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梦回大明春 > 009 要留清白在人间

  人是一种适应性动物。
  短短几天时间,沈师爷就适应了山中生活,也适应了自己现在的身份,甚至张口闭口以“为师”自称。
  至于沈复璁和王渊的关系,也似乎发生了某种微妙变化。
  无论是王渊的读书天赋,还是林子里的蚯蚓池,抑或晒坝那边的三合土,都只起到一个积累催化作用。
  真正的质变,竟是那句“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沈复璁的主要才能,并非做八股文章,也非教孩童读书,他是一个工龄长达十多年的师爷。他上能揣摩朝堂决策,下能操控佐官胥吏,不洞明世事,不人情练达,又怎能做到如此地步?
  那副出自《红楼梦》的对联,等于直接说到沈复璁心坎里,完美总结了他这些年的做人经验。
  沈师爷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甚至激动得当场立誓求官,对王渊具有宿慧之事深信不疑。他已经不把王渊视为普通弟子,而是当做可以彼此扶持的奋斗友人。
  在青杠林的另一端,被人为砍出一大块空地。
  空地中央,有个泥巴垒成的大土窑。
  沈复璁来到窑前,仰望片刻,说道:“渊哥儿,这石灰窑,恐怕不是你一个人能建起来的。”
  王渊嘿嘿直笑,不做解释。
  刘耀祖抢着回答:“王二哥把方寨主骗惨了,说窑子烧出的东西能修水渠,害得全寨都帮着他造石灰窑。大家忙活了两个农闲时节,结果引水渠现在都还没修,方寨主气得要烧王二哥家的房子。”
  “方寨主没那么好骗吧?”沈复璁狐疑道。
  王渊一脸贱笑:“哈哈,此事不便细说,咱们暂且不提了。”
  其实过程很简单,作为一只资深工程狗,发现黑山岭到处是石灰岩,而且还很容易找到高岭土。王渊能想到什么?
  当然是烧制水泥啊!
  上辈子,王渊家里就是开水泥厂的,只不过后来搞环保被关停了。
  但穿越之后,无论王渊怎么做实验,即便架起传说神器土高炉,依旧无法达到可以烧制水泥的炉温。
  无奈之下,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把三合土搞出来再说。
  三合土和水泥一样,主要原料都是石灰岩,但烧制所需温度要低好几百度。
  为了说服方寨主建土窑,王渊可是费了大力气。忽悠说这玩意儿烧出的东西,可以用来修建引水渠,方阿远这才半信半疑召集人手。
  黑山岭寨那么穷,除了土地贫瘠以外,主要就是缺少灌溉用水。
  寨中水源只有一条小溪,还是山泉水汇集而成,农忙时节根本不够用。人们需要到几里外的溶洞取水,洞中有地下暗河,但山势非常陡峭,不适合在溶洞附近建房定居。
  地下暗河又太深,得用长绳拴在桶上,非常吃力的往上提水。
  王渊便跟刘木匠合作,搞出一个滑轮组,让寨民们取水更加方便省力——正因如此,方阿远才会相信王渊的鬼话,兴冲冲的建土窑烧石灰,打算集全寨之力修通一条引水渠。
  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王渊设计的垃圾土窑,烧制石灰的成功率太低。即便把石灰岩砸稀碎了扔进去,烧出来也有一大半废料,而且费时费工费力,根本无法满足修建引水渠的需求量。
  工程方案宣告失败,烧出的石灰废物利用,干脆打了个三合土坝子用来晒粮食。
  至于那引水渠,施工难度太大,王渊也是没辙啊。他本就没想过修引水渠,只是以此为幌子,实验一下石灰窑构想而已。
  显然,方寨主被糊弄了。
  沈师爷缓缓蹲下,捡起一坨早已凝结的熟石灰,问道:“粉笔就是这样来的?”
  “对,”王渊笑道,“这里石灰多得很,全是没用的废料,足够先生把四书五经都写完了。”
  沈师爷盯着熟石灰出神,良久突然诗兴大发,朗诵于谦的《石灰吟》:“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此情此物,令吾不禁追思于肃愍公,挺身挽狂澜于既倒,最后却落得那般下场。”
  好奇宝宝刘耀祖忙问:“先生说的是谁?”
  王渊虽然不知道于肃愍公,但《石灰吟》他学过啊,猜也能猜到是于谦谥号。
  刚德克就曰肃,执心决断曰肃,法度修明曰肃,正己摄下曰肃;在国逢艰曰愍,祸乱方作曰愍,佐国逢难曰愍,危身奉上曰愍——说实话,弘治皇帝给于谦追加的谥号,已经非常贴切了。
  后来,万历皇帝把于谦改谥为忠肃,换个“忠”字,去掉“愍”字,意味深长啊。
  沈师爷给两位弟子讲了一番于谦事迹,告诫道:“你等切记,做人不可太过刚直。刚则易折,招人嫉恨,难免遭到宵小暗算,更会受到君上猜忌。”
  刘耀祖非常聪明,点头道:“我爹也说,做人不要强出头,该服软时就要服软。”
  沈师爷又问王渊:“渊哥儿,你觉得呢?”
  王渊不屑冷笑,豪气冲天:“一味服软,怎做大事?”
  沈复璁顿时说不出话来,恍然间,他似乎看到另一个于谦。想想弟子的拳脚身手,脑中不禁浮现出诡异画面——王渊站在朝堂上,猛地扔掉笏板,挽袖子暴打言官,打得言官连声痛呼:“王二,我服了,求你饶我一命吧!”皇帝慌忙劝阻:“王二,给朕一个面子,切莫把人当场打死。”
  刘耀祖望着沈复璁:“先生,你怎么愣住了?”
  “啊?没什么,没什么。”沈师爷回过神来,摇头驱散那些荒谬幻想。
  王渊问道:“先生到林子里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
  沈师爷说:“你欲考科举,就必须弄到户籍。而不管用什么法子,弄户籍都必须使银子。我见你会调配三合土,就想着是否能靠这个赚钱。”
  “绝无赚钱可能,”王渊摇头说道,“一开始我也想用三合土赚钱,所以才诱骗方寨主为我造石灰窑。但烧制石灰的成本太高了,若再运到山下售卖,普通人家根本用不起。”
  “为何不卖给土司呢?”沈师爷问。
  王渊苦笑:“土司就是一帮土匪,完全不讲道理。若土司得知三合土的好处,肯定是不愿出钱购买的,直接把寨民编为匠户岂不省事?对于土司来说,还有更省事的法子,调兵把穿青寨给平了,将寨民都抓去做奴隶,专门给他制作三合土。”
  沈师爷瞬间语塞,无言以对。
  他当师爷的州县,不论官吏再怎么贪腐,那也是要讲基本规则的。可这种规矩对土司无效,即便无缘无故杀光穿青寨,都不会有任何人来追究,化外莠民对朝廷来说不是人,至少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人!
  “三合土赚钱的法子,咱们就不提了,”沈复璁说起另外一件事情,“当务之急,是要下山买书,顺便再买点笔墨纸砚。你若不认真练字,难道科举时也用黑板和粉笔?殿试只有墨卷,没有朱卷,难道让皇帝捧着块黑板给你点状元?”
  王渊乐得直笑:“先生这么一说,好像还蛮有意思的。”