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大圣 > 第七十七章 张生知恩图报

  此来只为报恩!
  张生诚恳拜倒相谢。
  古峰上下打量了他一遍,不由一奇,“张生,你已经是新任城隍了?”
  “正是!”张生点头,满是感激地再次拱手,“这一切都是拜恩公所赐!若是没有你让出神位,临走时又指名让我!不然以小生的资格,是万万继承不了此位的!如此大恩大德,实在是没齿难忘!”
  “举手之劳而已!”古峰淡淡道,心中却是暗笑。
  自己只是临走时的随口一说,没想到这城隍真的这般忍辱负重。
  果然能走上高位,修行者的本质都是唯唯诺诺啊!
  “恩公的举手之劳,对我张德明来说,却是再造之恩!”古峰说得轻松,张生却是面孔严肃。
  “听闻恩公已是儒道修士!好叫恩公知道,我终生残疾在床,不能行走,更无法考取秀才,但却能书写十部传世之书,积攒到了可以参加考城隍的功德!只因我幼时曾得到一只神笔,握笔时有文思泉涌的奇效,妙笔生花,升华文意!我生身已亡,转入神道,此神笔对我已经无用。今日我特将此物奉上,以答谢恩公转让神位之恩!”
  “神笔吗?”古峰心中一动。
  如此描述,这神笔必是儒道法宝无疑,倒也正适合自己!
  这可倒真是意外之喜!
  兰若寺一行中,他曾见到那宁不臣手持龙须之笔,书写蔚然篇章,具现天地之景,以驱妖魔。
  以一介书生之身,斗法之能,丝毫不弱于剑修。
  可惜随着其道化之后,那龙须笔也随之毁灭。
  读书人,手中若无文房四宝,犹如剑修手中无剑,空手无力。
  既然如此,古峰也不会客气。
  自己出让城隍之位,张生知恩图报,此为有因有果。
  与其一味虚假地客套,更不如坦坦荡荡,两不相欠。
  “如此,多谢了!此物正合我用!”他直接道。
  “恩公,真本色也!”张生一听,如释重负,抚掌赞叹。
  “恩公,还没介绍。我乃北郭县城外张家庄人,本名张德明,字丰年!可千万不要弄错了!我现在与凡俗已经阴阳两隔,难以沟通。还请恩公给家中老父带上一句话,将我之现状告知。肉身已亡,精神长存,让他不用为我忧伤!”张生面带了悟般的笑意,仿若终脱苦海,得享极乐。
  “可是考城隍之事实在离奇,超出了凡人理解,不知如何能让老人家相信呢?”古峰又问。
  张生想了想,“我生前曾做过一首自命诗,,不曾外传,只有家父知道。其中又以一句‘有花有酒春常在,无烛无灯夜自’最为得意!你说出此句,家父自然就相信了!”
  “原来如此!”古峰点头,倒没有太多疑问了。
  “那一切都拜托恩公了!”张生再次拱手相谢,“如今时间不早了,天色就要大亮!恩公神魂出窍,不宜在外飘零,曝晒日光,还是赶紧回归原身吧!”
  “如此,有缘再见!”古峰拱了拱手,魂儿转身飘摇而去。
  等到走远了,他回头而望,只见那张生还站在原地,拱手鞠躬,久久目送。
  ……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古峰从床上坐了起来,长长伸了一个懒腰。
  望向窗外,不知不觉天际早已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抹鱼肚白。
  恍然一梦,却仿若经历了无数,如梦如幻,唯有他知道,这一切并不是虚假。
  考城隍吗?
  想到此行经历,他眸子微眯,迸射幽光。
  不过短短一个冬天,他所经历的奇诡之事何其之多,常人一辈子都可能遇不到一件。
  如此看来,这个世界超凡力量对世间地入侵超乎想象。
  只是不踏入超凡之门,难以察觉而已!
  神道祸人、鬼道害人、魔道杀人、佛道度人……
  无论哪一道对人道都算不上友善。
  这样的世间,他很不喜欢!
  修行者高居其上,一举一动都能干涉凡人命运。
  妖魔盘踞、邪神施瘟、神道霸道……
  凡人的立足之地又在哪里呢?
  修行之辈身在此世,却不知在凡间,就要遵守凡间的规矩。
  古峰思绪转动,脑海中渐渐涌现出一个大胆至极的念头。
  天上的归天上,人间的落人间……
  话虽如此,他现在实力弱小,人微言轻,贸然说出此句,恐有大祸临头!
  越是如此,参加科举的意义就更要重要了。
  都说拳即是权!
  但权何尝又不是拳呢!
  ……
  天色已亮,古峰自然没有再睡一觉的想法。
  呼呼呼……
  那红鼻子狗的年兽还在墙角呼呼大睡。
  古峰租了一匹茅庐优哉游哉地出了城去。
  已是初春时节。
  天气虽然酷寒,但树木枝头上已经挂上了星星点点地绿意,生机盎然。
  不一会的功夫,一片连绵成片的农家庄园就出现在自己眼前,布局庄严,显然是世家大族在此久居,远远就有一阵悲戚地嚎哭声传了出来,家家户户都挂着镐素。
  赵家庄!
  等到古峰走到正中间大宅的时候,里面已经布上了灵堂。
  “来者何人?”在外看守的家丁见到古峰独自一人牵着驴子而来,上前喝问。
  “我为赵二公子的朋友,此来只为贺喜!”古峰笑道。
  “大胆!你是来闹事吗?”
  “我们赵二公子刚刚去世,你贺得哪门子喜!是在咒我赵家庄吗?”
  “我们公子瘫痪了一生,从不见外人,哪来的朋友!”
  “打出去,将他打出去!”
  ……
  众多家丁满脸不善地拥了过来。
  古峰却是不慌,“信与不信,你们这些家丁岂能知道?我这有一个锦囊,送给你们家主,一切自有分解。”
  见他言之凿凿的模样,众家丁将信将疑。
  更见古峰姿态非凡,不似常人,终有人接过了锦囊,走进了赵家大宅中。
  “什么?那人真是这么说的!”不一会,其内就传出一声又惊又喜地声音。
  哗!
  随后大门被拉开。
  只见一个头戴缟素的富态老者率一众家丁,大踏步走了过来,遥遥拱手,笑声朗朗。
  “贵客上门,蓬荜生辉!有失远迎,实在赎罪!”
  ……
  PS:第一更送到。白天还有一更。
  感谢肉肉的肉、不周昆仑墟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