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大圣 > 第八十二章 文惊圣诛鬼神

  “啊啊啊……”
  一笔落下,正大光明。
  浩然气机跃然纸面,如大日当空,扫荡出去。
  诸多小人如曝晒在烈阳大日之下,浑身焦黑一片,如被烤焦了一般,冒出腥臭的黑烟,渐渐融化。
  但不管它们叫得如何凄惨,别人也是听不到的!
  行于鬼祟之道,必不见于光天化日之下。
  古峰更是充耳不闻。
  “圣人之所以能够控制自己的心智,取决于圣人既能具备健全的心智,又能具备高尚的品德。!”
  古峰以“圣人于心之有主者,而决其心德之能全焉”破题之后,立刻文思泉涌,似乎把握到了上古“圣人”的精神,他们的胸怀、德操、气概……
  于是灵感顺水而下,又升起新的明悟。
  称之为志士仁人的人,都是力求做到既有健全的心智,又有高尚的品德而不被私欲迷惑的人这样的人在面临生死考验时,我们只看到他们如何做到问心无愧而不会顾虑自己的生命。
  这就是孔夫子之所以对哪些既无志气又不仁义的人发出感慨的原因所在。
  奋笔疾书之间,古峰的精神,感受着自己对上古“诸子”圣道的领悟和崇敬,精气神凝练,并不发散,全部灌输于一笔之下,文字飞扬。
  “夫志士仁人皆有心定主,而不惑于私者也。以是人而当死生之际,吾惟见其求无惭于心焉耳,而于吾身何恤乎?此夫子为天下之无志而不仁者慨也。故言此而示之。”
  破题、承题,随后就是起讲。
  “故言此而示之。若曰:天下之事变无常,而生死之所系甚大。固有临难苟免,而求生以害仁者焉;亦有见危授命,而杀身以成仁者焉,此正是非之所由决,而恒情之所易惑者也。吾其有取于志士仁人乎!”
  然后是起二股、过接、中二股、后二股、束二股……
  ……
  八股文结构严谨,一字一句都要严谨地格式。
  方寸中腾挪,更显功夫。
  文篇铺开,古峰句句扣题,隐隐于庙宇之中供奉的“诸子”共鸣。
  万古岁月,斯人已去,精神不朽,文气浩荡而入大河,奔腾与寰宇之中。
  古峰写一个字,都好像是对自己的灵魂念头,来了次洗礼。
  猛然间,笔墨如九天银河落下,意到极致精华处。
  过犹不及!
  是收尾的时候了!
  古峰心念一动,陡然一提笔,再次写就。
  “是其以吾心为重,而以吾身为轻,其慷慨激烈以为成仁之计者,固志士之勇为,而亦仁人之优为也。视诸逡巡畏缩,而苟全于一时者,诚何如哉?以存心为生,而以存身为累,其从容就义以明分义之公者,固仁人之所安,而亦志士之所决也,视诸回护隐伏,而觊觎于不死者,又何如哉?是知观志士之所为,而天下之无志者可以愧矣;观仁人之所为,而天下之不仁者可以思矣。”
  ……
  最后一笔落下,颗颗文字大放光明,如星辰密布于天穹之上,连绵而成磅礴之势。
  十个小人连一声惨呼都没发出来,就无声融化。
  轰隆!
  雷音一起。
  纸面上升起浓浓地精气,庞大压抑,陡然如一道狼烟冲天而起,似是汇聚了某种高悬于天地中亘古不灭的大河之中。
  嗡嗡嗡,嗡嗡嗡!
  考房外不远处,县学之中供奉的“诸子”牌位、塑像,竟陡然颤抖作响,连响三声。
  “文惊诸子,圣音三响。谁的文章、文气有如此成就,符合了诸圣之道,这是什么文章?我要看看!”县尊惊疑出声,恨不得立刻下台,找到那考卷,拿在手中狠狠一饱眼福。
  但科举乃国之大事,他还是压住了内心的冲动。
  而一旁主考官之一的县学正身子本已站起,又缓缓坐下,心中暗忖。
  “虽只是县学的诸子排位,但也非大才不可惊动!此人早已有出县达府之才,一场县试是挡不住了!北郭县这文乡僻壤也要飞出个麒麟才子吗?”
  ……
  诸多考官在高台上若有所思。
  “啊啊啊!……”
  突然考场中响起一阵凄惨至极地痛吼声,传遍四周,将整个考场都惊动了。
  “发生了什么?”
  “哪来的惨叫声!”
  “好可怕的声音!”
  ……
  “李捕头,快去看看发生何事了?”县尊面色严肃,沉喝一声。
  “县尊,不好了!里面有十个考生突然羊癫疯犯了!”李捕头走上前道。
  “还快将他们抬出去,别打扰了考场的秩序!”县尊当机立断道。
  “是!”李捕头手一挥,率领三十多个差役如狼似虎地扑了过去。
  随后就见到考房中被接连抬出了十个凄惨的人影,嘴角流出白膜,其中有五个眼睛上竟是长出一层层白色的阴霾,如同一层眼睑一般,更有五个耳朵流出黑色地浓血,一个个歪嘴斜眼,与羊癫疯没什么区别。
  而他们衣袖上赫然都统一绣着七星图案。
  “是玲珑学社的人!”
  “他们怎么一起羊癫疯了?”
  “太古怪了!”
  ……
  考房中压抑不住地低语。
  每个考生见到都深深为之错愕,更是为之狂喜。
  少了十个竞争者,此次童试中榜有望了!
  随后不等监考的衙役训斥,他们一个个自己埋头苦写起来,心头希望大增。
  “如此凄惨,必是邪术反噬的结果!”县尊见状,面色不动,嘴角却是暗暗冷笑。
  早就有听说,这玲珑学社立身不正,喜欢用异术参加科举。
  只是此事一直只是传闻,从没人抓到证据。
  再加上这学社成员众多,在朝廷更有靠山,连他一个县尊都等闲动之不得。
  今日邪术却被人所破!
  当真痛快!
  此事难道和刚才的惊圣文篇有关?
  县尊不禁遐想。
  很有可能!
  文篇惊圣,浩然之气,不容邪祟。
  此篇一出,邪祟再无容身之地。
  有此篇镇压,今日北郭县之县考将是有史以来最公平的一次,真是妙哉!
  若此时有酒,当痛饮三壶!
  哈哈哈……
  “将他们抬出去!卷子废除!”县尊沉喝一声,走回高台上,安然座下,心中不禁痛快。
  “咦?”就在这时,他见到考房中一个修长身影缓缓走了出来,来到了自己面前,不由一惊,“是你!难道你要……”
  古峰双手作辑,缓缓一礼,这才缓缓开口。
  “老大人,学生来此交卷!”
  ……
  PS:第二更。后面还有三更,正在码字中。求订阅求支持,叶子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