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梦回大明春 > 024 忍辱负重

  按后世史学观点,贵州共有四大土司,即播州杨氏、思州田氏、水西安氏、水东宋氏。
  播州即遵义,明中期隶属于四川,因此杨氏土司暂且不提。
  在明朝开国之初,思州田氏最为强大,独占贵州五分之二地盘,下辖一府、一县、十四州、五十二长官司。即便把宋氏和安氏凑在一起,实力都远远不如思州田氏。
  幸好,田氏内斗,一分为二,连续几代自相残杀。
  朱元璋趁机改土归流,收回部分地盘,改设州县和卫所。
  即便如此,田氏仍旧内斗不休。
  到永乐年间,思州田氏首领田琛,不但杀死思南田氏首领的弟弟,而且还刨坟戮其母尸。
  朱棣趁机改土归流,收回部分土地,又设了几个州县卫所。
  思州田琛因此心怀不满,怒而举兵造反。朝廷出兵五万讨伐,将田琛革职斩首。
  思南田氏也不消停,田宗鼎告发祖母杨氏与宣慰副使通奸。杨氏反戈一击,告发孙子田宗鼎弑母,朱棣趁机再次发兵征讨。
  就此,思州、思南二田覆灭,朝廷将其辖地分设为八府。
  这才有了宋氏和安氏的风光!
  特别是宋氏,因为田氏的某些地盘,实在难以改土归流。朝廷干脆扔给了宋氏统治,令宋氏辖地几乎扩大一倍,终于拥有跟安氏叫板的底气。
  为什么要讲这些土司往事?
  因为在田氏内乱之时,安氏和宋氏皆为孤儿寡母,两个女人带领各自部族日渐兴盛。她们分别是顺德夫人奢香,以及明德夫人刘淑贞,多次出兵帮助朝廷稳定贵州,川黔驿道也是她们出力修通的。
  有这两位夫人的丰功伟绩,在水东、水西之地,女性地位都非常高——相对别处而言。
  就拿水东宋氏来说,虽然经常搞联姻,用女子拉拢豪杰和富商。但宋家的女儿,天然享有读书资格,嫁到夫家也依旧强势。如果实在看不起男方,不愿嫁给歪瓜裂枣,甚至还有拒绝婚配的选择。
  宋灵儿可以拒绝婚配,但不能拒绝读书,她是被捆来族学的。
  跑到王渊跟前,宋灵儿不满道:“喂,跟你说话呢,又变哑巴了?”
  “你在跟我说话吗?你刚才明明在跟穿青蛮子打招呼。”王渊歪头笑看着对方。
  宋灵儿说:“你就是穿青蛮子啊。”
  王渊摇头:“我是穿青人,但不是蛮子。我父亲是汉人,说的是汉话,我读的也是汉家经典。”
  “都一样,反正是蛮子。”宋灵儿不以为意。
  王渊开始跟她讲道理:“那我可以叫你仲家蛮子吗?汉官蔑称你等为仲家苗,照这说法仲家也是蛮子。”
  宋灵儿反驳道:“普通的仲家人可称蛮子,但我们宋家是土司,早就不是蛮子了!”
  “但在汉官眼中,土司也是蛮子,对不对?”王渊问道。
  宋灵儿讥讽说:“汉官跟我那族兄一样,读书把脑子都读傻了,他们根本分不清楚。”
  王渊面露微笑:“英雄所见略同。那些分不清穿青人和蛮子的,多半也是脑子傻掉了,就像汉官分不清土司和蛮子一样。”
  “好大的胆子,你竟敢说我傻!”宋灵儿怒目圆瞪,居然立刻反应过来。
  王渊仔细分析道:“道理都是相同的。你若是不傻,那些汉官也不傻。若那些汉官不傻,他们就说对了,你们宋家也是蛮子。你承认自己是蛮子吗?”
  “当然不是!”宋灵儿斩钉截铁道。
  王渊又说:“既然你不是蛮子,那些汉官就傻。跟汉官一样,分不清穿青人和蛮子的也傻。是不是这样?”
  “等等,我理一理!”宋灵儿开始认真思考。
  王渊提着书箱朝族学大门走去,笑道:“你慢慢理吧,等理清了再来跟我争辩。”
  宋灵儿的脑瓜子飞速运转,发现怎么也理不清楚。
  如果承认穿青人是蛮子,那她宋家也是蛮子;如果不承认穿青人是蛮子,那她宋灵儿就是个傻子。
  想来想去,宋灵儿必须在蛮子与傻子之间,为自己做出一个恰当选择。
  于是问题就演变成,我该当蛮子还是傻子?
  好难决定啊。
  “啊啊啊啊啊!”
  “不想了!”
  宋灵儿脑袋抓狂,使劲跺脚。纠结好一阵,终于追上去大喊:“喂,你等我一下!”
  阿猜和阿旺的职责,是护送小姐读书,此刻只能在外等待。
  阿猜经过一番冥思苦想,皱眉道:“如果是我,就承认自己是蛮子,当蛮子总比当傻子好。”
  “我两个都不当。”阿旺明显更聪明。
  阿猜把自己代入宋灵儿的角度,说道:“总得选一个吧。”
  阿旺说:“你傻啊。小姐收回那些话,就什么都不用当了。”
  阿猜挠挠额头:“也对,我怎么就没想到?”
  阿旺懒得再跟傻子说话。
  ……
  课堂里人不多,加上穿青寨孩童,也就二十多个的样子。
  宋氏子弟,只有一半在北衙这边读书,还有一半在养牛圈族学读书。
  即便宋氏号称诗礼传家,但到这一代,都不再把文章当回事。碍于族规,大部分孩童在族学厮混两年,能背诵《三字经》、《千字文》了,便欢天喜地的学成归家,此生再也不想拿起书本。
  “王二哥,快坐这边!”刘耀祖招手道。
  王渊提着书箱走过去,见袁达一脸愤懑,问道:“袁三怎么了?”
  刘耀祖低声说:“我们几个,刚才被人欺负了。不过也没什么,反正是来读书的,被欺负也不会少二两肉。”
  袁达紧握拳头,双目通红:“王二,我不想读书了,我想回寨子里!”
  “你知道什么叫胯下之辱吗?”王渊问。
  “没听过。”袁达道。
  王渊详细解释道:“汉朝的开国大将、淮阴侯韩信,从小就胸怀大志。年轻时,他跟人起了争执,被迫从别人胯下钻过。但他忍辱负重,最终做出一番大事业,曾经欺负他的人,全都得跪下给他磕头赔罪。你刚才受的欺负,能跟胯下之辱相比吗?”
  “不能。”袁达摇头。
  王渊又说:“你想成为韩信那样的大将,凭借军功封侯吗?”
  “做梦都想!”袁达连连点头。
  王渊笑道:“那就忍。”
  “袁二,我不想忍,也不想当什么将军。”旁边的方正哭丧着脸。
  寨中巫医贺家的两个孩童,亦跟着说:“我们也想回寨子,这里的人都好坏!”
  王渊告诫道:“寄人篱下,务必忍耐。”
  话音刚落,便有几个宋氏子弟过来,一脚踹歪王渊的桌子:“你也是新来的蛮子?”
  “唉。”
  王渊叹息着把桌子扶正,又将翻在地上的书箱捡起,拱手道:“在下王渊,不知各位怎么称呼?”
  为首那人大概十二三岁,双手叉腰,气焰嚣张道:“我叫宋夔,龙里司长官是我爷爷!”
  宋夔的父亲叫宋储,颇受族长宋然宠爱,是内定的宣慰使继承人。
  王渊非常有礼貌的说:“见过宋公子。”
  “哈哈哈哈,我们都是宋公子,你是在拜见哪个?”另一个孩童大笑。
  宋夔指着王渊的鼻子:“你给我磕个头,我就让你在宋氏族学读书!”
  王渊问道:“如果我不磕头呢?”
  “那我就打你!”宋夔亮出拳头。
  王渊又问:“如果打不过我呢?”
  “哈哈哈哈!”
  一群宋氏子弟捧腹大笑,似乎王渊说得很滑稽。
  此刻宋灵儿已经走进课堂,她没有出言阻止,反而站在一旁看好戏。
  另外还有几个宋家的女孩子,也纷纷围拢过来。一些表现得很兴奋,一些面露不忍之色,但都没有站出来帮王渊说话。
  “居然还敢顶撞我,打死你个蛮子!”宋夔挽起袖子,一拳打向王渊面部。
  拳头打出一半,王渊猛然起腿,宋夔瞬间倒飞回去。
  “唉哟,我的肚子!”
  宋夔双手捧腹,表情痛苦,疯狂叫喊道:“快一起上啊,打死这个蛮子!”
  其他宋氏子弟终于反应过来,抄起板凳、书包、砚台、课本等武器,一窝蜂的朝王渊身上打去。
  “打起来啰!”
  宋灵儿激动得跳上书桌,唯恐天下不乱,拍手大叫道:
  “不要用书,用板凳砸他!”
  “你没吃早饭啊,使大点力气!”
  “踹他裆,踹他裆啊!”
  “哇,这拳厉害,把人都打飞了。”
  “读书好有意思,早知道我早来了,天天都能看人打架。”
  “喂,你们再打呀。那么多人打一个,还全都被打趴下,也太给宋家丢脸了!”
  “……”
  课堂里一片狼藉,桌椅翻到遍地,书本字纸乱飞。
  王渊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跟他打架的孩童,一个个鼻青脸肿,吓得不敢再接近。
  说好的忍辱负重呢?
  穿青寨孩童们,都傻傻看着王渊。
  今天沈师爷在跟席大人玩耍,并没有来宋氏族学教书。
  负责授课的是廖夫子,他走进课堂愣了愣,随即视若无睹,走到前边坐下说:“咳,开始上课!”
  宋氏子弟也没把老师当回事儿,各自将书桌扶正,扭头恶狠狠的怒视王渊。
  宋灵儿从桌上跳下来,抱怨道:“太没劲了,我都还没看过瘾呢。”她把书袋随手一放,举手道,“先生!”
  “何事?”廖夫子问。
  宋灵儿道:“先生,我听说君子有六艺,其中就包括射箭,不如你教我们射箭吧。”
  廖夫子的面部肌肉连续抽动,终于憋出两个字:“不会。”
  “那你不是君子!”宋灵儿道。
  “哈哈哈哈!”
  刚才被王渊揍得满头包的宋氏子弟,突然就哄堂大笑起来。戏耍老师和新生,是他们读书的全部乐趣,这地方实在没有别的娱乐项目。
  “哐!”
  教室大门被一脚踹开,校长宋炫走进来,众孩童顿时捧书朗诵:“人之初,性本善……”
  宋炫是远近闻名的大诗人,也是公认的宋家第一才子。他猛然踹翻距离最近的书桌,厉声呵斥道:“谁再吵到老子看书,全部吊起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