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大圣 > 第七十六章 来无影去无踪

  一语道出,回荡于城隍、诸神耳中。
  浩浩之声,振聋发聩,其中激昂,传达四周。
  江山可易,山岳可崩,江河可断……
  唯有此心……
  不改!
  不求……
  无风无雨,一路坦荡。
  太平安乐,一生吉祥。
  王权富贵,一世容光。
  灯红酒绿,一场荒唐。
  只愿……
  奇崛峰峦,容得张狂;
  海上清辉,圆月杯光;
  孤傲雪山,静诵诗章;
  惊羡桥段,视若寻常;
  ……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
  我……
  独爱此生跌宕!
  面对诸神诱惑,城隍相逼,古峰却早已做出了自己的抉择,不为所动。
  此念一起,他额头天门打开,天目射光,仿若一柄无上神剑,冲天而起。
  神威如海,一剑斩破,锋芒毕露。
  “不好!保护神主!”
  “此人想弑神!”
  “拦住他!”
  ……
  诸神惊慌大叫,在神座上再也坐不住了,纷纷凶狠扑了上来。
  古峰却是轻轻一笑,“落!”
  嗤拉……
  剑锋冲天,眼看直朝城隍面目而去,眼看近在眼前,却又猛然下落,朝着庙门狠狠一斩!
  虚空被一剑斩破,显出一道浅浅的缝隙,漏出了外面的光景。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古峰心念一动,话不多说,魂儿猛然一钻,嗖的一下,就没入那缝隙中,消失在庙宇之中。
  风驰电掣间,他走得毫不拖泥带水,让城隍和诸神都没有半点反应时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原地,其外更远远有一道畅快大笑声传来。
  “城隍,慢走不送!我走之后,城隍之位可托张生。赏善罚恶,天地至理。今日之事,毕生不忘!”
  “大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将这里当做什么地方了!”诸神愤怒。
  “神君,请派我等将这狂徒重新缉拿!”众日游神和夜游神纷纷请命。
  城隍面目阴沉,却是不发一言,心中却是又惊又怒。
  这人真是走得好生果断!
  原本正准备强行度化他,没想到他身怀修为在身,却没丝毫硬拼的想法,以言语坚定自身心念,斩出慧剑惊动诸神,却是声东击西,溜之大吉。
  不被什么所谓的颜面束缚,来去任意……
  这样的修士才是真正难缠。
  让其离开,一旦有了防备,再想抓来可就难了!
  更令他恼怒的是,这人远走之留言更隐隐有威胁。
  今日之事,若是不能给出他一个满意的结果,恐怕第二天白日就会传遍全县乃至整个人间。
  以后神道又有何颜面!
  读书人,就是这点最令人头疼。
  动不动就编写成书,大传四方,不得不令人忌惮。
  如此,只能……
  ……
  此时诸神面带惊怒恼恨,齐齐盯着上位的城隍,只等神主一声令下,祂们就立刻触动,誓要将那大胆狂徒捉拿回来,狠狠惩戒。
  但下一刻,城隍开口了,令祂们大为惊愕,“左路夜游神,何在?将宋公送回家!”
  “神主,这怎么能……”诸神大惊,正准备开口。
  “嗯?”平地一声冷哼,城隍法目赫赫,扫了过来,尽是冷酷之意。
  诸神心悸,到口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
  “宋公,请吧!”左路夜游神不敢违抗神命,走了出来。
  “小人……”那宋公面色一白,正准备辩解什么,但听到夜游神一句“请”字,无形的异力侵入心头,他立刻双目呆滞起来,不知不觉忘记之事,如同失了魂一般跟着夜游神走出了庙门。
  “张生,从现在你就是北郭县新一任的城隍了!”正在张生站在原地迟疑不定时,城隍豁然开口,让他大吃一惊。
  “什么?”
  还没等他反应,说出什么感激或拒绝的话来,就见神光乍现,一套头冠、神袍已经强行披在了他身上。
  神衣在身,原本显得怯弱单薄的一个人,立刻面目大变,里里外外透出一股神圣尊贵的气质。
  “多谢城隍神主!”张生喜不自胜,拱手谢道,此时身份不同,口中称谓也变了。
  “不必谢我!你能得此位,都是拜那古峰所赐!你去感谢他吧!”城隍言语冷漠。
  “这……”张生迟疑。
  随即城隍却是哼了一声,身形在原地消散无踪。
  诸神对望一眼,十分无奈,看着张生的眼神更是又嫉又妒。
  都说天上不会掉馅饼!
  这城隍之位,原本和这张生没有半点关系,现在却凭空落到了他的头上。
  天上掉下来个城隍神位!
  这从何处说理去?
  祂们纷纷摇头,满脸不甘,纷纷消失。
  张生站在原地,久久不动,只感觉内外皆凉,良久苦笑一声。
  自古以来,得神位之容易,恐怕再也胜过自己的幸运儿了。
  只是最凄凉的城隍恐怕也是自己了。
  “张生啊张生,你为何还不知足!你得邀天之幸,都是拜恩公所赐。大恩大德,岂能不报?”
  想到这,他抬起头来,眸中迸射锐光,魂儿打着呼啸,化作一阵幽风消散在原地,直朝古峰离去的方向追去。
  ……
  “哈哈哈……”
  古峰魂儿扶摇,一路飘飞,留下阵阵大笑。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自己虽然不惧那诸神,但那城隍作为一方正神,可不是好惹的,更为一方神域主宰。
  他可不会头铁地在别人的神域中,与其硬拼。
  一招慧剑惊住众人。
  来得无影,去也无踪!
  不知道此时那城隍和诸神又是何等表情?
  哈哈哈!
  只能说装了…就跑,可真刺激!
  想到得意处,古峰也不禁快意大笑。
  “恩公,恩公,慢点!请慢点!请等等我!”
  就在他一路向着槐安小居的方向而去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急迫地呼喊声,十分陌生却又有点熟悉。
  “是城隍派人追来了?或是他干脆亲身来此!”古峰心中一凛,回头望去。
  只见那消瘦张生样貌大变,身披一件华服,内外透露宝光,远远追了过来。
  等到古峰站定身形,他这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来到古峰面前,双手相合,深深鞠躬,直指额头似是点地。
  如此连连三次,张生这才站起身来,诚挚谢道。
  “恩公,你走得匆匆,我此来是为报恩的!”
  ……
  PS:第二更送到!求推荐票!
  推荐实力派写手的新书《从相亲开始重生》,简介:胡说的人生从相亲开始转了个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