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大圣 > 第八十一章 瞳人语耳中人

  沙沙沙……
  笔在纸上匆匆划过。
  古峰眸射幽光,奋笔疾书!
  连草稿都没有打,一行行俊秀挺拔的小字在白纸张铺就出来,字如列锦,望之悦目。
  “后世语精明者,首推汉宣,彼其吏称民安,可为效矣!而专意于检察,则检察之所不及者,必遗漏焉,故伪增受赏所从来也;语玄默者,首推汉文,彼其简节疏目,可谓阔矣!而注精于修持,则修持之所默化者,必洋溢焉,故四海平安所由然也……”
  文胆光芒闪烁,古峰将所有的心意都一一注入在笔下文字中。
  每一笔一划,都贯彻精神,细微之间,铁画银钩,结构严谨。
  而在无人可以察觉的视角中,每一字都有淡淡的云气漂浮升空,如烟如雾,每一缕都细如丝线。
  伴随着一颗颗文字写下,那一缕缕云雾又在空中如丝线一般交织起来,仿若织布,制成锦缎。
  只等到最后一笔落下,文字成篇,首尾相合。
  “嗡”的一声震响!
  文章上烟雾袅袅,缓缓升腾,竟是呈现五彩之光,如同一匹绸缎,浮到空中,随风招展。
  “咦?”县尊端坐于高台之上,俯瞰考场,猛然“咦”了一声,眸子盯着天空,竟是倒映出一朵彩色的祥云缓缓漂浮到半空中,如布如旗,风中摇曳,随之隐去,似梦似幻。
  “锦绣文章!老夫竟看到如此异象!”县尊看着天空,不由喃喃:“文气精神,飘逸不散,织如锦绣!谁人能做此文章!实在…实在…是太…奢侈了!”
  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最后只道出了“奢侈”二字。
  只因文气出体,显化异象,必是做出了非凡文章。
  而达到这一成就,必是将书读到了骨子里,精气神灌入文字中,才有如此显化,往往只有在院试和乡试中才能见到。
  现在小小一个县试就有人做出了此等文章,让县尊又是惊喜又是古怪。
  这未免大材小用,太过奢侈了一点。
  虽然如此异象,只是昙花一现,但也已十分了不起了!
  会是谁呢?
  古峰?还是玲珑学社的人?亦或者是,……
  县尊心中掠过种种猜测,一时陷入沉思中。
  “县尊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此时一旁的师爷见县尊监考的时候走了神,不禁问道。
  “没事!没事!”县尊抚须而笑,心中却是暗道。
  什么时候我县竟出了如此大才,真幸事也!
  ……
  “文气显化实在太显眼了!还是低调为好!”考场中古峰口中嘀咕一声,收敛了文气。
  此时试卷上已经被写得密密麻麻,除了最后一题“学而”以外,其他全都破题成功。
  而最后一题,也是真正的大题,需要做一篇完整的八股文。
  这就需要一定的功夫了!
  古峰心中已有想法,只是还需酝酿。
  他干脆停笔,缓缓端坐在位置上,闭目冥想起来,养精蓄锐!
  “刚才下笔如飞,现在又闭目干坐,这人到底是什么套路?”
  “他刚才到底是胡写一通,还是真才实学!”
  “真是个怪人!”
  ……
  那些考生见状,一时间被这一系列操作给弄迷糊了。
  而此时古峰只是闭目,并没有睡着。
  思绪放空,于脑海中酝酿,无数文字排列组合,最后渐渐组成了一篇华文,渐渐成形。
  放开了脑海,他随后就听到一阵沸沸扬扬地声音。
  “好文采!好文字!”
  “不,案首,是我!我的!”
  “此人是我玲珑学社的劲敌!必须铲除掉!”
  ……
  突然一阵尖锐刺耳地叫声在耳旁响起,将古峰猛然惊醒。
  他抬头望向四周,却发现考房中只有自己一人,哪里有什么人影?
  但那声音却一直在耳边回荡,尖笑不停。
  “这人似乎睡着了!”
  “我们快将小抄放到他的衣服里,让他因为作弊被取消科考资格!”
  “不错,这人才气斐然,唯有此法才能除掉这个对手!”
  “北郭县就不允许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存在!”
  ……
  “难道是……”
  古峰心中一动,眉心间一丝银光迸射,眼前场景揭开了迷雾,低头一看,赫然发现自己脚下竟然出现了十来个指甲盖大小的怪异小人,顺着自己的裤脚上飞快地爬动。
  这十个小人模样各不相同!
  其中五个身形肥胖,像是一个蛤蟆一般,一蹦一跳,来到了考桌上,大大的眼珠子鼓起,死死盯着自己的试卷,看得眼睛一眨不眨,愤怒、惊讶、忌惮……
  而还有五个耳朵细长尖尖的小人,面貌狰狞,丑恶得像夜叉一样,瘦如竹竿地身躯在衣袖里爬动,随后里面就多出了一个个纸团。
  “这人题目答得实在精妙!若能抄到,案首必然是我的!”
  “我先来的!”
  “我才是北郭县玲珑学社的分社长,都给我滚开!”
  “案首是我的!我宰了你的瞳中人!”
  ……
  为了抄袭古峰的答案,五个蛤蟆小人打成了一团,你争我夺,眼珠子都愤怒地要瞪下来了。
  “瞳中人、耳中人!”
  古峰眸子一缩,发现这十个怪异小人的面目竟是与那玲珑学社的人一模一样。
  原来这学社的人竟是擅长此等邪术,眼耳精气化生小人,偷窥他人答案,再反利用抄袭手段栽赃他人!
  难怪口口声声地要霸占童生榜?
  如此邪术,若是得逞,还当真是有恃无恐。
  遇到被人就罢了,落在自己的手上,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古峰目中尽是寒光,伸手凌空抓下。
  “咦?天怎么黑了!”
  “不好!那是五指山!”
  “那人醒了,快逃!”
  ……
  十个小人尖叫着逃离,但已经为时已晚。
  古峰一把抓下,将它们紧紧攥在手中,狠狠一捏。
  噗噗噗……
  眼珠子被挤爆,四肢扭曲,脑浆迸裂……
  十个小人被古峰硬生生捏爆了,溃散成一团团腥臭的黑气。
  但一落到地上,那些黑气迅速凝形,竟又是重新化出脑袋、身躯、四肢……到处奔走起来,口中更是叫嚣不停。
  “你杀不死我的!”
  “我要撕毁你的试卷,夺了你的案首之位!”
  “啦啦啦……案首是我的,是我的!”
  ……
  十个小人一窝蜂而上,面目狰狞,想要抓住试卷,狠狠撕裂。
  一旦试卷有毁,古峰一场考试,可就前功尽弃了。
  邪气化形吗?
  古峰却是不慌,既然如此,他猛然掀开试卷最后一页,上有考题“学而”二字。
  他笔沾浓墨,一挥而就,一句破题。
  “圣人于心之有主者,而决其心德之能全焉。”
  语气磅礴,跃然纸上,突然之间,字字迸射,大放光明,
  浩然之气,扫荡一切邪祟。
  ……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