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梦回大明春 > 005 以理服人

  沈复璁正待考察弟子的学习情况,突然有人跑来王家串门儿。
  来者分别是寨主方阿远、木匠刘汉和猎户袁刚,身后还跟着他们的几个儿子。
  这穿青寨的居民来历,大都不怎么正常。
  方阿远的先祖是元代奴隶,刘汉是贵州城的逃亡匠户。
  至于袁刚嘛,自称其先祖为赵普胜义子,因不容于陈友谅,才隐姓埋名从湖广逃到贵州。
  认真来讲,袁刚也算王渊的老师,一手神箭术就是此人教导。
  而且在整个穿青寨,只有袁刚真正清楚,王渊的刀法比箭术更猛,他传授刀法时藏私都无济于事——赵普胜当年的外号,可是唤作“双刀赵”,打得徐达完全没有脾气。
  可惜啊,传到袁刚这一代,只留下刀法和箭术,兵法什么的早已遗失,甚至连字都不认识了。
  袁刚生得人高马大,俯视打量沈复璁,指着后者鼻子问:“你就是渊哥儿请上山的先生?”
  这种态度让沈师爷极为不满,但也只能追思勾践、韩信等历代先贤,不与此类粗蛮之人一般见识。
  沈师爷当即作揖,带笑回答:“鄙人沈复璁,字慰堂。”
  “听说你很有学问,”袁刚顺手把两个儿子拉过来,“这是我家老二袁志、老三袁达,以后就跟着你读书了。如果这两个小兔崽子不听话,随便你怎么打,打死了再喊我来收尸,打不死别来跟我废话。”
  沈师爷连连赔笑:“不至于,不至于。”
  袁志已经快十五岁了,一脸不屑的看着沈师爷,对自己老爹说:“阿爸,这种病秧子也有资格教我?我一只手就能打死他!”
  “啪!”
  “轰!”
  袁刚一巴掌将儿子扇得转圈,接着又起一脚,把儿子踹飞到墙壁上,呵斥道:“你晓得个锤子!箭术、刀法学得再好,到头来也只是个蛮子,只有读书做学问才有前途!”
  袁志蹲在墙角晕了好一阵,捂着红肿的脸颊说:“刘木匠也识字,还不在外面活不下去,逃到咱穿青寨才能过日子。”
  “刘木匠算个球!”袁刚大怒,抡起拳头准备再打儿子一顿。
  刘木匠莫名中枪,尴尬笑道:“袁大哥,你就好生教训儿子呗,何必连带着埋汰我?”
  袁刚鄙视其一眼,完全不给面子:“你本来就算个球,窝窝囊囊,连下山抢亲都不敢。要不是周瞎子被狼咬死了,他老婆凑合着跟你过,你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这倒也罢了,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还怕老婆!你脸上的伤,是昨晚被老婆挠的吧?”
  “老婆”这种称呼,在宋代就已经有了,“爸”、“妈”出现得更早,所以大家不要来挑刺。
  “咳咳。”刘木匠连声咳嗽,埋着脑袋不再言语。
  黑山岭寨的人口,大概有一千二百左右,男女婚配一般都比较正常。只有刚上山的新人,由于垦荒不利、穷困潦倒,或者过了适婚年龄,才会被迫选择下山抢亲。
  王渊的阿爸属于第一种,他上山开垦了几亩地,因为缺水缺粪缺种,最初几年过得很糟糕。此类穷汉,寨中少女都看不起他,只能跑去山下抢女人成家。
  刘木匠则属于第二种,他逃上山已经三十多岁,虽然凭借木匠手艺很吃香,无奈此人性格软弱不堪,就只能跟寡妇搭伙过日子。
  当然,还有第三种,长得歪瓜裂枣,或者身体有疾,寨中女子也是不愿嫁的,那就只好去外面抢了。
  袁刚和刘木匠,一个蛮横,一个软弱,瞬间把气氛搞得很僵。
  还是寨主方阿远通晓事理,对沈师爷说:“沈先生,一只羊是赶,一群羊也是放。既然你在教王二读书,不如把这几个孩童也一并教了。”
  一个王渊已经够难伺候了,还让老子教一群蛮夷子弟?
  沈师爷顿觉头疼欲裂,又不敢直接拒绝,只能说:“方寨主,黑山岭寨并未编户,寨中子弟无法参加科举,读了书也没有用处啊。”
  “就这么定了,”方阿远不给对方推脱的机会,“至于读书有用没用,等以后再说。这人活在世上,还怕学的东西太多?”
  沈师爷硬着头皮奉承道:“寨主高瞻远瞩,所言极是,鄙人佩服。”
  只有刘木匠态度尊敬,屈着身子抱拳致谢:“沈先生,我儿子就托付给你了。等芒种过后,我就给先生打一套家具,以报答先生的教导之恩。”
  这倒是提醒了方阿远,方寨主非常大方:“沈先生的口粮,我方某人包了,每个月肯定让你吃上肉!”
  无力抗拒的沈师爷,居然还打蛇上棍,腆着脸问:“有酒没?”
  “你说呢?”方阿远冷笑反问。
  沈师爷立即缩着脖子赔笑:“我就问问而已,哈哈,问问而已。”
  从此,沈复璁的学生,从一个变成五个半。
  其中四个,分别是方阿远的幼子方正,袁刚的次子袁志、三子袁达,以及刘木匠的独生子刘耀祖——这几个孩童的名字,都是文化人刘木匠给起的。
  另外一个半,当然是王渊、王猛兄弟。
  王猛只能算半个学生,每天被弟弟拉来旁听一阵,便跟着父亲干活去了。他的心思不在读书上边,而是指望着成亲,正在悄悄跟方寨主的次女谈恋爱。
  大人们很快就离开了,几个学生坐在黑板前,除了王渊和刘耀祖之外都在开小差。
  不等沈复璁开口,年龄最大的袁志就问:“沈先生,你是怎么被流放到这里的?不会是偷人老婆被逮了吧?”
  “哈哈哈哈!”
  方正顿时捧腹大笑,这位寨主家的公子,指着沈复璁说:“肯定是,我听说汉人有通奸的罪名。”
  沈师爷脸色一黑,倒执孔雀羽扇当戒尺:“你们的父亲有过嘱托,谁不听话就往死里打!”
  袁志“噌”的站起来,个头比沈师爷还高:“病秧子,你打我试试!”
  沈师爷立刻不说话了,寻思着该怎么找台阶下。
  刘耀祖怯懦提醒道:“袁二哥,我爹说应该尊敬师长,先生是天,我们当学生的是地,你不能跟先生这样说话。”
  沈师爷闻言顿喜,感动莫名:天可怜见,总算有一个乖巧弟子了。
  袁志一脚把刘耀祖踹翻,复又揍了两拳:“你阿爸就是个软蛋,连抢亲的胆子都没有,他说话算个屁!”
  刘耀祖被打得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哆嗦道:“不……不许你说我爹的坏……坏话……啊,袁二哥别打,我要被你打死了!”
  一直默默看戏的王渊,此刻终于说话:“袁二,闹够了没有?”
  袁志觑了王渊一眼,鼻孔朝天道:“怎么,王二,你不服是不是?来来来,咱俩打一架,谁赢了听谁的。”
  “可以。”王渊缓缓站起。
  袁志十五岁,王渊十岁,两人站在一起,从身高方面就立见分晓。
  刘耀祖壮着胆子爬起来,偷偷拉王渊的衣角:“王二,你当心些。袁二哥的拳头厉害,打人特别疼,好几回我都以为自己快死了。”
  袁志一边挽袖子一边说:“王二,你是我阿爸的徒弟,箭术确实练得不错,但比拳头可就难说了。阿爸让我别跟你打架,你还真的蹬鼻子上脸了?今天我就要让你晓得厉害!”
  王渊笑道:“我想,你应该听岔了意思,你阿爸那样说,是怕你被我揍得太惨。”
  “就你这小身板?”袁志一脸不屑,“就算我站着让你打,也跟挠痒痒一样!”
  “那你试试。”王渊的笑容愈发灿烂。
  袁志大喇喇站着,自信满满,拍胸膛道:“来吧,我让你打!”
  王渊抡起小拳头,一拳打过去。
  袁志瞬间脸色煞白,疼得五官变形,弓身捂腰,痛呼道:“你你你……你别打我腰子啊!”
  “好。”王渊从善如流,起腿横扫对方脑袋。
  袁志连忙抬臂阻挡,顿觉疼痛难当,像是被人用铁棒敲打一般,骨头似乎都要被敲断了。
  还没等袁志缓过劲来,便见一个拳头越来越大,狠狠砸在他左眼眶上,瞬间有一种自己眼睛被打爆的感觉。
  接着额头又中了一拳,袁志下意识捂住额头,肚子再被膝盖顶了一下。五脏六腑已经翻江倒海,“哇”的一声,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王渊还在继续暴打,旁边的袁达连忙跑来拉扯:“王二,别再打了,我二哥要被你打死了!”
  “服了吗?”王渊问道。
  袁志躺在地上蜷成一团,浑身上下都在疼,不知道该捂住哪里好,哭声道:“服了,服了。王二,你的拳头厉害,我以后都听你的!”
  王渊整理衣袖,文质彬彬,态度谦和,朝着沈师爷抱拳道:“学生最擅以理服人,袁二已经被我说服了,保证不会在课堂上捣乱。先生,请你开讲吧。”
  沈师爷看着被打成猪头的袁志,又看着地上那一滩隔夜饭,不禁嘴巴大张,下意识点头道:“啊……好,好,我们开讲,我们开讲。”
  (说下更新时间,从下一章开始,凌晨0点更新,下午2点更新,一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