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梦回大明春 > 018 土司往事

  宣慰司属于土司机构,行政级别有些类同于“府”。其主官便是宣慰使,地方军政一把抓,跟唐朝的边疆藩镇差不多。
  水东宋氏和水西安氏,在各土司当中尤其特殊。
  因为他们都是贵州宣慰使,官衔挂的是“省”字头,治所皆设在贵州城,分别辅佐贵州左右布政使。
  什么意思?
  拥有军政大权的副省实权官员!
  水东宋氏统辖十二个长官司,即拥有十二个州的地盘,这十二个小土司也全部姓宋。
  水西安氏,实力更强。
  两家如果联合起来,可以掌控小半个贵州。
  就在宋际把王渊等人送到城外驿站时,宿醉的宣慰使宋然也终于睡醒。他几乎是滚下床的,因为身体太过肥胖,便是有侍妾搀扶,也很难直接坐起来。
  刚刚洗漱完毕,便有下人进来通报。
  “有什么……哈……事啊?”宋然打着哈欠问。
  那人趴在地上,禀告道:“老爷,贵州巡抚汪大人召见。说是提学副使席大人也在,让你过去商量办学之事。”
  宋然肥嘟嘟的脸上,突然浮出一丝冷笑:“让他们慢慢等着吧。对了,去催一催安贵荣,要安氏赶紧准备进京献马。”
  宋氏和安氏虽然矛盾重重,但在面对汉家官员的时候,他们瞬间就成了合作伙伴。
  贵州巡抚汪奎乃言官出身,成化二年星变,很正常的天文现象而已。
  此君当时还只是小小御史,借着星变为由头,一举弹劾将近三十位官员。从宫中太监到受宠僧人,从尚书、巡抚、大理寺卿到各路勋贵,都被汪奎进行无差别攻击,简直就是一条逮谁咬谁的疯狗。
  宪宗皇帝气得直发抖,打了汪奎一顿屁股,然后贬谪到夔州去当通判。
  屁股打得越响,这货的名声就越响,因为他弹劾得有理有据,并没有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孝宗皇帝嗣位登基,汪奎立刻时来运转。通判、同知、知府、布政使、副都御史,这些官职一路升迁,他只用了十四年时间。
  然后,汪奎就倒大霉了,以副都御使的身份,被派来贵州当巡抚。
  此地皆蛮夷,只论刀剑,不论口舌,汪奎实在是喷不动啊!
  但这货始终不消停,多次向朝廷告状,甚至一度把宋然的宣慰使给撸了,改成宋际的父亲代理宣慰使之职。宋然凭借给朝廷献马,趁机贿赂中央大佬,这才把自己的土司职务给拿回来。
  对于汪奎而言,他喷人的出发点,无非为了邀名和升官。宋然当不当土司无所谓,只要自己没升职,那就继续开喷,至少也得平调离开贵州,这破地方他实在不想待下去了。
  正巧,贵州专职副提学官席书到任。此人也是个有政治追求的,想在贵州推行文章教化,立即就跟汪奎联手搞事。
  二人督促安氏和宋氏兴办社学,如果两家土司不听话,那就上书朝廷告状去。弹劾他们刻意荒废驿站,用心叵测,图谋不轨!
  宋然、安贵荣当然要反击,他们正在搜集良马。打算以献马为借口进京,贿赂太监和官员,弹劾汪奎勾结贼妇米鲁。不但要把汪奎一撸到底,还想一劳永逸,趁机让朝廷撤废贵州巡抚之职。
  历史上,他们成功了。
  在刘瑾的帮助下,贵州不再有巡抚职务,直至刘瑾倒台才复设巡抚。
  至于说汪奎勾结米鲁,那纯属扯淡。
  因为汪奎担任贵州巡抚的时候,米鲁之乱都快平定了,他还勾结个锤子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再来聊一聊米鲁之乱,那可是弘治朝的大型伦理言情战争剧。
  普安土司隆畅有个美妾叫米鲁,因为夫妻矛盾打架,米鲁不堪家暴回了娘家。
  隆畅年老,打算让儿子隆礼继承土司,顺便把小妈米鲁接回来。隆礼兴冲冲的跑去,发现小妈跟土司阿保好上,他当即义愤填膺,也把小妈给睡了。销魂之余,隆礼都懒得回去继承土司,从此三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隆畅得知消息大怒,举兵攻打阿保地盘,烧掉阿保寨子,杀死自己的亲儿子隆礼。
  米鲁听说小情郎惨死,便拉上大情郎去报仇。在毒死丈夫隆畅之后,米鲁又有了新操作,居然扯旗造反,自号“无敌天王”,家暴演变成一场波及云贵两省的大叛乱。朝廷为此损失惨重,云贵交界的十多个卫所,三十四位将官全部阵亡。
  嗯,宋然给贵州巡抚汪奎罗织的罪名,便是弹劾他跟米鲁有男女私情。这种花边新闻历来畅销,保证轰动朝野上下,朝廷百分之百要将汪奎撤职。
  宋然海吃胡喝一顿,被人搀扶着出门,却见女儿也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里?”宋然问道。
  宋灵儿已经翻身上马:“阿爸,我打算去抓一只竹熊。前几天都没抓到,被它给跑掉了,今天我要挖个陷坑,再用大网把竹熊给捆住。”
  宋然又问:“你有多久没去族学读书了?”
  宋灵儿顿时愁眉苦脸,噘嘴道:“阿爸,我一读书就头疼,你就饶我小命吧。更何况,汉家的学问又没用处,你不也讨厌读书吗?”
  宋然自吹自擂道:“你阿爸年轻的时候,读书可厉害得很,便是考科举也轻轻松松。你已经十二岁了,好生读几年书,我给你挑个贵州举人做夫君。”
  “我才不嫁读书人,整天之乎者也,连杀只鸡都不敢,”宋灵儿一手拉缰绳,一手叉腰坐于马背,憧憬幻想道,“我未来的夫君,肯定是力大无穷、弓马娴熟,能够搏杀虎豹的英雄豪杰!”
  “唉!”
  宋然叹息一声:“跟你说了也不懂,懒得白费口舌。从今天起,你必须到族学去读书,逃课一天,我就关着饿你一天。阿猜,阿旺,把她给我好生看管住!”
  “是,老爷!”
  宋灵儿身边的两个护卫,立即就变成了督学官。
  “我才不去。”
  “驾!”
  宋灵儿挥动鞭子,策马夺门而逃。
  宋然气得浑身肥肉乱抖,喝令道:“快,快,把她给我抓回来!”
  护卫们连忙翻身上马,呼喊劝阻。又不敢追得太急,万一宋灵儿惊慌坠马,他们的小命也就不保了。
  宋灵儿骑的虽是一匹幼马,却乃贵州城一等一的良驹后代。她自身也马术超群,轻轻拉动缰绳,马儿便越过高高的大门槛,在街道上肆无忌惮的狂奔而去。
  东城区的居民早习惯了,一听到马蹄声,隔得老远就纷纷躲避,一路上居然畅通无阻。
  宋灵儿还有心情回头,隔空跟护卫们开玩笑:“哈哈,你们肯定抓不到我,今天就来比试一下马术!”
  一追一赶,鸡飞狗跳。
  快到东门的时候,护卫们大喊:“关闭武胜门,快快关闭武胜门!”
  宋灵儿闻言稍微减速,左手拉拽缰绳,拐弯朝着北门而去。
  北边的柔远门,宋家奴仆可管不了,那里是汉人官员说了算。
  那些护卫一脸苦相,他们如果全力加速,早就已经追上了。但追上又怎样,还能用钩索把小姐放翻在地?只能陪着她一起跑,跑到马儿疲惫为止。
  宋灵儿愈发得意,在奔出北门的一瞬间,居然坐直了身体欢呼:“竹熊,我宋灵儿来了,今天一定把你抓住当坐骑!”
  好嘛,这死丫头抓熊猫,不是拿来当宠物,而是想要更换交通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