一个社员众多的学社,结党成群,在各地发展社员,喜好结伴霸榜各县的童试。
  话虽这么说,但古峰没有多做理会。
  偶不偶像的不重要,考试这东西还是要考过了才知道。
  “玲珑学社!”坐在高台上的县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并不好看。
  “咦?”当看到古峰身影出现在人群中时,他嘴角掠出一丝笑容,紧皱的眉头重新舒展。
  “科考重点,不得喧哗!”一声大喝。
  只见一个精悍的捕头领着一群衙役走入了考生中。
  “快看!这些衙役是朝着玲珑学社的人去的!”
  “难道县尊也听过他们学社的大名,另眼看待吗?”
  “与他们同一届考试,真是倒霉透顶!”
  ……
  众考生唉声叹气,心如死灰般的模样。
  玲珑学社的人对望一眼,浮起浓浓的笑意,下意识地抬起了胸膛,但下一刻他们笑容就在脸上彻底凝固了。
  只见那些衙役竟是对他们看都没看,路过身边,直直朝着旁边一个身形修长的书生而去。
  “古公子,县尊有命,特意安排你先行入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