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大圣 > 第八十四章 此子当为第一

  文气如潮水,一鲸海上来!
  如此浩大气象,弥漫在整个考房之中。
  一鲸似岛,在文气之海中沉浮,鱼鳍拍打,如鸟翅舒展,自在翱翔,所到之处,身下一重黑影笼罩而来。
  “此子当为第一!”县尊拍案而起,一言而决。
  “县尊,此言不妥吧!”
  “不错!这气象虽然浩大,但若论品相却未必比竹、鹤更高!”
  “以文气取材,定甲、乙二榜,再以文章内容定排名!这是科举惯例,怎么能轻易打破!”
  ……
  县尊一句“第一”打破了考房的平静,诸多阅卷官纷纷觉得不妥,觉得县尊此言太过随意了。
  但县尊始终笑而不语,颇为神秘。
  直等到众阅卷官争论得气喘吁吁,停下来之后,面对一道道带着询问的诧异目光,县尊这才开口了。
  “诸君难道忘记了考场文惊诸圣乎?”
  “这……”诸多阅卷官顿时迟疑了。
  这才想起了,今年与往年不同。
  今年在考场中,就有人现场作文,竟能心念与不远处的县学中诸圣牌位村联的圣人精神相合,惊动冥冥中的圣意。
  此篇一出,谁能争锋?
  “县尊,莫不是认为此文就是那惊动诸圣之文?”学正在旁,心中一动,不禁问道。
  “不错!”县尊抚须而笑,“鲸为鱼中最大,头顶双角,正应鱼跃龙门之兆!此文气异象有一飞冲天之势,而且气魄无比宏大。要知道文动诸圣,可不只是文气斐然,德操高雅这么简单的!历史上这般大贤不少,可又有那个能达到诸圣群子的地位!圣人,敢为天下之先!气魄胸襟很重要!”
  “县尊说得是!”
  “是我们思虑差了!”
  “应当此理!”
  ……
  诸多阅卷官为其所说动,纷纷道。
  县尊笑呵呵一声,自己却不以为意,“话虽如此,我们还需看过此文再说,毕竟科举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心中早已笃定了,但他也不愿因此坏了规矩,
  “是!”诸多阅卷官相视而笑,于是他们郑重其事地就将那考卷单独筛选出来。
  “这…!好沉!”一个正值壮年的阅卷官耐不住心急,抢先伸出手,想要看看这惊动诸圣的又是何等文章?
  下一刻他手猛然一坠,狼狈地扑倒在案桌上,薄薄一张纸般的考卷捧在手中,竟如同千斤坠一般沉重,手都抬不起来了。
  “咦?”县尊面色古怪,本能一手接过,却毫无异色。
  他手轻轻一抚,只见考卷表面光滑无比,没有一点瑕疵,生出淡淡华光,抚摸起来温润柔软。
  “文气凝实,纸为玉皮!这一张考卷,虽不能一字千景,但一纸却有数百斤之重了!”县尊赞叹有声。
  卷面上却虽仍贴着封面,但那字迹却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字方方正正,四平八稳,但横竖撇捺之间又藏有锋芒,风骨不减。
  字如其人,十分独特。
  县尊一眼就认了出来,他笑而不语,什么也没说,只是摊开考卷,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好!”只是看了一眼,他立刻眼睛大亮,低喝一声。
  “好?怎么个好法!”
  “只是看了一眼就说好?”
  “真想看看啊!”
  ……
  众阅卷官心中各自想道,也急迫起来。
  只是县尊一个人捧着考卷,看得入神,他们只能等待。
  时而面带恍然,时而一脸惊叹,时而眉飞色舞……
  表情变化之丰富,更是勾动诸多阅卷官心中的馋虫。
  好文,能解心中痒,可丝毫不比美食要差,观之回味无穷,足可下酒啊!
  通篇千余字,并不多。
  县尊一字一字细读下来,也不费多少工夫,等看到最后,他面孔竟是彻底平静下来,沉浸在一种奇妙的境地中,无法自拔。
  等到他回过神来,就看到一双双目光望着他手中的考卷,翘首以盼。
  县尊笑了笑,递了过去,“奇文共欣赏,大家一起看一看吧!”
  “好!”众阅卷官纷纷挤到前方来,眼睛直直盯在考卷上。
  “
  圣人于心之有主者,而决其心德之能全焉。
  故言此而示之。若曰:天下之事变无常,而生死之所系甚大。固有临难苟免,而求生以害仁者焉;亦有见危授命,而杀身以成仁者焉,此正是非之所由决,而恒情之所易惑者也。吾其有取于志士仁人乎!
  ……”
  字如列锦,一下子就将众人的心思带到了上古“圣人”的精神世界中,宏大的胸怀、高尚的德操、无双的气概……
  冥冥中,他们似乎感受到一条浩大的正气长河,静静流淌,历经岁月,每一朵浪花都是一位无双的传奇,一座不朽的丰碑……
  浩大、广博、悠久……
  心灵仿佛被圣人精神冲刷,一瞬间达到了纯粹如赤子的状态。
  “不愧是文惊诸圣之篇!”
  “第一果然为第一!”
  “此子当为第一,一点不假!”
  ……
  并没有看到第二人的试卷,众人似已认定这张卷子为第一。
  因为他们知道,根本不需做什么评价,那诸圣已经为他们做出了判断。
  能与诸圣精神沟通,虽然只是一座县学供奉的排位,但也非常人可以做到。
  不说必中举人,进士,若是连一个小小的县试案首都得不到,传了出去,那才真实贻笑大方了。
  “可以列榜了!此人为第一,其他人只能争夺其后排名了!当真是生不逢时!”一阅卷官摇头而谈,用手小心撕开封皮,只见其上名讳赫然写着“古峰”二字。
  果然是他!
  县尊目中了然,亲自提笔在手,铺开金榜,在最上方的位置写下,“古峰,甲一!”
  笔锋落下,一股无形之气冲霄而去。
  本已是深夜,县试虽已考完,但之后还有府试、院试,甚至乡试……
  古峰仍是手不释卷,秉烛夜读。
  “嗯?”突然他觉得识海文胆大放,似从虚空中吃到一颗大补药一般,灵性猛涨。
  他抬头望去,只见在夜色遮掩下,竟有一道尊贵的紫金之气落下,几不可见,直直没入文胆之中,让他浑身气质都陡而恍然一新。
  穷酸尽去,生出风雅之姿。
  古峰顿时知道。
  一切……
  大局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